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白白白

写文ooc瞩目瞩目瞩目😥
我这个辣鸡为什么还在写文_(:з」∠)_
青黄还能再萌100年!!

请不要在警察局谈恋爱(贺红,HE)9

扫黄组红毛X特案组贺天 的题目已经改掉辣 

到现在才发现还没有正式起个题目……明天可能题目就变辣,看文的小天使们有什么建议吗,明天我会把题目统一改掉⁄(⁄ ⁄•⁄ω⁄•⁄ ⁄)⁄

======================

红毛脚伤好全了之后,贺天接红毛回家的权利都被剥夺了。红毛觉得自己一个好手好脚的男人,贺天家和自己家也不顺路,完全没有必要麻烦贺天开这一趟。结果又回到了红毛和柳玥嵋一起坐公交回家,贺天一个人开车回家的状况。

虽然在一个办公室,座位之间相隔不到5米,贺天还是阴郁了,这TM一点交往的感觉也没有啊。贺天就想着怎么把红毛拐到自己家来住,或者趁着最近没有案子,周末能休假的话,出去约个会也好。

贺天刚开始准备着计划,报案电话就打进来了。

“73路公交车上有人引爆小型炸弹,7人轻伤,无人员死亡,伤者已经送往医院救治了。”交警部门提供了大致状况

“这日子没太平几天又有活儿干咯~”刘范招呼了几个人出外勤。

贺天和红毛正好被分配到现场,柳玥嵋和李思宇去了医院。

乘客们都受了惊,一部分跟着去了医院,一部分留下来围观,也有已经回家的。现场很乱,虽然拦起了警戒线,还有有不少群众站在外面,交警正在维持交通秩序,尽快封锁部分路段。

 

贺天和红毛分头行动,贺天在车内做现场观测。红毛向司机以及部分乘客询问了事发经过。

 

没人看到炸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车上有点拥挤也比较吵闹,等有人发现座位旁边的炸弹大叫着远离的时候已经晚了。好在炸弹威力不大,在进处的几人受伤不算太重。

 

“看起来更像个恶作剧?”红毛整理了一下乘客司机和目击者的陈述。

 

“可能他只是想引起某些人的恐慌,并不打算伤人性命。也有可能是技术不好,做差了,如果是后者的话接下来很可能就不是伤人这么简单了。”

“现在先回去看看车内的录像,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可疑的人。还有交警部门那边的道路监控。”

贺天看着红毛皱紧的眉头,突然想起初中红毛问过自己的问题:你以后打算干什么?贺天记得清楚,自己回答:“当警察,好装逼。”虽然是以开玩笑的口吻说出来的,贺天自己非常清楚自己想干什么。当时还被红毛嘲笑了一顿,然后打了一架。可能是受爷爷影响比较深,反而父亲是从商的,和母亲一起还在国外。

 

还好我真干了警察,贺天庆幸自己没有听父亲的话学商。

 

回警局的路上,贺天问红毛:“你为什么当了警察呢?”

 

“……你管我想干什么。”

 

这个反应,八九不离十……贺天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又幸福,又觉得自己当时迟钝,或者说有点愧疚。自己明明是喜欢他,却一声不吭地去了国外,慢慢地想明白了,以为自己错过了,却又得到。好像全部都是红毛在努力,他才得到了这段爱情。

 

“我不管你想干什么,但是现在我很想干你。”

 

“你是变态吗!脑子全是流氓话?”

 

“嗯……只想对你流氓。”

 

红毛觉得贺天的话真是越来越难接了,只好看车窗外,沉默应对。

 

到了局里调开监控,一开始并没有发现可疑之处,直到公交车突然停下,乘客惊慌地往外跑都没有异样。反而是救护车赶到的时候,有个身材比较矮小的男性引起了贺天的注意。

 

他看起来不像边上的人那么慌乱,脚步也比较稳,贺天放慢速度确定了几次,红毛见状立刻打电话询问柳玥嵋。

 

“除了受伤的有男性,其他都是女性。不过护士说有个人到了医院没进来就回去了。”

 

“那那个护士记不记得他长什么样,能画出肖像吗。”

 

“她说着急照顾病人就没注意,毕竟他没受伤。”

 

红毛挂了电话有点暴躁,贺天递过一支烟。

 

红毛有点惊讶,贺天不太像是会去抽烟的人,身上也没有烟草味。不是说看起来乖宝宝那种,感觉更像不屑于用烟草来排解郁闷的人。

 

“我不抽烟。”

 

“我记得你中学的时候还被抓到过?”

 

“这种事记那么清楚干嘛……”我以为你不喜欢才不抽的,红毛觉得是自己白费心思戒了。

 

“只许你记得我说的话,就不许我记得你的事情?”贺天把烟放回烟盒,顺手丢进了垃圾桶,“既然你戒了,那我也不抽了。”

 

红毛看着那包看起来价值不菲的烟躺在垃圾堆里稍微还心疼了一下:“你倒是干脆……诶等等!刚刚那个女生表情不太对劲。”

贺天放慢速度倒退了一下,女孩儿身后的男人眼神看向旁边,手往下探。“不愧是呆过扫黄组的啊,看这个眼神倒是不错。”

“没有贺少爷天赋异禀,变态得浑然天成。”

贺天眼神一凛,伸手在红毛屁股上掐了一下。

“变态你放开!”红毛压低声音吼着,“你想在这里打起来?!”

“我好歹是你男朋友吧,掐一下也不犯法嘛。再说了,打起来你也打不过我。”贺天食髓知味地又揉了一下才罢手。

红毛红着张脸心虚地往旁边看看,没看到人才松了口气。

“嫌疑人就在那个男的旁边,看起来表情很气愤?这什么狗屁画质。”红毛凑到画面前仔细地辨认着。

“说不定嫌疑人是想惩罚一下这个男的呢?”贺天猜测。

红毛拿起电话再次打给在医院的柳玥嵋却没人接,又打给李思宇。

“玥嵋姐去抓人啦,有个乘客跑了。都说了处理完伤口呆着,居然趁我们不注意从另一个出口跑了。”

“是不是受伤的其中一个。”

“诶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大哥比你聪明。”红毛挂了电话,他估计一会儿柳玥嵋和李思宇就该押着人回来了。

贺天和红毛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柳玥嵋已经开始审那个逃跑的公交色狼了。

审讯室里柳玥嵋大发脾气,看来逮个人花了她不少力气。这色狼也是毫不瑟缩,梗着头什么也不说。

“老娘跟你们说了不要走,你TM没带耳朵还是没带脑子!你跑什么跑,是不是你放的炸弹!”

“女警官,我真的什么也没干,这不是着急回家做晚饭嘛。”

“我让你站住你跑什么跑!还打出租车?!”

红毛进到审讯室跟柳玥嵋说明了一下情况又退出来,李思宇这小子看得不能更认真,贺天闲适地坐在一边。

不出一会儿,这色狼就承认了自己做的事情,柳玥嵋走出来:“这人渣,之前还干过好几次这种龌龊事,专找放学的初高中女生下手。思宇,带去拘留。你们那边怎么样了?医院的人都只是说突然就炸了,也没注意到奇怪的人。”

“我们倒是发现一个比较可疑的人。”红毛把打印的部分录像图片放到桌上,“就是监控太模糊了,看不清脸。先拿去技术部问问再说吧。”

“你们三个都在,先跟我去潼湖,有人在湖里发现了尸体。”刘队长风风火火地进来,“红毛你把照片给小周,让她去技术部盯着。”

贺天关掉手机上正在写着的约会计划,偷偷又在红毛腰上捏了一下表示气愤,红毛警告性地看他一眼,急急忙忙地跟上前面两人。

“杀人犯?你给我等着!”贺天为自己踏上这条路后悔了3秒。

==============

贺天真干了警察,是不是有点歧义【滑稽】

为什么每次都是贺天在开车?因为贺天是老司机【滑稽】

然后多了点私设,贺天哥哥不干黑道辣,帮他爸开公司去!

(也不知道阿先给设置的是不是黑道_(:з)∠)_)

突然好后悔选了这个题目qwq不能不写案子啊qwq

公交车爆炸这个主题我是在《坏道》里看到的

一篇很棒的刑侦类的文!!借鉴了一下这个主题,内容不太一样,当然也没有那个作者写的好XD

评论(1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