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白白白

写文ooc瞩目瞩目瞩目😥
我这个辣鸡为什么还在写文_(:з」∠)_
青黄还能再萌100年!!

【青黄】【哨向】【2】还是没题目……

还是这么粗长啰嗦的一章_(:з」∠)_

【2】

“小黄的行李还没有寄过来……”其实是被莱尔将军扣下了吧,“衣柜里有新的衣服,不过是一军的军装,也准备了一套新的生活用品,今天就好好休息,明天的精神疏导可能会很辛苦哦~”

“谢谢小桃~”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有什么事可以呼叫我,还有冰室医生的联系方式。”

黄濑的个人终端传来滴滴的提示音,相互告别之后黄濑关上门,靠在背面轻呼了口气。

室友还躺在医务室的床上,房里自然是只有他一个人。一对一的作战组合一起住几乎是默认的规矩了,有助于互相了解,在战场上配合得更默契高效。

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黄濑犯了愁……没有打底的换洗衣服倒也不要紧,浴室有快速烘干机,更何况还有一个家政机器人。但是睡衣是怎么都不能突然变出来的吧……

黄濑也不好意思麻烦别人,在衣柜里翻翻找找,只找到一身稍厚一点的睡袍,虽然还不到季节,凑活着用了。

到一个新地方,总得先逛上一圈。黄濑从自己的房间出来,到客厅打开了家政机器人设置了一下晚饭,就在家里转起来。

整洁是整洁,但是几乎没有多余的摆设,展示橱里是各种奖杯和表彰牌,黄濑仔细地一个个看着。不愧是一军的首席,大大小小的功绩摆了慢慢一个柜橱,居然还有一面见义勇为的锦旗。

黄濑从锦旗的日期推算了一下,那个时候自己才3岁??所以青峰大辉这个人到底什么年纪啊……?

再往上有一个相框,黄濑看到照片一下子精神了,打开门把照片拿出来,仔细地看了又看才确定那台机甲的确是自己曾经憧憬要登上的那台斯蒂芬1号。

漂亮的群青色外壳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肩上坐着的人正是现在还在医务室的青峰大辉!!

“什……什么啊……这么帅气的机甲居然是他的作战伙伴!…………诶?那不就是我可以坐副驾驶的机甲了吗?”黄濑今天第一次觉得和青峰相容度高是件好事了,简直称得上是超级——大好事!

想着青峰可能晚上要回来,黄濑吃完饭洗完澡窝在沙发上等,结果没耐住一觉醒来凌晨3点还是一点动静都没。

昏暗的落地灯照出一片暖光,黄濑伸展了一下四肢,准备去反锁门,结果小葫芦跑出来挠门,黄濑抓抓睡乱的头发,打开门,一个黑影向门内倒下。

“??”黄濑揉着眼睛蹲下,“青峰大辉?……怎么坐在门外……”

黄濑费劲地把人往屋里搬,毕竟是斯蒂芬1号的驾驶员,没有他,黄濑根本登不上这台顶尖机甲,想都不用想,所以……还是稍微狗腿一下。

向导的体格和力气和哨兵差太多,还没等把人拖进寝室,黄濑已经累出一脑门儿汗了。

“嘿!醒醒啊!”黄濑拍着躺在地板上的人的脸颊,退热剂还真是厉害啊……

“……算了,那你就睡在这里吧。”黄濑扯过沙发上的小毯子给盖上,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直到第二天早上训练铃响的时候青峰才迷迷糊糊醒过来,虽然对于自己躺在地板上这件事有诸多疑惑和不满,但是身体的轻盈和肌肉的放松依旧让他身心舒畅,甚至连精神领域的紧绷感也少了许多。

“啧。”青峰挠挠头,向浴室走去。

一打开门,黄濑睁着惺忪的睡眼看过来,浴袍被睡得松松垮垮的,歪歪扭扭地挂在身上,露出圆润的肩膀和修长的腿。虽然满嘴的泡沫还顶着一窝凌乱的头发……

“艹!”青峰感觉到鼻子又蠢蠢欲动,关上门跑到五米开外。

直到黄濑吃下药,青峰才熟门熟路地准备起来。多了个向导真是麻烦啊……

“菲莉亚提醒:早餐准备完成。”

黄濑拍拍家政机器人的圆脑袋。

“菲莉亚电量不足,请求充电。”

黄濑按下充电按钮,家政机器人跑到客厅的充电插座上乖巧地坐下,点子屏幕上的眼睛一眨一眨的。

这人……完全自来熟啊,这里是我的家好不好!青峰看着桌上热腾腾的早餐,刚准备坐下吃,面前出现一只白皙修长的手。

“我是黄濑凉太,今后大概就是作战组合了,总之好好相处吧。”黄濑觉得说不准青峰就是个小心眼的人,昨天众目睽睽之下哗哗流鼻血的时候可没人憋着笑,这样一来如果记自己的仇,不让他在副驾驶发光发热就很亏了!所以主动示好也没什么吧……

青峰随意地拍了一下黄濑的手心:“别给我拖后腿就行,说实话我并不需要一个协作向导。”

青峰和黄濑的终端同时响起来,是黑子的信息:青峰君和黄濑君请在9点30分一起到向导医务中心4室进行精神疏导拟合训练。

“啧,麻烦!”

等青峰和黄濑一前一后到4号医务室的时候,那里已经熙熙攘攘地来了一群人。

“哟!青峰来了!啊哈~他的小向导的确很漂亮啊~”

“……”黄濑差不多也习惯了这种哨兵的调侃,就当他放了个屁。

“喂你说什么?!”青峰抓起那人的领子,“他是战友!不是你去酒吧找的漂亮小妞儿!”

“好好好,你先松开。”那人似乎知道自己触到了青峰的逆鳞,也不想尝那个自负的拳头,妥协下来。

“你们堵在这里干什么,每天的训练任务不是已经发到你们的终端上了吗。”

“赤司中将!”一群人齐刷刷地敬礼。

“滚。”

来看热闹的一众哨兵作鸟兽散,然而等打开终端的时候才发现训练任务变成了平时的1.5倍。干嚎声瞬间弥漫在各个角落。

“小青峰……刚刚谢谢你!”黄濑戳了戳青峰的后背,轻声道谢。

“哈?小・青峰是什么鬼东西。

“嘿嘿,没什么没什么,我就是喜欢这么叫人而已。”认可什么的这种话说出来感觉超别扭啊!

青峰看着眼前笑得阳光灿烂的人有点摸不着头脑。算起来黄濑比自己小了能有十来岁,这难道是代沟??

“中将,这是医疗中心发来的匹配报告。”冰室把手上的纸递给赤司。

“嗯。”赤司浏览了一下,看了看终端,“接下来我还有事,先走了。”

赤司经过青峰身边的时候小声说到:“大辉,你好自为之。”

青峰不着痕迹地捏了下拳头,又迅速松开,往里走去。

“今天的拟合训练黄濑君要量力而为,请千万不要勉强,精神触须受伤的话就很麻烦了。”黑子带了狂躁抑制剂过来,一旦精神疏导失败,哨兵会陷入更强的狂躁状态。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谨慎为妙,毕竟青峰是个有过不少前科的超难搞定哨兵。

“虽然相容度高达99.8%,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凉太要做好心理准备。等一会儿敦把人带过来我们就开始。”

“这次又带了多少人?”青峰挑挑眉。

“你还敢说!!工资都拿来赔医药费的人!”桃井每次给青峰善后没少道歉出力气。

“??为什么还要找别人,不是刚轰走一批?”

“如果疏导失败的话,凭我们几个可是压不住给他打抑制剂的。”冰室拍拍黄濑的肩,“凉太给人做过精神疏导吗?”

“嗯……上实践课的时候有练过。”

青峰的手指在撑着的桌子上握紧了一下。

“感觉不是特别难的样子~”

青峰右眉抬起,嗤笑了一声。

“配合我们练习的几个学长都说我做的很好啊!”

“啊啊……那些没上过战场的家伙根本不会狂躁吧,给他们做精神疏导跟没做一样。”青峰不屑地仰躺到一边的病床上。

“诶?是这样吗?”黄濑有些失望,本来还挺有信心的,听青峰这么一说似乎这次特别不一样。

“阿大你就不能安慰鼓励一下小黄吗!”桃井咬牙轻声在青峰耳边说。

“……”

“辰仔~我带人过来了——”慵懒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敦你带他们去隔壁5号医务室等着吧,一旦出事我会发送A段紧急报警。”冰室一边回答一边示意青峰坐到疏导椅上。

疏导椅是专门为需要精神疏导的哨兵设计的,舒适的靠背角度和填充物有助于哨兵放松,内置的电波段信号一定程度上能松动紧张的精神屏障。

“凉太你习惯那个姿势?作为医生推荐后背方向。”

“我随意啊,那就后背好了。”黄濑看冰室把高凳放到椅子后背。

“跪到上面,然后把手轻轻搭在哨兵的肩上,对,放松一点。低头……”

青峰早已习惯了各种方位的精神疏导,熟门熟路地找好舒服的位置坐下就闭上了眼睛。黄濑还是第一次这么正规地做精神疏导,在学校都是大家面对面,只要找到练习对象精神屏障的开口,然后到领域里面熄灭尖锐的火花就好。

冰室调了调黄濑凳子的高度:“闭上眼睛,当你看到青峰的精神屏障的时候点一下头。”

黄濑感受到肃杀的气息,面前是一望无尽的荒原,再往前探索,有一面高耸的墙,黑色,压抑。记得冰室说的话,黄濑轻轻点点头。

“现在,用精神触须在地上留个记号,然后向右边走,一边走一边用精神触须感受那面墙,找到你认为可以探入的地方之后做个记号再点一次头。”

医务室弥漫着紧张的气氛,在这个环节出现问题的向导最多,试探多次而被伤及触须,所以这次冰室才格外慎重,一步一步确认。

没过5分钟,黄濑就点了头。大家不约而同皱起了眉头,第一次配合用时这么短就找对地方一般是不可能的。

“凉太你确定那个地方是可以侵入的吗……”没等冰室说完,就见青峰揪紧的眉头舒展开来。

哨兵的精神领域被别人入侵时本能得会紧张,所以一旦出错就很容易暴走。而突破精神屏障之后,就会陷入半催眠的放松状态。

众人长呼一口气。

黄濑谨慎地入侵以后,照着经验轻柔地抚平冒着火花的地方,偶尔被刺痛也不在意,继续向前。

这跟他以前看过的精神领域完全不同,嶙峋的石头,不规则地分布在坑坑洼洼的地面上。

大大小小的火花分布在各处,黄濑一路安抚,才不过百米,就已经觉得疲惫不堪了。

稍做停留,刚想继续就被一股力量抽离。

“没听到之前跟你说了量力而行吗!”青峰强制自己脱离放松状态,尽量不伤害地把黄濑从领域里挤出来,他能感受到黄濑精神的疲惫,甚至触手都已经毛糙了。

本以为失败的众人见青峰意识清醒才放下心。

黄濑有点迷茫,半睁着眼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直直地往后栽倒,被身手敏捷的青峰搂了个满怀。

黄濑的额发湿嗒嗒地贴着脑门,“嗯……?我怎么出来了……失败了吗……”

“没有,黄濑君做得很好。”黑子帮他理了理头发,用毛巾拭去汗水。

桃井使劲怼着青峰的腰。

“……是不错……”青峰磕磕巴巴地开口。

“小黄很厉害哦!”

“小青峰觉得舒服多了吗……?可是我看……东北方向好像特别严重啊……”

“那边你不用管。”青峰的口气突然强硬起来,结果又遭到了桃井的连环怼。

“啊……是舒服多了……”实际上在黄濑低头靠近的时候青峰就已经有找对感觉的意识了,只是较劲儿似的不愿表现出“我现在超级爽”。

黄濑抬了抬眼皮:“可能是昨天没睡好……好困啊……”

“黄濑君!黄濑君?!”黑子轻轻拍着黄濑苍白的脸颊,听到绵长的呼吸声才放下心来。

“这下——搭档没跑啦~”桃井也替青峰开心,“阿大今天回去要好好照顾小黄啊!”

“五月你好吵!”青峰压了声音抱怨。

桃井看看换了个姿势躺着的黄濑,无奈地耸耸肩。希望小黄可以吧,把阿大变回原来那个阿大……

========

【小剧场1】

黄濑:今天小黑没有出来吗?

青峰:小黑?它叫黑风不叫小黑……

黄濑:黑风?哈哈哈哈小青峰起的名字好老套!

青峰:哈?小葫芦就很好听吗?幼稚!

黄濑:哼!你把小黑叫出来问问他想叫什么啊!

小黑看看蹲在两边的人,毫不犹豫地扑倒了黄濑。

青峰:啧!见色忘义的死豹子!

 

【小剧场2】

“喂!哲那个药一粒管用多久啊!”

“24小时到32小时左右。”

“哈?你们医务室是不是给了黄濑过期的药!今天早上差点又有结合热反应!”

“结合热反应只有产生和不产生,没有差一点。青峰君看到黄濑君流鼻血的话是真的想流鼻血了吧。”

“……”

评论(9)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