空白白白白

写文ooc瞩目瞩目瞩目😥
我这个辣鸡为什么还在写文_(:з」∠)_
青黄还能再萌100年!!

【酒茨】你的名字

本来打算A了,抽完了6千勾换的66张符咒,拿到中级非酋又抽22张一共88张无ssr……之前还产粮来着!所以!玄不救非才是真理!我还就不出ssr我就不A了嘿!
既然如此我就要虐了!!!
_(:з」∠)_不过好像虐不太起来……
有点迷的一篇短小君……意味不明……大概

=============

【酒茨】你的名字

“你愿意用自己的全部寿命换取他的转生。”

“那么你的魂魄将永远徘徊在埋骨之地。”

“他的记忆里将永远不会出现你的身影。”

“是。”

闫魔示意判官改写生死簿。堂下跪的是闯过生死十门的茨木童子。伤痕累累,却跪得笔直。

判官的笔决定着生死,茨木看着自己的名字从上面被抹去,同时显现出来的是酒吞童子。

不属于三界,没有姓名没有身份,这些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甚至永远只能徘徊在阴暗的骨地也无所谓。

只是再也不能用任何借口靠近他了。

因为从此以后,茨木将被永远抹去,谁都不会记得。

抽魂之痛似乎都变得无所谓了,比不过茨木的绝望。

但他不觉得后悔,他要酒吞成为永远的鬼王。

闫魔叹了口气,鬼王的湮灭是命定的,逆天而行的代价从来不会轻,痛楚只是其中之一。无尽的荒芜和飘渺的意识对茨木的折磨会持续到天地毁灭的那一天。

“听说了吗,几天前有人闯过生死十门了!”

“啊!知道知道!听说被抽魂的时候还一直念着自己的名字生怕忘记呢!”

“原来他叫酒吞啊……他是叫这个名字吗?”

“酒吞……酒吞……酒吞……”茨木游走在埋骨之地,无意识地念着一个名字。

他不知道这个名字有什么含义,似乎只是意识最最深处的烙印。或者说现在的茨木除了这一个名字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

“茨木……”酒吞睁开眼睛。他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但是在他近千年的生命里分明从未出现过这个名字。

究竟是谁?

酒吞捂着脑袋想了许久仍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酒吞大人,地府使者黑白无常来访。”

“酒吞童子,闫魔大人请你去见一位旧友。”

旧友?酒吞走在黄泉路上,这里阴森可怖,但有似乎有种熟悉的感觉。

身上发痛,不是肉体上,而是灵魂深处撕裂般的痛感一阵一阵地袭击大脑。

“酒吞……酒吞……酒吞……”

酒吞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

远处是一座座白骨堆成的小山包,有个白发的青年坐在一个山包上,眼神空洞,只有嘴唇不断地吐出同样两个字:酒吞。

谁?

酒吞走近。

他不认识这个人。

“你是谁?”酒吞听到自己这样问,但是声音却在发颤。

他在害怕?

白发的青年没有理会酒吞,仍然安静地坐着,叫着酒吞的名字。

酒吞坐到他身边,没有生息,这不是个活物,倒和地府般配的很。

酒吞钳制住他的脸扭到自己面前。

“你……”

冰冷的触感。

拇指划过的唇瓣是柔软的,但也冰冷。

“酒吞……酒吞……酒吞……”吐出的字却好像带着能够灼伤耳蜗般的炽热。

酒吞觉得自己疯了,他想吻他。

一个素昧谋面的人。

当触到唇的时候,酒吞闭了眼睛,几乎空白的大脑里闪过无数画面。

他这样喊着对面的白发青年:茨木。

茨木。

茨木。

茨木。

“闫魔大人,您没有抽净他的魂魄……?”判官似乎并不赞同这种做法。

“以魂养魂之法——虽为禁忌,拿来成全一桩美事也无不可。何况千年一面,你不觉得有些悲怆过头了吗。”

酒吞的身体里交织着茨木的三魂六魄和他自己被天道打散的三魂七魄。

百年养一魂,百年养一魄,千年魂魄相成。以气渡回魂魄,养魂之魂方得解脱,回归本体。

手掌下的皮肤温热起来。

“茨木。”酒吞听见自己的声音,“茨木。茨木。茨木。我在叫你你听到没有……”

“可我……不认识你……”

养魂之魂重新入体,将被抹去一切记忆,以表新生。而被养之魂将恢复所有的记忆。

“酒吞……酒吞是谁?是我吗?”脑海里只有一个名字,一个被呼喊了一千年的名字。

这一千年我所拥有的唯一的东西,只有这个名字。

评论(3)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