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白白白

写文ooc瞩目瞩目瞩目😥
我这个辣鸡为什么还在写文_(:з」∠)_
青黄还能再萌100年!!

请不要在警察局谈恋爱(贺红,HE)15

贺天出国一周了,一个电话一条短信也没有。红毛在特案组也是忙得不可开交,而一旦有空就拿出手机把所有社交软件翻一遍,又以失望告终。他甚至想着贺天是不是直接就这样算是把他甩了,打过去的电话也没有人接。

案子告一段落之后红毛反而整个人显得更颓废了。柳玥嵋很担心,但问起来红毛却欲言又止,在柳玥嵋的不懈努力之下,红毛总算是开口了。

“就是如果你男朋友出国一周没联系你,也不接你电话不回你短信……”

“哈??”柳玥嵋完全没想到居然是恋爱问题,这小子什么时候谈恋爱了?也没见他和女孩子来往。稍微理清了一下大脑,柳玥嵋斟酌着语言:“那你看看她父母或者有没有其他朋友可以联系的,问问看?”

红毛几乎是醍醐灌顶一般:“玥嵋姐,我先走了,你慢慢吃!”

红毛抱着一丝希望打通了毕业照后面见一的电话。

“喂?”

“见一?”

“啊是我,你是……红毛?”

“你能联系上贺天吗?”

“贺……贺天?我……我不知道啊,他怎么了?”

红毛直觉见一知道些什么,他以他在特案组的工作经验担保,这家伙一定知道些什么。

“你最好说实话!!”

“其实也不是贺天,是他哥给我打过电话,说如果你打电话给我就说贺天现在很好,不要担心……”

“见一!如果你不想过来警局喝喝茶,照照审讯室的灯的话,我劝你最好给我全都说出来!”

“喂你这是滥用公权!”见一其实也拿不定主意,万一红毛一个人什么也不知道横冲直撞地到国外好像也不太好办啊。红毛很久没有说话,见一只听到话筒对面愤怒的喘息声。“好吧好吧,贺天被他爸打裂了肋骨,关在家里了……”

“什么??!”

“诶你可千万别冲动啊!我们这里的人民还需要你来保护,喂你别挂电话!!”见一拿着电话不知所措地看着展正希,“是不是……糟糕了……”

“你知道的太晚了……”

十几分钟之后,见一家的门铃响了。

“红毛?你怎么知道……喂你拉我去哪里……啊啊展希希救命!!”

红毛本想开去机场,想了想觉得自己一个人过去人生地不熟的语言又不通,根本什么事也办不了。

见一人生第一次坐警车,旁边又坐着一个凶巴巴的警察,心里经不住就紧张。给展正希打了个电话让他不用担心,也就安安心心坐着了。

“先不说有没有机票……红毛你有护照吗,签证办了没有?”

红毛把车停到路边,这才想起来自己根本没有护照,出不了国,奋力捶在方向盘上。

“额……办护照少说也要半个月……你这样着急也不是办法,我先把贺天他哥的电话给你,你先问问?”见一觉得红毛都快急哭了,看起来反而有点可怜巴巴的。

“哎呀,你别哭啊……”

“谁TM哭了!!”红毛睁大眼睛,瞪着见一。

“……”见一眼睁睁的看着一滴眼泪从红毛眼角涌出来,顺着脸颊滚落到下巴。

总之最后见一还是安全回到家了,也没有去警局半日游。

红毛盯着手机里新存的号码看了很久,拨了过去。很久才被接起来。

“喂?”贺晴睡的正熟,被自己的铃声给闹醒了,告诉自己万一是哪个杀千刀的客户才忍住破口大骂的冲动。

“贺天现在怎么样?”红毛单刀直入,挑自己最想知道的信息问。

“啊,你是贺天那小子的男朋友吧。躺床上呢,暂时还死不了。”大概还剩个一口气,贺晴没打算让事情变得更糟,这也是个急脾气的主,万一冲过来就不好了。

“你能让贺天听电话吗。”

“……”这种口气是什么意思,听不到还能让我去死吗?贺晴吐槽归吐槽,还是担心贺天的身体,“带着伤还不吃东西,真以为他是神仙了,你……劝劝他。”

贺晴和贺天的房间相邻,从阳台就可以过去,小时候他们就经常偷偷地爬来爬去。

看着弟弟憔悴的睡脸,贺晴也无可奈何,小心翼翼地把人叫醒,把手机放到他耳边。

“贺天,是我。”

“嗯。”这大概是贺晴这些天来看到贺天第一次笑。

“你要好好吃饭。”

“嗯。”

“我本来想过来,可是没有护照。”

“嗯。”

“如果回来的时候你瘦得跟竹竿一样我就不要你了啊!”

“等我把护照办出来就过去找你!”

“……其实我不会不要你的……”

“别哭……”

“谁TM哭了!!”

贺晴在一边翻了个白眼儿,他都能听到声音在颤抖了。

“你别担心,好好工作,我很快就回去了。”

红毛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攥紧了床单。贺天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弱,突然想起那边大概还是半夜,红毛又说了几句话,就告别了。

联系上之后红毛放心了一点,接下来就是尽快办好手续。贺晴总归还是站在贺天这边的,只要贺天好好照顾自己,他回不来,我自己过去就好。

贺天妈妈看见贺天开始吃东西了很开心,这几天给她心疼坏了。她也不是说彻底反对,只是一时接受不了自己的儿子搞基去了。贺天他爸是个老顽固,怎么说也不松口,倒是贺天不吃不喝这几天明显起了效果,表面上还恶言恶语的,心里总也有点松动。

“鸿非,你也别犟了,我看小天是真喜欢那个男孩子。”

“不行!他以前交过女朋友!肯定只是一时新鲜,清醒过来就知道我们是为他好了!”

“你这人怎么就说不听呢!你看看你儿子都成什么样了!你不心疼,我心疼!”

“他今天不是吃东西了吗,过几天他就知道认错了。”

“认什么错认错!”

“他搞同性恋没错吗!?好好的女孩子不喜欢,非要去喜欢男的。他就算不要我们给他安排,也不能带个男的回来。”

夫妻二人正辨着,房门被轻轻敲响。贺天苍白着脸开门进来。从前喜欢运动,游刃有余地游走在人群中的人现在憔悴得完全看不出以前的影子。膝盖敲打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声响,贺妈妈想扶他起来,贺天不理,低头一言不语。

“你这是干什么!还有没有一副男人的样子!”贺鸿非向来对小儿子更放任一些,现在贺天这个状态他却从没见过,而担心之余也不愿轻易松口此事。虽然对于同性恋也并不歧视,但一旦发生在自己孩子身上还是难以接受。

“爸,我从小到大没求过你,现在儿子跪在这里,希望你能尊重我的选择,我也希望得到你们的祝福,而不是……”

贺天一边说着,贺妈妈使劲朝贺鸿非使眼色:行了,快答应吧!

贺鸿非脸色不好,但僵持了这么多天,他也差不多看到了贺天的决心,虽然还是不完全愿意松口答应:“我知道就算我不答应你也有除了这以外的其他办法,我可以同意你们两个在一起,甚至是结婚。但是贺天你必须在一年内扭转国内的几个连锁店的亏损状况。”

贺天恨不得现在就抱住红毛来个深吻,然而身体情况有点不太乐观,何况红毛也没有在现场。至于扭亏为盈,一年,足够了。之后干不干这些活就等到之后再说吧。

虽然绝食这种威胁实在是有点low得过分,但是效果显著才是真理,现在贺天该开始考虑怎么把虚弱的身体锻炼回来了。这种弱不禁风的视觉效果显然不合适出现在红毛面前,太丢份儿了。

================

开学好讨厌啊_(:з」∠)_尤其是还有很难搞的老师

看了新的更新,我毛毛哭得太可怜了qwq

但是有种会虐贺天的即视感!!虐吧虐吧!!

套路不都是玩玩的那个最后爱的死去活来么【doge】

下次肯定就不是贺红了……心塞塞……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