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白白白

写文ooc瞩目瞩目瞩目😥
我这个辣鸡为什么还在写文_(:з」∠)_
青黄还能再萌100年!!

【青黄】【哨向】【5】绝望!还是没题目……

本来以为昨天能发上来的……失败……供上粗长啰嗦的5000字

今天的小剧场羞羞羞……⁄(⁄ ⁄•⁄ω⁄•⁄ ⁄)⁄所以还是上图试试……

【5】

黄濑的身体一直挺不错的,听说他在一军体能训练做的很充分,A级体能早就足够应对这场比赛了。

“你先别急,我看看,我看看。”医生是个资历比较老的,小年轻们急急躁躁的就闹得他头疼。

“哎哟,这孩子要成年了,怎么还来参加精神消耗这么大的比赛!”医生招呼着几个护士拿担架来抬人。

“让开!让开!!黄濑!黄濑怎么了!啊?!”青峰从另一边跑过来,看到黄濑缩在笠松怀里。不爽!超级不爽!

不由分说地把人抱到自己怀里,问医生:“去哪里!快啊!带路!!”

“可是……”这不是刚刚那个哨兵的向导吗?怎么对手反而看起来更急的样子……

老医生也无暇八卦,往医务飞船赶。

“精神触须有点伤到了,好在程度比较轻,多休养几天,近一个月不要使用精神力就能恢复好了。主要是处在成年期,所以疼得比较厉害。这几天要多注意一下饮食和休息。一般过一周就差不多了,但看他成年期比较晚,可能持续时间会比较长。这个时候会比较依赖人,保持他心情舒畅,对成年有好处。好了,你们谁拿着药啊——”

“我!”两人异口同声,对视了一眼。

“你就是黄濑口口声声说最讨厌的青峰大辉?”笠松先开口了,他倒是看得明白,黄濑挺喜欢这个黑皮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吵架了,居然敢趁着一军总指挥出差偷偷跑回三军来比赛。

“哈?黄濑这么说了?”青峰反射性地把笠松当作敌对方,因为是比赛场上的队友吗?青峰说不准,总之靠直觉活着的人,跟着直觉走就对了。

笠松抄手拿过桌上的药:“黄濑打算暂时呆在这里,所以这药——还是我先拿着吧。”

青峰劈手制住笠松:“不必,他是我的作战向导,当然得我拿着。”

“哦?”笠松也不抢,“那你说今天黄濑坐在哪里。”

“你还好意思说??”青峰揪住笠松的领子,“你怎么照顾人的!啊?!”

“那么你知道黄濑没成年吗?你知道他把比赛看得多重要吗?你知道为了能配合好你他做了多少努力吗??你给我好好看看他身上的伤再来跟我谈照顾的问题。”笠松转身,“不相信他就不要自私地把他留在身边,他不是笼子里的金丝雀。”

“医生,病人醒了!”

“好了好了,吵也吵完了,还好现在就你们几个,不然早该有人投诉了。去看看他吧。”

医生对于这种恋爱问题看的多了也就没什么新意了,倒也有趣……

青峰进门的时候黄濑正问着护士笠松的事儿:“我前辈的比赛怎么样了?我的意思是我怎么过来的……好像也不对……”

“这位抱你过来的,本来还有一个哨兵,不过他已经走了。”护士换了药就出去了。

“小……青峰大辉你来干什么……!”黄濑及时止住了惯用语,虽然看到青峰心里挺开心……很开心,但是他们还在吵架,所以要表现得强硬一点!

“带你回家啊——还能干什么。”

“不要,我说了比赛结束再回去。”

“你的比赛已经结束了,我们双方因为中途停赛被取消资格了。所以,明天就和我回去。”

“不要!小青峰总是自说自话,所以才讨厌!霸道!暴君!”黄濑情绪稍微激动一点头就疼起来,小葫芦在精神领域里低低地哀鸣,黄濑只能抱着头在床上缩成一团。

“!!”青峰见他眼泪都疼出来了,赶紧跑去找医生。

“哎哟哟,刚说完你又怎么刺激他了,赶紧吃个药,记住要保持心情舒畅,OK?”

“……OKOK……”青峰灰溜溜地跑回去,扶着黄濑吃药,成年期的向导最大,好像是有谁跟他说过这样的话。

黑风似乎感受到小葫芦的难受,跑出来在床边焦躁地转来转去,时不时舔舔黄濑的手腕以示安慰。

“小黑,好痒啊~”黄濑翻转手腕,揉了揉黑风的脑袋,柔软的短毛触到掌心的感觉暖暖的。

黑风得寸进尺地趴在床边,小心地避开黄濑的身体,把头轻轻搭在黄濑的肩上。

青峰看着这无比和谐的一幕不知道说什么好,怕自己说什么不对的话一会儿黄濑又头疼就糟糕了。

病房里安安静静的,黄濑很快就陷入了睡眠。青峰总算松了口气,看着黑风一脸惬意,恨恨地把它收回精神领域。

如果照青峰的想法,趁黄濑睡着把人带上机甲直接飞回一军就万事大吉了,但是看起来黄濑似乎并不想回去。

果然还是在生气啊……

说起来为什么非带他回去不可啊!!自己……明明不想要向导吧……青峰抓抓头发,而且比赛砸了,回去赤司又不知道要整什么出来!

“小青峰……”

“嗯?”青峰下意识回应了一句,低头却发现黄濑只是在梦呓,嘟哝着什么听不清楚,只是翻了个身,把被子抱在怀里。

“搞不好在梦里对我破口大骂呢……”青峰坐到椅子上,伸手揉乱了黄濑金色的发丝,“无论如何……”

“嘀嘀嘀”通讯器响起来,是桃井的消息:阿大!快带小黄回来!赤司中将从α星回来了,听说你和黄濑的事,发着脾气呢!

青峰叹了口气,本来如果黄濑不跑来三军,他一个人应付报名的事情要罚也就过去了,现在……

只能麻烦那个讨人厌的前辈再照顾黄濑几天了。

黄濑睡了一整天,醒过来的时候迷迷糊糊不知道在哪里只记得睡着之前好像是青峰陪在旁边,试探性地:“小青峰……?”

“真是不好意思了,不是你的小青峰。”笠松打开小灯,“青峰回一军了。”

“等你身体好了,过了成年期再来带你回去。他临走前说是这么说,但想不想回去还要看你自己了——”

“那……要继续麻烦前辈了……”

“别客气了,你好好休息。”

黄濑的头还隐隐作用,探查了一下小葫芦的状态,好像……好像多了条尾巴?不过看起来精神好了不少,正追着自己的两条尾巴玩。

虽然和笠松前辈很熟了,但一直叨扰似乎也不太礼貌,况且自己现在不是三军的士兵,也不好长期留在这里。

黄濑打定主意,给黑子发了条讯息:小黑子,我准备回一军,小赤司回来了吗?

黄濑也是趁着顶头上司不在才敢偷偷溜出来,赤司有时候看起来挺亲切的,有时候又很严厉,总而言之,大家都挺怕他的就对了。所以黄濑只敢在背后“小赤司小赤司”地叫,当面还是叫赤司中将比较尊重……

“黄濑君暂时不要回来,赤司君已经回来了。”

黄濑以为至少要再多几天赤司才能回来,自己也不能一直不回去。赤司找不到人肯定会发怒,到时候大家都遭殃……

“我明天就回去!小黑子等着我啊!”黄濑敲完信息,收拾收拾东西,觉得头疼好了不少,也可能是因为被吓到了……

“黄濑君你和青峰君在不听人讲话这一方面真是如!出!一!辙!但是你如果明天回来,青峰君的军罚就白受这两倍了。”

黄濑心里咯噔一下,军罚怎么听都超级恐怖啊!小青峰……小青峰不会怎么样吧……

“那我怎么办qwq”

“等赤司君自己叫你回来,或者等青峰君来接你。别小看一军的情报网,你做了什么,赤司君一清二楚,不追究你,不过是卖青峰君一个面子罢了。所以黄濑君稍微耐心等等吧。”

黄濑这才开始为他的冲动感到后悔……闯进三军,先不说赤司知不知道,莱尔肯定知道了,这样一来,赤司要了解发生了什么简直易如反掌,只是不知道缘由罢了。

虽然再解释也是白费力气……

黄濑急得团团转,也顾不得精神疼痛,给青峰播了个通讯,意料之内的不在通讯范围内。

黄濑只能留言:小青峰对不起,我不该随随便便跑出来的qwq。你如果能开通讯了一定要跟我联系,我很担心你……

“大辉,你到底还要我给你多少调整时间。距离上次战役已经一年了!你给我清醒一点!”

“赤仔……还要继续吗?”

“打!给我把他打清醒为止!”

紫原和青峰也算是同期生,虽然关系算不上最好,但也是多年一起作战的伙伴。紫原看着青峰这样无所谓的态度,也不免有些感慨。

“赤司……你以为……我不知道斯蒂芬1号的秘密吗……军队做出来的杀人机器……我怎么可能……让你们得逞第二次!有本事,今天你就打死我!”

“你是算准了自己还有利用价值,以为我不敢吗!”

“呵……”

赤司确实不敢让青峰了结在这里,但打他一顿好歹能泄泄愤。

“不管你要不要黄濑,他都必须坐在那个副驾驶上,所以,不要再挑战我的底线了大辉。你觉得一个士兵更愿意死在战场上,还是监狱的大牢里。”赤司走出幽暗的刑讯室,从门外透出的一点光又被湮没。

“赤司你这个混蛋!!唔……”牵扯到腹部的伤,青峰吃痛跪倒在地上。

“峰仔也不要太犟了,我找黑仔过来给你上药。”

“可恶可恶可恶!!”青峰的拳头捶在地上发出一声声闷响,如果驾驶斯蒂芬1号是他违背不了的命运,那么黄濑……黄濑该怎么办……

黄濑并没有等太多天就收到了赤司允许他回去的消息。

战战兢兢地站在总指挥办公室里,黄濑在等赤司回来。

“凉太。”

“是的!中将!”

“你别紧张。”赤司笑了笑,坐下,“今天找你过来不是要罚你,是想拜托你一件事。”

“大辉他受上次战役影响,不仅消沉不愿意接受训练安排,而且狂躁爆发得更加频繁无规律。由于上一任作战向导的死亡,大辉他现在很反感我们给他安排向导,所以给你一个任务,在下次战役中,务必作为青峰大辉的作战向导,活跃在战场上。”

“可是原来不就是……”

“你只需要回答‘好’或者‘不好’。”

“是!”黄濑端正地行了军礼。

“你回去吧,我还有军务要忙。”

黄濑总觉得赤司好像是松了口气,眉眼间略显疲惫。

黄濑到了门口才想起来,自己的“出走”的时候没有带钥匙。

不知道小青峰在不在家啊……黄濑正想着,门就开了。

青峰看起来不太好,身上缠着绷带,脸上也都是淤伤,贴着几个创口贴。

“发什么愣,进来啊——还是说你是来跟我告别的。”青峰靠在门框上,似乎是想借借力,因为右脚踝也缠着绷带。

“喂喂喂!你哭什么!”黄濑的眼泪说掉就掉,青峰被攻了个猝不及防,手忙脚乱地把人拉进家里。

“小青峰,对不起,是我太任性了……”黄濑瘪着嘴,大概是强忍着要抽噎的生理反应,声音拐了百八十个弯。

“是啊,你这个笨蛋,总给我添麻烦。”青峰随意地在黄濑对面的沙发上坐下,继续刚才的事。

对面没了声响,青峰以为黄濑冷静下来了,抬头一看,虽然没出声儿,眼泪倒是不要钱一样刷刷往下掉,砸在地毯上。

“其实跟你没关系,是我自作主张只报了我自己的名字,所以赤司才罚我。”青峰纠结着措辞,想着怎么才能让眼前的人停下眼泪。

黄濑皱着眉头,分明是不相信。

“小黑子都跟我说了……小青峰总是一个人逞强。我也是军校毕业生,虽然文化课完全不擅长,但是实践课和机甲理论我是满分通过啊!小青峰为什么不愿意相信我呢,我……”说着说着,黄濑似乎觉得更委屈了,靠在沙发背上,拿手遮着眼睛。

“……”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青峰选择放黑风出来解决。隐约还想起来前几天三军军医的医嘱:保持向导心情愉快。愉快个球啊,黄濑简直是眼泪制造机器吧!

“小黑……我现在不能陪你玩哦……”黄濑推拒着凑过来的脑袋。

无效!黑风灰溜溜地缩到地毯的角落黯然神伤去了。

青峰悻悻地放下手里的绷带,“那你……要不先给我换个药……?”

黄濑胡乱地抹了抹眼泪,睁着哭红的漂亮眼睛点点头。

连黄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青峰一身伤的时候难过得要死。绷带下的狰狞的伤口不知道是拿什么东西打出来的,纵横在胸口、背部、腰间。黄濑好不容易憋回去的眼泪又蠢蠢欲动了。

“小青峰不要乱动!会扯到伤口的!”

“你动作太轻了!很痒啊!”

“那我不是怕把你弄疼吗!”

“你的眼泪沾到伤口才疼吧!”

总之好不容易把药都换了一遍,两人出了一身汗,黄濑更是整张脸都红得发烫了。

“笑什么……”青峰抬头发现黄濑看着自己笑得灿烂。

“被小青峰需要还是第一次啊……感觉一级棒!”

“啊啊……你这白痴在说一些什么让人害羞的话啊!”

“对了!菲莉亚——”黄濑喊着许久未见的家政机器人的名字。

“是的,您找菲莉亚有什么事吗?”菲莉亚滚着小轮子过来,“主人,客厅的温度似乎有点高,需要调整吗?”

“嗯?先不说这个,菲莉亚,我的钥匙放在哪里呢?”

菲莉亚打开侧面的小储藏口,示意黄濑自己拿钥匙。

“谢谢啦~”黄濑拍了拍菲莉亚的脑袋,小机器人的显示屏上出现了(⁄ ⁄•⁄ω⁄•⁄ ⁄)的字样,愉快地跑走了。

黑风原来在一边甩尾巴,看黄濑心情好了,也蹭过来求摸头。

黄濑精神一松,发现许久不见的小雪狐从精神领域里冒出来,甩着它更加毛茸茸的大尾巴。

黄濑仔细地数了数,九条?他的精神体是变异的狐狸吗??

“哦?你的小狐狸成年了。”青峰蹲下身,捏着小葫芦的尾巴毛玩儿。

小葫芦亲昵地蹭蹭青峰的手,转头就和黑风滚到一块儿去了。

“九尾啊……黄濑你试过精神控制吗?”

“嗯?那是什么?”

“九尾在这方面算是天赋异禀吧。”青峰看看黄濑一脸“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的表情,放弃了解释,“文化课不过关的小鬼还是算了……”

“根本是小青峰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吧……”黄濑不服气地撇嘴。

“是是是,我对向导也是一知半解……”仅有的一点知识还是他说给他听的。

“正好!我要去冰室医生那里拿抑制结合热的药,我去问他好了。小青峰要好好休息哦~”气氛的凝滞几乎是一瞬间就被黄濑感知到了,黄濑显得特别着急地跑出门外,这才松了口气。

===========


评论(5)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