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白白白

写文ooc瞩目瞩目瞩目😥
我这个辣鸡为什么还在写文_(:з」∠)_
青黄还能再萌100年!!

请不要在警察局谈恋爱(贺红,HE)14

红毛端着粥走进房间的时候贺天半靠在床头玩手机,弓着一条腿,被子堪堪遮住了重点部位。

红毛脑内回放着刚刚发生的不可描述事件,眼神在贺天身上逡巡,差点没流鼻血。念了几遍“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红毛清清嗓子:“吃饭!”

贺天放下手机,微扬下巴,挑挑眉:“刚刚我那么卖力还喂不饱你?”

“那也是我的东西喂饱你吧~”红毛把粥放在床头柜上,单膝跪上床,学着贺天说话的语气,对上他深邃的黑眸。

贺天抬手捏住红毛的脸颊肉,用力往两边扯,皮笑肉不笑地问:“嗯?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红毛想想自己因为一直以为是贺天攻他,所以就被动得连扩张都是贺天自己动手的,心中顿时愧疚得一塌糊涂。

贺天看红毛没什么反应也就放了手。

红毛端着一碗粥给贺天:“小心烫。”

“你不喂我?”

“你手又没断!”红毛刚说完,贺天表情失落地探着身子拿碗,似乎牵扯到了后面的伤,表情抽动了一下。“你别动!坐好!喂你就喂你了……麻烦……”

贺天默默在心里比耶,对着红毛示弱这招真是好用啊,典型吃软不吃硬。

一碗香喷喷的瘦肉粥下肚,贺天觉得浑身都是劲儿,再把红毛上上下下揉搓一遍都不带喘气的。

可怜红毛自己还空着肚子,又趿拉着拖鞋去厨房喝粥。

这一整个下午,红毛都心怀愧疚尽心尽力地伺候着床上的贺天大爷,还抽空把两人的衣服和沾满精液的床单洗了,擦了沙发和地板。

晚上躺在床上,贺天从背后搂着红毛,呼吸扑在红毛裸露的脖颈上。红毛被弄得痒嗖嗖的,挣扎着翻了个身,把贺天往旁边推推:“大热天的,别抱着我了!”

贺天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瞬间红毛改口:“你别抱太紧……”

贺天开始只是轻笑,到后来笑得床都抖起来了。红毛不满:“你笑P啊笑!!”

“你真是太可爱了!”贺天啵地一声亲在红毛唇上。

“傻逼……”红毛摸摸被亲的嘴唇,犹豫了一会儿,别扭地说:“我会负责的,你TM别想甩掉我!!”

回应他的是贺天再次贴上来的唇瓣。

“那你可得做好负责一辈子的觉悟。”

-----------------------------------

本以为可以就这样破破案谈谈恋爱过着日子的贺天到底是小瞧了他父亲的脾气。本来贺天总拿着爷爷当挡箭牌,贺鸿非也不好跟他自己的老爸对着干,也就由着贺天去。好不容易抓到了人压着在公司跟着他哥学生意场上的事,结果贺天爷爷一个电话把贺天弄回国当人民警察去了,给贺鸿非气的不行又没处发火。

这下贺铭桉去国外旅游,贺天正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贺鸿非勒令贺天他哥回国谈生意顺便必须把贺天带回去。

贺晴也懒得废口舌,叫保镖拿乙醚给贺天一捂就拖回了酒店。当时红毛和贺天出着外勤,红毛去了个洗手间回来就见贺天被拖上了一辆看起来就很贵的车,忙开着警车追上去。

到了酒店,红毛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间房,拿着警官证恐吓前台的时候,两个穿着西装的高大男子左右制住了他,直接拎上了电梯。红毛尝试反击未果,连踢带踹的也不见两人有什么动静,臭着一张脸被带到套房里。

贺天安静地睡在沙发上,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危险,而另一个男人悠闲地喝着茶,对红毛视若无睹。

红毛挣开到了房间就不再用力控制他的两个保镖,也不管那个看起来沉浸在自己世界的男人,径直走到贺天旁边,没发现什么外伤,胸口有规律地起伏着,看起来就像只是睡着了。

“死不了。”

“你TM谁啊你!”红毛揪住男人的领子,贺晴示意保镖出去。

“他哥。”贺晴放下茶杯,指了指躺在沙发上的人。

“管你是他哥还是他爷爷,现在你涉嫌故意伤人,老子要把你带到警局去!”红毛拿出手铐动作顺溜地把人和自己拷一块儿了。毕竟还要顾着贺天一起回去,红毛觉得这么拷着人跑不了。

红毛刚回过头准备叫醒贺天,他就幽幽转醒,右手揉着太阳穴,大概是还觉得晕。看清了眼前的人,贺天啧了一声:“又是贺鸿非让你绑我回去?”

贺晴耸耸肩,连带着手铐哗啦一声。

“你告诉他我不回去,公司给你就行,我不要。”

“你小子天天在外面逍遥快活,我可要被压榨死了!!”贺晴说起来就生气,现在公司事情多的不行,贺鸿非反而不管不顾,拿着锻炼的名义让贺晴一个人死去活来地包揽了所有事务。

贺晴右手和红毛的左手拷着,这下一拳往贺天那里挥反而被红毛扯住了,勒得自己手生疼。红毛的手腕上也出现了深深的勒痕。

“你先给我解开。”贺晴转过头跟红毛说话。

红毛梗着脖子,大概觉得是自己小题大做了,一声不吭地把手铐解开。贺天家的事自己差不多算两眼一抹黑,除了上次见到过他爷爷,其他的一概不知,也从没听贺天提起来过。倒是自己的事贺天弄得比自己还明白……

红毛黑着脸坐在一边,也没有要走的样子。

“你怎么老用一些违法犯罪的手段,啧。”贺天父亲以前做过黑道的生意,但是在贺铭桉的威严下很快就洗白了,也不知道贺晴什么时候学来的一套绑人法子。

“不绑你我回去怎么交差,你回去我就能放一礼拜假!”

贺天沉默了一会儿,答应下来:“我可以跟你回去,但是你以后必须站在我这边。”贺天放柔了表情,看着一脸不爽的红毛。

贺晴想了一会儿,现在最重要的是自己需要休息休息休息,什么站在哪一边的到时候再说:“成交!3天后回去,机场见。”

贺天起身,走到红毛身边搂着他,跟贺晴介绍:“还有,这是我男朋友,告不告诉爸妈随你,但你别忘了刚刚说的话。”

贺晴:exm??这必须先瞒着啊,不然自己的假期估计就飞了。

“贺天你个小兔崽子!!我日你……”他妈就是我妈,他妈就是我妈,不能乱讲。

红毛一脸懵逼地被带上警车,这算是对贺天他们家出柜了?虽然做好了会被反对的觉悟,但是完全没有任何准备的就这么出柜了也有点太猝不及防了啊?

“别担心,我会处理好一切的。”家里说难搞定也不难,说简单又得费点时间,先让贺晴知道个底,还有周旋的余地。贺晴毕竟从小对弟弟还是非常宠爱的。

“谁TM让你处理一切了!!有什么事不应该……一起解决嘛……”红毛自己孑然一身倒是什么也不怕,“还有!!……”

“本来想着我自己能解决好就没告诉你,今晚我一定知无不尽。”贺天对红毛想要了解自己这件事向来乐意的很,倒是说服家里这件事本应该和红毛打商量的,只是贺晴突然杀过来有点措手不及。

“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万一你爸拿鞭子抽你,或者把你锁起来不给你吃饭……”

“你想多了。你只要好好在国内等我回来接你就好。”

“……”刚刚说好的一起解决呢!!红毛叹了口气。两个人在单人逞英雄这方面还真是像得一毛一样,“那你给我留个地址。”

----------------------------

红毛不知道贺天是怎么请出的假,那天晚上彻夜长谈之后他就开始准备回父母家的事了,也没有出现在警局,甚至红毛忍不住打个电话也讲不了几句话就挂了。

红毛预感总觉得要出事,反复看着贺天留在纸上锋利的字迹,那是他家公司的地址和家庭地址。

走之前的晚上贺天打过来电话,声音透露出疲惫:“明天我就走了。”

“我去送你吧。”红毛捏紧手机,他从来没有那么离不开一个人,多久没见就想个不停。

“不用了,你好好工作,我很快就回来了。”贺天这几天跟贺晴商量了不少对策,贺鸿非脾气不好,又执拗顽固,应该很难同意这件事。贺天的妈妈倒是好说话,只是免不了她哭个好几天,软磨硬泡地想让贺天放弃。

红毛顿了一会儿,几次开口都说不出话,最后放弃般地捶了下床:“要是你十天半个月没回来,老子就杀过去把你绑回来!!然后把你捆在床上哪儿也不许去!!”

贺天大概能想象的到红毛到底想说什么,现在估计别扭得脸都涨红了。“我会想你的。”

“……我也是。”红毛听着贺天压低的嗓音,平静下来,红着脸轻声说,“现在就很想你了。”

“你这样,我会舍不得走的。”贺天也很想见红毛,就怕见了走不开,或者一冲动把人带到国外去了,“挂电话了。”

虽然这么说了,贺天却迟迟没有按下挂断键,红毛也没讲话,两人就这么听着对方的呼吸声。原来离别这么让人难受。

最后还是红毛先挂断了手机,考虑着是不是也请个长假偷偷溜去M国。

====================

写完肉我感觉整个人都放空了,完全不知道接下来写什么东西……所以好多天都没写,写出来这篇我也是不知道怎么想的……

应该快要写完了ww

结束之前应该还会有贺红的车,上山好开心【打滚】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