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白白白

写文ooc瞩目瞩目瞩目😥
我这个辣鸡为什么还在写文_(:з」∠)_
青黄还能再萌100年!!

【酒茨】铃铛

传说有产粮玄学……如果出货了就再产……
脑洞来自我茨木小天使图上右脚腕的铃铛(好像3D建模没有?)!当时看到的时候就觉得play起来超有感觉啊啊啊!!好想侵犯他!!(对不起我有毒_(:з」∠)_)

没有深入了解说话方式和相处方式以及称呼之类的,全部无从考究!!所以大概有OOC高能预警!!OOC高能预警!!

============
【酒茨】铃铛
“红叶……红叶!”酒吞从梦中醒过来,然而睁开眼睛眼前却还是漆黑一片。

茨木绞了手帕给酒吞擦脸。他的梦里也全是红叶那个女妖呢。茨木突然觉得自己挺可悲的。

悄悄化了形,鬼女红叶的样子,甚至更习惯以这种姿态接近酒吞。

铃铛声响起来。

酒吞寻声转过头:“是你吗,红叶。”

“是我,酒吞大人。您被山林里的瘴气侵袭了,所以眼睛暂时看不到了。”

“那你……要在这里照顾我吗?”酒吞抬头,就像真的看着茨木的双眼一样,笑里带点邪气。

“是的,直到您复原为止。”茨木知道他看不见才能如此放肆地注视他。

什么时候这份憧憬变了味,茨木早已不记得了。开始一次次降低自己的底线,就算每次酒吞注视着披着皮囊的自己实际上是在看另一个人。

“红叶。”

“大人有什么事?”茨木就着酒吞半起的身体,扶他靠在床头。

来不及站直身体,茨木被一只手禁锢了后脑,酒吞仰着头吻了上来。

茨木慌乱地把人推开,酒吞也就顺势松了力道,只是嘴角的笑意怎么都抹不去。

“大人您好好休息。”茨木退开半步,转身离开。

清脆的铃铛声急促而紧密,渐渐消逝在空气里。

“昨天还一副避我不及的样子,口口声声说要找安倍晴明……”酒吞舔了舔嘴唇,喃喃到。

“吾……酒吞大人今天要出去走走吗。”

“是啊,去红叶林坐坐吧。”酒吞接过茨木递过来的酒壶。

“红叶,你的右手怎么了?”

“不劳您挂心,只是前几天受伤了,不能动。”

在双目清明的时候注意不到的事,反而在失明的时候注意到了。茨木收了收空荡荡的右袖。大概是以前不曾以这样的面目如此靠近过他吧。

正值秋季,红叶林地上铺了一层金色。踩在上面发出脆响,合着铃铛声,似乎能演奏出一段美妙的乐章。

红叶坐在高高的树杈上,看着下面两个散步的人叹了口气。

茨木还真是执着。要变成我的样子的话好歹也穿双木屐吧。

不过扮演女人对他来说好像已经和家常便饭一样了,无论是姿态还是言辞都与茨木本身相去甚远。

只要是酒吞来红叶林找她她又不愿意出来,茨木就会变成她的样子坐在枝杈上与酒吞聊上几句。

酒吞童子啊,你到底喜欢的是哪个红叶呢?

铃铛声渐行渐远,红叶从树上跃下,整了整和服。酒吞想要明白的时候自然会明白,我就不替他们担心了——还是去找我的晴明大人——

“红叶——”酒吞喝了口酒,“不去找你的晴明大人了?”

“等大人的伤好了吧。”茨木的左臂挨着酒吞,有点微微发抖。动了动脚,脚腕的铃环发出清幽的响声。

酒吞的眼睛第三天就看得清明了,可惜红叶已经不在了。

“酒吞大人,您的伤好了?”

酒吞惊喜地看向门口,红叶踩着木屐进来,发出咔哒咔哒的响声。

“可看清了?”红叶拿衣袖掩了笑容。

酒吞瞥过红叶完好的右手:“红叶你的伤好了?”

“大人说笑了,红叶最近可未受过伤。”红叶扬起群枫,身形消失,只留下一句,“大人,红叶林见。”

酒吞到红叶林的时候没见到红叶,倒是茨木在树下小憩。

“茨木童子?”酒吞问道。

“吾友?今日要来与我战一场吗?”茨木起身。

秋风起,传来铃铛的轻响。

“红叶。”

茨木一怔,随即又反应过来,“吾友,今日鬼女红叶不在林中。不如与我大战一场吧!”

“红叶。”酒吞靠近茨木,捏住空无一物的右袖,“伤——可好了?”

“吾友酒吞,我是茨木童子,不是鬼女红叶。你喝醉了。”茨木笑了笑,“打不了,我就走了。”

茨木光着脚,走在铺满落叶的地上,铃铛声合着被踩踏的树叶发出的声响,清晰地传到酒吞的耳朵里。

“你在逃?”酒吞嗤笑了一声,“为什么逃?”

在茨木面前站定,酒吞伸手扣住了眼前的人的下巴,“我没有责怪你。”

“你还看得起对你生出这种感情的我……”

酒吞吻上来的时候茨木毫无防备,甚至当酒吞的舌头伸进来翻搅茨木才反应过来对方在做什么。

现在他没有以鬼女红叶的姿态站在酒吞面前,而酒吞正在吻他。

气氛变得热烈,酒吞骑在茨木身上,左手顺着小腿线条向下,停留在脚腕处,拨弄着扣在上面的铃环。

一声声清脆的铃响回荡在红叶林里。

酒吞俯身在茨木耳边低喃:不要坐在树上了,到我身边来吧,茨木。

END
==============

红叶拖着一干式神和晴明躲在不远处围观。

“结果还得老娘出手!”红叶嫌弃地翻了个白眼。

“上啊酒吞大人!”几个N级式神崇拜地看着林里正要上演的戏码。

“人家在这里打野战你们一个个看得那么认真干嘛。”晴明一步三回头地走开。

“阿爸阿爸!小生也想……”

“等你会突突突突突突突突……了再说。”

“真是无聊,我们去打大蛇吧。”莹草欢快地提议,晃了晃手上的蒲公英。

“你们两个要是敢在我的地盘上啪啪啪就让你们再也不能……”红叶折断了一根树枝,发出脆响,然而快要坦诚相对的两个人并没有往这里看!一!眼!

“……算你们厉害。晴明大人你等等我——”红叶追上去。

评论(9)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