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白白白

写文ooc瞩目瞩目瞩目😥
我这个辣鸡为什么还在写文_(:з」∠)_
青黄还能再萌100年!!

请不要在警察局谈恋爱(贺红,HE)16

贺天不在的日子,红毛反而很少回家,经常拿着贺天塞给他的钥匙到那个空旷的房子里打扫整理。可能是空气中还仍然残留着的贺天的气息让人稍微能安心一些。

护照的进程实在让人焦急,工作也进行得不如人意,红毛心烦意乱地倒在床上,天花板上的灯照的人眼睛发胀。

贺天的手机有语音信箱,红毛每天吃完晚饭洗完澡都会例行拨他的电话,虽然一直没有人接,倒也没有关机。相信和担心总是两回事,红毛握着手机等待进入语音信箱。“你好,我是贺天,现在不方便接听电话,请留言。”

“……”红毛按了挂断,然后再拨过去。虽然用这种方式来安慰自己贺天一定会好好地回来实在不像红毛的风格,但是现在他的确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你好,我是贺天,现在不方便接听电话,请留言。”

红毛一遍一遍听着语音信箱的提示,直到昏昏欲睡的时候似乎听到了大门打开的声音,红毛的眼皮颤了颤,没有战胜睡意,捂着手机睡着了。

贺天进门的时候发现卧室的灯光透过门缝漏出来,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发现红毛歪七扭八地躺在床上,头发还没怎么干,甚至身子歪在床边上,脚还耷拉在床尾。

贺天看着红毛熟睡的脸,带着初秋凉意的指尖温柔地抚上脸颊,拇指蹭过有些干燥的唇瓣,贺天没忍住,在上面烙下一个吻。

“我回来了……”贺天贴着红毛的耳朵轻诉。

“嗯……”睡梦中大概是被惊扰到了,红毛抬手在耳边来回扫了扫,往另一边翻了个身。

贺天把红毛往床中间带了带,看着依旧沉睡的人,无可奈何地打开了衣柜,准备去洗个澡回来睡觉。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再加上之前不吃不喝,虽然又养了两天才回来,身体还是疲惫不堪,肋间依旧隐隐作痛。

衣柜里躺着两摞明显不是自己的衣服,贺天弯了弯嘴角,心情颇好地拿着内裤进了浴室。

红毛大概是被水声吵醒的,迷迷糊糊地揉了揉头发,还带着些湿气。刚准备把灯关了却被从浴室出来的人吓了一跳。

“贺……贺天?”红毛满眼错愕。

“嗯,是我。”贺天擦着头发,笑盈盈地往床边走去。

红毛先是松了口气,继而拧起了眉。分开了这么久,贺天本还想温存一会儿,而刚坐到红毛边上就被人死死按住了。

“你这个混蛋!!你根本不知道我在这里多担心多害怕吧,啊?!”红毛绝对不想承认在眼眶里打转的液体是眼泪。

贺天感觉到肋骨边上一跳一跳地疼,红毛见贺天表情不对,这才想起来贺晴告诉他贺天被打伤的事情。

“你哪里疼,要不要上医院。”红毛紧张地检查着,倒是没发现什么外伤,只是看起来瘦了不少。

“没事,不用上医院。”贺天静静等着疼痛过去。

红毛悻悻地躺回原位,紧了紧身侧的拳头,又缓缓松开。眼神瞥到身边贺天修长的手静静地呆在身侧,犹豫了一下,摸索着交握上去。指尖相交,红毛装作不关自己事地把脸扭到一边,只能感受到手掌承受的握力。

灯灭了,两人本就困倦得很,在静谧的黑暗中安然入睡。

红毛本想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回家,却在贺天难以言喻的眼神中败下阵来,就这样过起了二人世界。

贺天回来之后就马上接手了国内的事务,忙得几乎日夜颠倒,再加上之前还没养好的身体,不出半月就病倒在家里了。

贺天在床上意识模糊地想着自己早上大概不应该逞强说自己一个人睡一觉就能恢复的,结果红毛就真的只是皱了皱眉头一言不发地走了。贺天捂在被子里出了一身汗黏黏腻腻的不舒服,鼻子也堵得很,嗓子更是疼得说不出话。想想早上红毛毫不留情的背影贺天心里还稍微委屈了一小下,大概在病中的人都会不自觉的想依赖别人。

红毛生了一上午的气,明明贺天病得严重,非要逞强!稍微示一下弱会死吗,这个白痴!红毛“乓”地把档案摔在桌上,跟同事打了声招呼,急急忙忙往家里赶。

贺天清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医院的病床上,红毛正趴在床沿上小憩,感受到动静,一下子转醒,贺天正靠在床头笑得一脸病弱。

“你还笑得出来?!!医生都说你劳累过度,身体指哪儿哪儿不行了!!”红毛真想两巴掌甩过去,这人是个孩子吗?都不知道自己身体状况到底差到什么地步了。

贺天看红毛气得跳脚,收敛了一下笑意:“你早上就这么走了……”

“你你就不会留我一下吗……!”红毛看着贺天脸上大概是被称为委屈的神色,口气缓和了一点,“要不是我中午赶回家,谁知道你晚上是死是活……”红毛说完又呸了几下,懊恼地在原地踱步。怎么都叫不醒贺天的时候红毛真的是被吓哭了,把人拖进车子里,红毛点火的时候手还抖得不行,好在安全到了医院。

“说到底,你能不能稍微也依靠我一下……”红毛低喃,盯着窗外西下的夕阳,叹了口气。突然被从后面抱住,贺天还有些过高的体温在秋意里暖烘烘的传到红毛身上。

“我知道了。以后可要靠莫大爷关照我了~咳咳咳……”

红毛手忙脚乱地把人拖回床上捂着:“烧还没退呢你就给我出来!我去叫护士给你量体温。”

在强硬地拒绝了贺天想要电脑的要求之后,红毛无视贺天可怜巴巴的小眼神,头也不回地买晚饭去了。

回来的时候贺天正和护士小姐聊得开心,明明一脸苍白,还时不时咳嗽,看起来虚得不行的样子还给老子招蜂引蝶!红毛拎着晚饭进门,气势汹汹,吓得小护士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精神好了?”红毛支起小桌子,把晚饭放在上面。一溜儿全是粥,只是口味不一样。

红毛伸手在贺天脑门上探了探,觉得热度下去了不少,正打算抽手不防被贺天拉了过去,“脑门抵脑门才试得出来嘛。”

红毛看着近在咫尺的病颜,脑袋里还是翻江倒海地播放小黄片:听说发烧的人那里面特别热……

红毛的心重重地跳了几下,觉得抵在自己脑门上的额头都没有自己的热了。贺天的嘴唇发白,还有点干燥,可是红毛忍不住就贴了上去,刚闭上眼睛准备给贺天来个法式舌吻就被推开了。

“是我没考虑好,肺炎会传染……咳咳,咳咳咳……”贺天有些失望地笑着,“看来我得快点好起来才行。”

红毛本来还想一展雄风,之前那次性爱虽说实质上是自己攻了没错,但是还是被贺天带着节奏走,心里大概还是有些不服。低头瞄了一下不老实的小兄弟,红毛庆幸自己穿了条宽松的长裤。

“你你你你干嘛!!”红毛还低着头,一只骨节清晰的手出现在视线里,刚好放在蠢蠢欲动的部位。

“这样就硬了?”贺天挑挑眉毛,戏谑地轻轻摸了一下。

“还不都怪你!!!”

贺天一脸无辜,自己分明什么也没做吧。

而红毛脑海里又开始回荡不知道哪里听来的消息:听说发烧的人后面特别热……后面……后面……特别热……

红毛在贺天不明所以的目光下进浴室洗了把脸,冷静了一下。出来见贺天捧着碗海鲜粥吃,忙过去夺下来,“你现在不能吃这个。”递过去一碗白粥,“这才是你的晚饭。”

红毛满意地看着贺天了无生趣地喝着只放了点盐的白粥,自己呼呼把海鲜粥和瘦肉粥吃了个干净。

在医院度过了3天之后,拍了个胸片显示情况不错,医生终于松口放人了。贺天回到家打开电脑,头疼地看着邮箱里待处理的邮件,觉得自己可能一时半会儿健康不起来了。

红毛去倒个热水的功夫,贺天就看起文件来。回来之后贺天总是忙着东奔西跑地跟各种人打交道、应酬,红毛也知道个中缘由,就是这样才觉得自己实在没用。

“贺天……”红毛纠结地组织着语言,毕竟是贺天的家人,他拼命争取家里同意的心情红毛还是有点费解,毕竟他一个人过了太久或者还有潜意识的自私作祟,“我们私奔吧!”

出口红毛就想挠死自己,什么叫私奔啊,你以为是演古代小姐爱上穷书生的戏码吗??

“我是觉得你太辛苦了……就算你父母不同意……那个……我觉得也没怎么有关系。”这分明还是自私的发言啊!红毛觉得自己的语言系统大概已经崩溃了,无奈地叹了口气,“你还是当我什么也没说吧。”

“因为想跟你光明正大地过一辈子,也不希望埋下一些隐患。而且……”贺天顿了顿,“他们对我来说也很重要。”

红毛不知道自己该笑还是该哭,贺天居然在考虑家人还是恋人重要这种白痴问题,明明花言巧语说得利利索索的,突然变得这么耿直也很不习惯啊!这个贺天是不是假的?

“那你!也得!先注意身体吧!!”红毛瞄了一眼电脑上密密麻麻的数据,很是不满地瞪着贺天,“病怏怏的我看了就烦!”

贺天垂下眼眸,一副被伤到的表情,红毛又手足无措起来。这个吃软不吃硬的性格算是被贺天拿了个准,明明骨子里温柔得要死还总是一副别人欠他几条命的样子。

半个月过去,贺天的身体倒是好得差不多了,也长了不少肉,红毛每天变着法的做菜效果显著。

身体养好了,贺天巴巴地算着时间,硬是挤出那么几个小时去健身,于是红毛早上起床的时候经常贺天已经跑完步洗着澡了,晚上没有应酬贺天就去健身中心,往往也很晚才回家,红毛偶尔有大案子晚回家的时候才能碰巧遇到活人,几乎是连一起吃饭的机会也很少了。

俗话说饱暖思淫欲,相对而言空闲的红毛眼看着贺天围着公司的事情团团转,两个人连正常的恋人之间的交流都没有,贺天身边俊男美女又是一堆一堆的,万一……红毛的脑洞开到最后已经看到贺天搂着另一个男人或女人,让他麻溜溜地滚蛋了。

然而红毛脸皮向来薄,让他直说“我们做爱吧”这种话怎么想他都说不出口,又没有顺理成章的情况……

红毛连下药都想出来了最后还是觉得不妥……

“嘿!嘿!莫哥!我舅养的甲鱼,可新鲜了,给你一只回家补补~”现在办公室所有人都知道他恋爱了,只是对方是个男人除了柳玥嵋还没人知道,更不会想到就是来了又走的贺天。

红毛盯着甲鱼看了又看,道过谢,掏出手机给贺天发消息:今晚回家吃饭,我买了菜。

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收到了贺天的回复:好,我今天早点下班。附带一个萌萌的颜文字。可爱是很可爱,可是贺天你的人设是不是崩坏了……

贺天知道自己有点不着家,总也要在小地方表示表示自己的亲近之情,然后身边的小秘书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颜文字表情包……

贺天回到家的时候红毛正好在炖汤,桌上已经放了很多菜,屋子里弥漫着香味。很久没有这种温暖的感觉了,贺天走进厨房,抱住正尝着味道的红毛,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脖子。

“做菜呢,你先去洗个手,一会儿就能吃了!”红毛盯着贺天规规矩矩放在腰间的手,感到了一丝心虚。

说起来红毛为了能在床上压过贺天带节奏,偷偷地去扫黄组的那里搜罗了点东西,每天学习一点,今天该是拿出本事的时候了!过了一遍润滑剂、避孕套以及某些小玩意儿的位置,红毛信心满满地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子。

百合甲鱼汤炖的刚刚好,不枉红毛提早几个小时偷摸下班,回来做这些东西。

“今天心情很不错?”贺天看着一桌子的菜,觉得有点异样。

“嗯,组里破了件大案子,他们出去庆祝了,明天放假,我想着最近都没怎么一起吃饭,就认认真真做了一桌……”红毛一早想好了说辞,对着镜子练了好几遍。

贺天只是笑笑,虽然不知道他心里打了什么主意,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正好今天自己准备的东西到了,贺天想着躺在外套口袋里的礼物,有些紧张又有点兴奋。

红毛看着一半补肾壮阳的菜肴,心想着:不信贺天你个大男人晚上不燥热不安。只要贺天一开口,自己就能顺理成章地把人这样那样,翻来覆去……

然而红毛如果你想当攻的话为什么还要贺天先开口呢,这不是主动找人带节奏的节奏嘛!

红毛特意少吃了那几道大补的菜,怕万一自己先没忍住把人强上了不太地道。(红毛你真的……想多了……)

======================

断开发!!17是肉……嗯……开了好几天终于要开完了……

感觉身体被掏空……

评论(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