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白白白

写文ooc瞩目瞩目瞩目😥
我这个辣鸡为什么还在写文_(:з」∠)_
青黄还能再萌100年!!

请不要在警察局谈恋爱(贺红,HE)12

难得是个双休的周末,红毛决定去墓地看看父母。

记事开始,父母经常不在家,一周也就只能见到几面,倒是邻居柳叔叔一家经常照顾红毛。红毛甚至不知道父母究竟在哪里工作。在学校打架,被处分,父母也只是轻柔的一言带过。家长会的时候自己的座位上坐的从来不是他们两个中的一个。有时候是隔壁的柳叔叔或者阿姨,有时候是自己根本不认识的父母的同事。

也是这样,从小学开始就有人嘲笑红毛是个没人要的孩子。从被欺负到领着一群小弟欺负人,红毛觉得自己很成功,你厉害就没有人敢来招惹你。除了贺天这个自大的家伙,他是个打完架会小心地给自己上药的人,一个对红毛来说特别的人。

或许贺天本身就对身边的人有吸引力,长得帅气,身世又好,成绩也榜上有名,初中的时候就经常被女生围着转。打篮球或者打架都是一把好手。贺天转走之后女生们情绪还低迷了很久。

当然红毛也是,连带着他初生的爱恋。

墓地距离红毛家很远,但是一辆公交就可以直达,几乎是从终点站到终点站了。走了有一个半小时才到墓地。父母的葬礼是他们的同事帮忙办的,红毛没有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那些陌生的面孔悲伤不已,红毛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悲伤,也才第一次知道他的父母似乎在同一个公司工作。

有人想要收养红毛,红毛拒绝了,他从来都是一个人生活,他可以活的很好,更何况他拿到了对当时的他来说很大一笔抚恤金。

红毛不常来这里,总是要寻找一会儿才能想起他们的墓在哪里。

周末的墓地似乎比平时热闹一点,而当红毛看到贺天和另一个老人站在他父母墓前祭拜的时候,整个人都不知道怎么反应。

“你是莫棋和佳禾的孩子?跟你爸爸长得真像。”倒是那位精神矍铄的老人先开口了。

“红毛……”贺天低喃着,他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他,可能老天就是故意这么安排的。

红毛把手上的花放下,疑惑地看了一眼贺天,跟老人问好:“您好,请问您是?”

“我想也是,你大概不记得了,葬礼的时候想要收养你的那个爷爷就是我。”老人看看贺天,又道:“你们俩现在是同事吧,我都听说了。在警局好好干。”

是啊,不仅是同事,还是在交往的情侣啊爷爷。贺天估计现在红毛还没弄明白什么情况,等红毛知道这些事之后,说不定会跟你孙子分手啊爷爷。

“等等,我不是很明白,您和我父母不是公司同事而已吗?”红毛脑袋该说混乱还是空白,他完全不知道为什么父母十多年前的同事会在现在还来祭拜。

“……莫棋和佳禾不是合格的父母,却把你保护得很好啊。你跟我来,爷爷给你讲个故事。”贺铭桉慈祥地笑着,笑容里又有些悲伤。红毛想,如果有爷爷大概是这种感觉吗?

从墓碑到墓园门口,红毛看了贺天好几次,贺天却只是目视前方,没有回一个眼神。

陌生,这个贺天对红毛来说很陌生,好像从来都不认识一样,刻板、严肃、不近人情,甚至高高在上。

车还是贺天开的,红毛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他坐上车之后下意识地觉得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

“你父母都是非常优秀的警察,你是他们的孩子,我也没想到你最后也走了这条路。”

警察?红毛惊诧的看向坐在自己旁边的老人。

“他们当时进行卧底行动已经有4年了,帮助警方挖掘了很多有用的信息,从一伙毒贩那里。这四年,他们守口如瓶,他们失去自己的名字、身份,以另一种面孔站在警察的敌对方。可能那四年对当时的你来说痛苦不堪,没有父母的关心,没有家庭的温暖。我也帮你去开过一次家长会呢。老师对你的评价似乎不太好,可是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老人揉揉红毛的脑袋,“现在不是长成个帅气的大小伙子了吗。”

贺铭桉似乎知道红毛想问什么:“等一会儿到家了我再跟你讲剩下的故事。在我想来也是完全不合格的父母,没想到他们的孩子还愿意过来纪念,他们两个在另一个世界一定很开心吧。毕竟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关山能健康顺利地成长,变成一个独当一面的男子汉。”

红毛盯着自己的脚尖,隐隐约约回想起曾经快乐过的时光,他们也曾经微笑地把自己抱在怀里,买甜筒给自己,一起看幼稚的动画片……他也忘了是什么时候起很难见到父母,只有4年吗?他以为一直都是这样,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一个人上下学,一个人吃饭……

莫棋和秦佳禾根本不是意外事故过世的。当时卧底了四年的夫妻二人已经接触到了相对核心的部分。当时贩毒集团的运输失败了几次,正是抓内鬼的时候。几个老大开始怀疑身边的亲信,为了手下不人心涣散,他们把几个怀疑的对象都偷偷处置了。夫妻二人的车被动了手脚,出了车祸,去世了,四年的卧底行动结束,以生命为代价。最后法医从尸体上搜出了秦佳禾最后拷贝下来的证据,又经过大概半年的时间,基本平了这个巨大的贩毒集团。

红毛浑浑噩噩地从书房出来,他了解了父母的过去,但这些对他来说太虚幻了,那些童年黑色的记忆他很久没有去想,除了童静那件事发生的那段时间。

真正打击到红毛的不是父母的死亡,而是贺天的存在。

他就知道,这么优秀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和自己扯上关系了呢……原来只是他爷爷知道了自己徒弟的孩子和自己的孙子是一个学校所以拜托贺天多关注一下。那个时候贺天出于什么心态呢?怜悯?

一个没有父母的小子,成天打架受处分,却从来不会被劝退,红毛还当是为什么,是有人在后面帮忙啊。

贺天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喜欢自己呢,大概是可怜习惯了才放不下吧,白痴贺天,连喜不喜欢都不知道。

红毛从楼梯上下来,深呼吸了几口。贺天就站在楼梯口,说些什么呢,谢谢你在初中的时候关照我?关照个P啊,就打架了。

“我先回去了。”红毛艰难地直视着贺天的眼睛。早知道今天就不该去墓地,什么都不知道多好啊,还能骗骗自己,现在连自己都不忍心骗自己了。贺天爷爷还留自己吃午饭,真是什么胃口都没有。

“我送你。”贺天强硬地抓住红毛的手腕。

“我不想跟你在这里打起来。”红毛想要挣脱手腕上的力量。

贺天蹙紧了眉头,把红毛往门口拉,直到塞进副驾驶,锁了车门,才把人放开。

“我知道这些事你没有义务告诉我,我不怪你。初中谢谢你的关照,你打人真的挺疼的 。你不用觉得我可怜,我觉得我过得挺自在的。你也别搞错了,好好想想,其实你根本不是想做我男朋友那样喜欢我。”

“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最清楚,你没必要乱猜。”

“你怎么还是这样不听别人的建议,还要别人一定听你的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

红毛不知道心里的气愤从何而来,他有什么生气的理由吗?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呢?为什么气得想哭呢?

最后连朋友都不是自己交到的,还论什么男朋友呢?

车子开得飞快,红毛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是晕车的,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车停在红毛家楼下,贺天执拗地跟在红毛身后。红毛企图把人关在门外,但是实在没什么力气跟贺天拗。贺天还是顺利地进了红毛家。

“贺天你到底想干嘛。”红毛给自己倒了杯水,胃里空空的很难受。

贺天不知道自己这样跟着的意义,但是如果现在不在红毛身边,他怕以后再多的解释也是徒劳。

“无论是初中还是现在,除了第一次帮你打架,所有的事情都和我爷爷没关系。”

“如果不是你爷爷,你会无缘无故关注这么一个混混吗!如果不是你爷爷你根本连看都不会看我一眼吧!”

“红毛!你到底在意什么!!”

“我TM在意所有的东西都不是我自己的!!”红毛把杯子摔在地上,握紧拳头砸在贺天胸口。

“你TM给老子还击啊!!唔……你放……嗯……放开我!”

贺天避过地上的玻璃碎片,使劲力气把红毛禁锢在怀里亲吻,一下压在沙发上。红毛踹打着贺天,贺天不理,膝盖压住红毛的腿,仍然努力地勾起红毛的欲望。

“做啊,你做吧,做完了就滚!!”红毛的嘴唇破了皮,脸胀得通红,衣服凌乱,露出一截腰身,运动裤松松垮垮地挂在胯上,内裤边是白色的。

贺天也没好到哪里去,嘴巴流着血,脸上还有被红毛揍到的红印。眯起眼睛,贺天俯视着红毛,没说话,只是再次轻柔地覆上红毛的唇……

==================

咳咳,好了,接下来就是第一次了

前方高能请注意啊!!下一章贺天受!!

感觉剧情就像一匹脱肛脱缰的野马一样,完全控制不住啊!!

虽然其实根本没有大纲【躺】想到什么写什么不要太随意啊qwq

本来就想写个小短篇的不知道为什么越写越长了啊【跪】

然后下一章的肉……嗯……怎么写呢……我会努力的!

贺总攻就算是受了在精神上也是攻的【握拳】

27号去考科三科四继续求过qwq


评论(31)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