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白白白

写文ooc瞩目瞩目瞩目😥
我这个辣鸡为什么还在写文_(:з」∠)_
青黄还能再萌100年!!

【青黄】【哨向】【1】暂时没题目

第一次写青黄,第一次写哨向,ooc大家请多包涵qwq

一个tag走天下_(:з」∠)_避免误入

=======================

【1】

青峰躺在一军基地医疗室的床上——第一次有机会躺在这里——因为流鼻血——心里愤恨得想把目击者都用机甲来回碾压。

黑子坐在医疗终端前面进行病情记录,平静的脸上似乎有种等待好戏的意味,通过微微上翘的嘴角表现出来。

首席哨兵青峰大辉因为碰到一个和自己百分百相容的向导而在公共场合鼻血不止。高尾作为一个军报记者,他觉得自己可能遇上了千年难得的发挥自己原来八卦记者职业素养的机会。

通知上面,大辉的作战向导找到了,停止给他供应狂躁抑制剂,分配给其他哨兵。赤司与一军医疗主任绿间谈着医疗后勤问题,结束前这样提醒他。

绿间挂着据说是今天幸运物的花彩色围巾,推了推眼镜,在走出办公室的那一刻就非常好地执行了这个最后的命令。

黄濑被强制按在向导诊疗室的病床上,桃井满脸的欣慰,阿大这个哨兵狂躁症终极患者终于能不浪费军备抑制剂资源了,还找到了这么漂亮的作战向导。

按着黄濑的是医疗组调度组长冰室辰也,因为黄濑执意自己没有问题而不愿配合。

“喂!那个色狼看着我流鼻血跟我没关系好吗!一军的哨兵就这么饥渴吗我才不要做检查!!”才不要打针啊!性感的冰室医生拜托你放过我!

“原来黄濑你是怕打针啊……虽然提取血液是进行匹配的最好办法……你想进行全身扫描也没问题,先把衣服全脱了。”冰室笑眯眯地说完,转身去开扫描仪的开关,留下一个无情的背影。

“我……好吧……那你轻点儿扎……”黄濑颤颤巍巍地伸出白皙的胳膊。

桃井坐在一边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捂着脸笑个不停。

前几天难得一军放假探亲,桃井和青峰家都在距军星不远的平星上。最近国家联邦正在进行扩军,征兵广告铺天盖地。青峰习惯了架着机甲满星际跑,对等待公共飞船这件事完全没有任何好感。

打开个人终端,小麻衣的最新电子杂志还没有下载完,而车站等待口是屏蔽信号的。青峰不满地“啧”了一声,皱着眉头靠在一边。

“阿大,快看快看!”桃井指着几乎被青峰宽阔的后背挡住的电子广告,“新的征军广告是小黄代言啊——”

黄濑因为漂亮的脸蛋和不错的协助作战成绩一毕业就进到了三军,目前还在实习中。桃井是一军通讯信息组的组长,手上掌握着别人想象不到的丰富信息资源。

青峰稍微离开一些,打量了动态广告上协助模拟作战的黄濑良久。

“喂,难道军队的向导都这么漂亮吗?好想去啊——”

“就你这成绩,先考进中央军校吧——”

“听说一军会给首席哨兵配一个单独的作战向导,因为在战场上狂躁症的发病率变得特别高,所以那些哨兵——还真是好命啊——”

青峰不着痕迹地瞪了那两个人一眼,回头见桃井还饶有兴味地看广告,不屑地把双手交叠在脑后,再次把激情澎湃的广告挡了个严实。

“哈?这种一看就很轻浮的人打的征军广告才不会有人去吧!”青峰选择性地无视了刚刚两个被美色吸引而一脸“我要参军我要参军”的小哨兵。

“阿大还真是不坦率啊——小黑可是非常兴奋的跑出来拿爪子拍着广告呢——”桃井摸了摸从精神领域跑出来的黑豹,黑豹亲昵地蹭了蹭桃井的手,转头就要伸舌头往广告上放大的漂亮脸蛋舔过去,被青峰及时强制收回了精神领域。

“……这个丢脸的豹子!!”仔细看的话,青峰的脸好像稍微透了点红。

小黑在精神领域里委屈得直呜呜:明明是你自己喜欢,我是无辜的精神体啊……!

等青峰和桃井上了车,那两个小哨兵才隐约想起来:刚刚那个好像是战役中得到最高表彰之一的青峰大辉上校……现在是少将了……

一个“轻浮的家伙”和一个“色狼”居然是百分百相容的哨兵和向导啊。桃井托着脸看着黄濑:“小黄果然长得超级好看呢~征军广告拍得特别帅气哦~”

黄濑被这么直接的夸赞弄的不好意思起来。虽然当初拍那个广告,莱尔长官就是看中他长的好看……

“黄濑啊!这广告——你可得好好拍!我们三军人数本来就少,好苗子都被一军二军那些家伙抢走了!这次一定要吸引到人!黄濑你知道的的任务的严重性了吗!关乎到三军的尊严和力量!作为三军的一员你不应该感到荣幸吗!”莱尔这么给黄濑做了思想工作。

“可是……”

“给你一个独立驾驶模拟机甲的机会!”

“保证完成任务长官!”

然而……现在再打开黄濑的个人终端显示的却是:联邦一军 黄濑凉太。

结果三军想借着向导的魅力吸引哨兵的计划又落空了,反而给一军的征兵奠定了良好基础。

三军的长官大概在办公室捶胸顿足地后悔吧,一次实习参观不仅失去了一个优秀的作战向导还断了后续征军优势。桃井想到那个有两撇胡子的莱尔先生,不禁为他心疼了三秒。

黄濑按着还在冒血的针口,犹豫着问出口:“小桃,你知道小黑子在哪个医疗室吗?我们好久没见了……听说他在一军的医疗部。”

“哲君在哨兵医务组哦~等一下我带你去见他好啦~说起来你们是同期生吗?”

“啊……哈哈哈……”黄濑尴尬地笑了几声,因为文化课成绩不足而被扣押毕业证重修一年这种话他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

“好了,可以不用按压了,黄濑是个非常健康的向导,就算马上要生宝宝也完全没有问题。关于你和青峰少将的相容性问题等过几天国家医疗中心就会给出准确结果了。”冰室把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一脸轻松愉快,把青峰这个消耗抑制剂的大头搞定的话,分拨下来的款项就宽松太多了!

“这是什么奇怪的比喻啊!”

冰室无所谓地耸耸肩,走到一边的医药柜,拿了瓶药给黄濑:“这个记得一天一粒,能帮你强化你的精神屏障,避免像今天这样引发相容度极高的哨兵的结合热反应。”

“不跟那个黑皮接近5米以内不就好了……”

“哈?那怎么行!!”桃井和冰室几乎是同时吼了出来。

“你会成为阿大的作战向导这是肯定的,相容到能引发结合热的组合在战场上的优势是非常明显的,这样的例子太少了,所以上头不可能会放过你的,小黄。”阿大这个经常不停指挥的超易狂躁的家伙还是来个人管管他比较放心。

“桃井说的没错,而且相容度高的哨兵和向导生出向导宝宝的概率更高一些。”不强制他们两个组合的话,这个月的抑制剂又要另外申请了。

“冰室医生你关注的到底都是些什么啊……”

“嗯哼……来这里之前我是个产科医生,所以……而且还没有接生过向导宝宝就被调到军区了,真是非常遗憾啊……”这简直是连黄濑都会被诱惑的美貌啊,所以联邦应该请冰室去做征军广告才对啊。

黄濑又想了想,让拿着手术刀或者针筒的冰室美人笑着去做广告的话……才不要去军队好吗!!生命在上战场之前都好像没有保障吧!

黄濑大概对冰室有什么特殊的误会吧……

“那么冰室医生我们先走啦~”桃井对冰室挥挥手,领着黄濑去找黑子。

青峰躺在床上昏昏欲睡,被引发结合热的哨兵在过度兴奋打完抑制剂之后差不多也就是这个状态了。平时精力过度旺盛的家伙能有这个状态也不容易。

“啊啊小黑子!!我好想你啊!!”黄濑刚走进哨兵医务室大门,就看到了在案前记录的背影,飞奔过去抱住使劲蹭了几下。

“黄来君好久不见,终于好好毕业了吗。”

“啊~小黑子太冷淡了,还把我丢脸的事拿出来说!”黄濑的精神体突然冒出来,蹭了蹭黑子的裤脚,不像以前那么亲昵,反而转头走向里面的床位。

“小葫芦你去哪里?”黄濑还在奇怪今天它居然没有撒娇要抱抱,就听见里面传出一个低沉的呵斥声:“你个色豹子怎么又出来了!!”

“啊,青峰君还在里面休息,黄濑君……”黑子的话还没说完,里面又传出了声音:“妈的!哲,又流血了!”

桃井看着往前迈了几步的黄濑,没忍住笑意,这是又引发结合热了。

“黄濑君先吃一粒冰室君给的药吧。”说着,黑子走进隔间,又给青峰下去一剂退热针。

退热针倒是也没什么大的副作用,只是容易让人脱力。青峰这下连动动脑袋的力气也没了。

“所以黄濑君不想被扑倒的话一定要记得按时吃药。当然有过一次之后结合热一般就不会再发生了。”黑子指了指呈躺尸状态的青峰,看见黄濑露出一脸“我才不要”的表情。

“谁要跟这个黑皮色情狂那……那个啊!”

“哈……看起来轻浮的家伙……意外的……纯情啊……”刚嘲讽完,青峰就陷入睡眠了,害黄濑憋了一口气没地方撒。

雪白的小狐狸扒扒黄濑的裤脚,黑豹骑士般地坐在他的身后甩着尾巴,打了个哈欠,露出白森森的牙。

黄濑弯腰抱起小葫芦:“你可不能被那个黑漆漆的家伙拐跑了。”

小黑像是感应到了黄濑的嫌弃,慢慢踱到他身边,舔了舔他露在外头的脚踝,抬起脑袋“喵呜”叫了一声。

酥酥麻麻的感觉下面窜上来,黄濑脸上浮出一抹红色,看看拿黑亮亮的眼睛盯着他的黑豹,还是没忍住心软,蹲下身摸了摸它的脑袋:“嘛……比你主人可爱多了。”

湿润的舌头舔上脸颊,黑豹往前一扑,压着黄濑舔得开心。哎呀呀早就想这样做了,他的精神体也非常漂亮啊~

小黑的爪子撑在黄濑的胸上,黄濑觉得大概是自己想多了,为什么它的爪子在自己胸上按了好几下呢?

嘛……虽然没有大胸……

小黑放过黄濑之后就和旁边的小狐狸玩到一块儿去了。

“看来小黑很喜欢小黄呢~以后一定可以好好相处的。”桃井小声对旁边的黑子说着。

“嗯。希望青峰君可以摆脱对抑制剂的依赖。再这样没有节制地注射抑制剂,他的寿命大概只能剩20年了。”

越是强力的哨兵越需要一个相容度高的向导来进行精神疏导,相容度不足的向导很容易在精神疏导的时候被对方的精神屏障反弹伤及精神触须。实际上被青峰伤到过的向导也不少,都是相容度90%以上不到95%的向导,理论上来说也已经达到了标准,但是完全拿青峰的狂躁没有办法。

“这样吧黄濑君,等明天国家医疗中心的报告出来你和青峰君一起先进行一次精神疏导,冰室医生会在一旁指导你。”

黄濑点点头,这是他作为一个作战向导的基本素养,在战场上,往往一个向导要兼顾几个哨兵,像青峰这种一对一特殊待遇的也是不多。

“那——我带小黄去寝室吧,阿大就先拜托你啦哲君~”

“晚些没醒的话我让紫原君来把他搬回去。”

“小黑子再见~”黄濑把在一边玩得开心的小葫芦收回精神领域,顺手呼噜了一把旁边黑豹的脑袋,“小黑也再见哦~”

“喵呜~”甩甩尾巴,黑豹舔了一下黄濑的手心。

“乖★”其实也就是一只大型的猫咪嘛,黄濑这么想着。

评论(7)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