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白白白

写文ooc瞩目瞩目瞩目😥
我这个辣鸡为什么还在写文_(:з」∠)_
青黄还能再萌100年!!

【青黄】【哨向】没错……还是没有题目

 【6】

黄濑找借口出门之后,青峰有些恍惚。

似乎从黄濑到自己身边起,那个人又开始总是出现在脑海里。

青峰的前作战向导,同时是他曾经承诺过一切的爱人。

那天去墓地看他,甚至想起战役时发生的事情仍然会狂躁……

黄濑呢……这段时间自私地把他当作安慰剂,就好像当初的他还在身边一样。

“我回来啦——”

自私地眷恋着……

“小青峰??怎么不见了……”

自私地沉浸在假象里……

“菲莉亚,麻烦你了~”

自私地把他当成愧疚的对象,甚至是替代品……

青峰大辉真是个混蛋。

这样想着,青峰躺在床上,床帘挡住了阳光,房间里昏暗一片,房间外黄濑走动的声音悉悉索索的。

狂躁来的很突然,好在不算很强烈,痛意缠绕在大脑的每个角落,想发泄,想狠狠地发泄。

青峰极力压制住嗜血的欲望,打开了抽屉。

冰凉的药剂进入血管,青峰才想起来黄濑还没出现的时候自己的生活。

光……青峰看向门外。

黄濑探个金灿灿的脑袋进来:“小青峰吃饭吗?要不要我给你端进来。”

自私地享受着他带来的温暖……

就着外面的灯光,黄濑注意到了地上反射着冷意的针头。

“小青峰在休息啊……那我……先去吃饭了。”黄濑垂下眼帘,轻轻带上房门。

小赤司给的任务看来是完不成了,不仅是战斗,连精神疏导小青峰都不想让我做啊……

就这样,不要去安慰他,不要去在乎他,黄濑不是他,青峰大辉!放开他,他不该呆在这里!

拳头砸在床铺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不知道安静了多久,敲门声突兀地响起,黄濑的声音闷闷的,从门后传过来:“小青峰还在养伤,所以特地让菲莉亚煮了粥和清淡的菜……我就放在……”

门打开了,青峰几乎是使尽了全身力气把黄濑揉进怀里。

“你怎么又哭了。”

黄濑的声音过了很久才响起来,打断了青峰想要汲取温暖的心情。

“我想啊……小青峰以前的向导一定很厉害,就算我怎么努力都没办法追上。所以。”黄濑推开抱着自己的人,深吸了一口气,“所以小青峰也不用也不用总迁就我了。不管是作战向导还是精神疏导,只是小青峰不相信我这一点,我都觉得不应该再赖在这里了。”

“黄濑……”青峰的表情开始慌乱。才刚刚想好的不是吗,如果他想离开就不要再紧抓着不放了,为什么现在会这么难看啊青峰大辉。

黄濑把放在一边的餐盘端起来,扯出一个笑容:“总是依赖小青峰也不好,今天刚刚信誓旦旦接下的任务还不到5个小时就失败了啊,真是太惨了。本来还想着努力讨好小青峰就一定没问题了呢——”

“好不容易从冰室医生那里挖到的食谱记忆卡,我刚刚尝了,菲莉亚做得很好吃。”黄濑把东西塞到青峰怀里,“那我……先去睡了。青峰少将也要好好休息。”

青峰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醒过来才发现餐盘里冰凉的晚饭,和散在床上的安眠药。

那还是一年前为了配合治疗配的药,当时无视军纪,酗酒,不吃东西,不参加各种训练,对处罚也是毫无反应,没几天就不像个人样了。

然而时间总能冲淡一切,渐渐的好起来了……命运却不放过你,偏偏要拿你最不愿意想起来的事折磨你。

通讯器里的消息很多,青峰随意地点开。

桃井:阿大你和小黄怎么了,哲君说小黄走了!?!

黑子:青峰君还记得自己说的话吗。

今吉:那几天真是白白辛苦黄濑训练得那么急了,占头条啊青峰。

高尾:感谢青峰少将支持军报娱乐版的工作,涨工资了就请你吃饭。

绿间:青峰你的狂躁抑制剂个人申领数量已经严重超出正常份额了。

赤司:我同意了黄濑的请求,大概刚好和你心意。

青峰仔细搜索着消息,没有黄濑的。

“今天的早餐想吃什么呢主人?”菲莉亚例行公事地跑过来询问。

“黄濑呢。”

“……对不起找不到您想要的结果。”显示屏上出现了三个问号。

记录被删除了。

昨天下午还在帮自己换药的人今天就走得一干二净。

也好……也好……

青峰坐在沙发上,一眼就看到了压在杯子下的小纸条。

“谢谢青峰少将这段时间的照顾和指导。——黄濑凉太”

拳头不自觉地握紧,青峰说不出自己的心情。

狂躁突袭……

“不好了!!青峰少将狂躁发作了!!”一条消息迅速在一军传开。

几个哨兵试图联手压制住青峰,然而本身青峰的力量、速度、技巧都高处他们一大段,更何况是狂躁期间。

青峰意识全无,任凭嗜血的本能,胡乱发泄着。

黑风睁着血红的双眼冲在前面,几乎是见到人就扑上去撕咬。

好在他伤不到普通人,大多时候会咬个空。

“阿大又惹麻烦!!”桃井急急火火地跑去案发现场。

到了才发现人已经躺倒了,后颈扎着个针。

“狂躁系数A级,一枪麻倒一了百了。”绿间推了推眼镜,把枪收回去,“找紫原来搬吧。”

绿间在研究室里被吵得不行才出来解决了一个麻烦。高尾赶到的时候恰好被帅一脸。一边感谢着青峰再次为他的事业创造了机会,一边赞叹着绿间漂亮的一枪。


青峰醒过来的时候,黑子在床边站着。

“哲?”青峰叹了口气,“有什么事吗?”

“没有。”黑子把手插进白大褂的口袋里,“只是想提醒青峰君一句:我输了,但青峰君未必见得是赢的。”


“青峰君我们打个赌吧。”

“你想赌什么,哲。”

“黄濑君会成为你的向导的。”

“不,他不会。”

那天去墓地的路上碰到黑子,青峰和他打了个赌,如果青峰赢了就再也不要见黄濑,如果黑子赢了……

“拜托你好好照顾他。”


“哲……我想见他。”

“谁?”

“……”青峰不说话,直直地盯着天花板。

“青峰君既然赢了就要言而有信。虽然我现在很想揍你,但我毕竟还是个医生,而你是个病人。”

黑子大力地甩上门,似乎把心底的气愤都发泄在这里。


昨晚是黑子值班,天还没亮的时候黄濑就拖着行李过来说要走了,要去边防驻军区锻炼。

“在那里要照顾好自己,凉太。”

“好久没有听到小黑子这样叫我了……啊啊啊……不能哭!”黄濑抬着头想要让眼泪流回去。

黑子给了黄濑一个短暂的拥抱,“在我面前怎么样都没关系。黄濑君一定会变成一个强大的作战向导。”

“什么啊——又变成黄濑君了……”


青峰听到门打开的声音,紧接着一个拳头招呼到了脸上,毫不留情。

“对不起青峰君,我还是忍不住想打你。要投诉的话就请随意吧。最后再免费告诫你一句:保护不是你懦弱的借口。”

===============
今天没有小剧场【跪】……

想写出虐的感觉却总是写不出来,憋了好久产出这么几个字_(:з」∠)_

短小君来袭

今天的我还是虐不起来……

好想打个END就这么完结算了……【平躺】然而我是个HE党(✿◡‿◡)

评论(1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