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白白白

写文ooc瞩目瞩目瞩目😥
我这个辣鸡为什么还在写文_(:з」∠)_
青黄还能再萌100年!!

请不要在警察局谈恋爱(贺红,HE)7

红毛是被闹钟给叫醒的,迷迷糊糊伸直手臂往旁边摸索,没蹭到冰凉的床头柜,却摸到一片温热的皮肤。红毛半睡半醒地咒骂着,TM手机还能长腿跑了?摸索了一会儿,红毛清醒不少,听着铃声不是自己的啊……

闹铃停了,红毛挣扎着睁开眼,眼看着自己的咸猪手放在贺天一丝不挂的胸膛上。红毛眯瞪着眼,看了看贺天的脸色,很好,很黑。

红毛又回想起了初中时被贺天支配的恐惧,鲤鱼打挺起身,顺势收回呆在不该呆的地方的手。然而他忘了自己青青紫紫的肚子,这一下用力眼泪差点就飙出来了。上半身跌回床铺,红毛思索着贺天揍人的喜好,想着自己该护住哪里,究竟是拧蛋还是袭胸。(贺天你看看给红毛都留的什么印象)

另一边贺天平复了一下清晨精神奕奕的小兄弟,从衣柜里找衣服穿上。

红毛见没什么动静,尽量小心地坐起身,贺天穿个内裤背对着他。绝佳时机!红毛坐在床沿飞起一脚踹在贺天屁股上,贺天一头栽进衣柜。红毛以飞一般的速度蹿进了厕所,反锁,完美!

“红!毛!”贺天咬牙切齿地穿完衣服,抱着手臂靠在洗手间外的墙上。

红毛在洗手间打理完自己,捏着下锁的把手有点犹豫,刚刚自己来这么一下,一会儿出去会不会有什么血腥场面。红毛纯爷们儿,铁血真汉子,怕个P啊,最惨不过菊花开,反正也不可能。

贺天抓住时机,把红毛的手反拧到身后,押着人到衣柜前面,毫不留情地一脚踹过去,红毛准确无误地栽了进去。贺天吹了个口哨,插着裤兜潇洒地去洗手间洗漱了。

红毛龇牙咧嘴地揉了揉抵到衣柜框的腹部。事实告诉我们贺日天还是那个贺日天,武力值不够不要随便去日别人,很容易被反草的懂不懂。

红毛为了自己的全勤奖金套个拖鞋也要去上班,贺天弄了个大墨镜挡住自己脸上的伤。红毛脸上也是色彩斑斓,甚至左脸还有点肿着。“死要脸面,昨天打起来倒是一点也不含糊。”红毛惦记着自己的脚和各种姿势重复受伤的腹部,对贺天的装逼一脸不屑。

以及对那些看着贺天下车买早餐的迷妹脸,红毛想说:衣冠禽兽交给我就好。

“穿着我的衣服坐着我的车,吃着我买的早餐,昨晚还睡了我……”

“谁TM睡你了!”

“……的床。”

碰上红灯,贺天看副驾驶吃得正香的红毛,从他嘴里抢过刚被咬了一口的包子,三两下吃光了。“要绿灯了,快再给我一个。”话刚说完,绿灯亮了。

贺天张嘴示意红毛喂。红毛还惦记着刚刚沾到自己口水的包子被贺天毫无障碍地吃掉了的事实,脸有点热,重重地把包子塞到贺天嘴里。

红毛和贺天来的稍微晚了些,特案组办公室的人到的差不多了。在室内,贺天也不好一直带着墨镜,就摘了放在桌上。红毛倒是径直往组长办公室拐去。

全组的人一脸兴趣盎然地看着两个人。

贺天看到柳玥嵋给他打眼色,回了一个OK的手势,收到柳玥嵋的赞一枚。

“兄弟……你脸色挺精彩的啊,‘家暴’啊?”

“那弟妹可真够狠的,这么帅的脸下手都没收住劲儿啊……”

“是啊,也不知道温柔一点。”贺天看着队长办公室里的红毛,笑得有点无奈。

“我看倒不像是挨的巴掌。要是贺天有家室了,那局里的小姑娘可得伤心。”柳玥嵋笑笑,想着刚刚红毛也是一身伤,估计打了一架打明白了。

“诶,玥嵋姐你别伤心啊,我也长得挺帅的!”李思宇目光灼灼地看着柳玥嵋。李思宇喜欢柳玥嵋的事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了,只是柳玥嵋觉得不太合适,李思宇也没捅破窗户纸,就这么一直拖着。

红毛和刘队聊了一会儿,准备明天再正式回来。这边刘队和扫黄组的黄队长联系了一下,黄队长一开始就知道老朋友的用意,也没什么意见,就差跟局里报备一下了。

“我刚刚就想问了,红毛也被暴了?”李思宇看着一只脚套着拖鞋的红毛有点懵。

“谁TM被爆了!好好完善你的安全系统,哪天又被人钻进来你就等着以死谢罪吧!”特案组的防火墙被攻破过一次,泄出一些不对外公开的案件细节,掀起过一阵风波,包括李思宇在内的几个成员被队长、局长各狠狠批评了一顿。

“回去了?”红毛经过贺天座位的时候贺天问到。

“嗯,明天回来,但是书面文件还要再等一阵。”

特案组里热闹一片,不得不说,红毛虽然属于能吓哭宝宝的类型,但是实际上人缘还是很不错的。

中午的时候贺天给红毛发了条短信:晚上你家我家?

红毛一打开信息有点想原地爆炸,这种充满约炮意味的信息……是我的语文不好还是我的眼睛飙了。于是红毛回:珍爱生命,远离约炮,少撸为妙。

贺天一看,乐开了,紧接着,红毛又回了一条:上面那条不算,我回家。

红毛趁着午休刚要趴下眯一会儿,手机振动:扫黄组就是经验丰富。下班我送你回去。发信人:贺天。

扫黄组:怪我咯,不好意思这个锅我不背。

红毛觉得自己的症状变严重了,不是说身上的外伤,而是自己现在一想到贺天好像神智就有点不太好,怎么说呢,怎么就老是往有色那边走,一定是贺天长得太色情了。红毛绝对不想承认是自己满脑袋开车。

红毛家和贺天家也不算顺路,红毛想着反正是他把自己弄残了,就该废废他的油。总之自己就算得不到回应,维持这样的关系也挺好的。

贺天知道柳玥嵋和红毛住一个小区,下班的时候顺便载了柳玥嵋一起走。红毛下车的时候贺天塞给他一个袋子。“里面是昨天医院给你配的药油和扭伤的喷雾,记着牌子买的。千万,别忘了擦。”

柳玥嵋看红毛和贺天有话要说,打了个招呼就先上楼了。

“你突然对我这么好我还挺不习惯的。”红毛抓了抓短发,又觉得自己说这话也不太对,匆匆道了个别就回家了。

贺天这个人就是这样,总是不经意地对人好了(不,贺总现在绝对是蓄意的),翻脸打人的时候又一丝犹豫都没有。初中的时候红毛除了打群架,就属和贺天打架最多。贺天家离学校近,红毛经常去他家处理伤口,顺便给贺天做个晚饭什么的。

有一次打群架,红毛伤得厉害,脸上身上口子不少,贺天刚巧路过,帮了一把,当时红毛累得靠着墙喘,眼前是贺天利落的动作和偶尔衣角飞起时露出的一截腰线。贺天上药的时候手法很轻柔,红毛看着离自己只有几厘米的脸,好像是突然一下子就被什么敲了一下心口。明明之前也是这样互相帮着上药,唯独那一次,红毛确信自己莫名其妙喜欢上了一个男的。

晚上红毛艰难地洗完澡,打开药油的包装,拿出药瓶的时候发现一枚戒指稳稳地套在瓶颈上。灯光黯淡,戒指已经被磨得有点粗糙了。红毛仔细的辨认了一下,内圈还刻着自己名字的缩写。那枚贺天临走前假装随意塞到口袋的礼物又回到了红毛手里。

红毛跑到房间里,拉开床头柜的抽屉,从最里面的角落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取出了一枚看起来和手上这枚一模一样的戒指,内圈刻着H.T. 。

==============

居然这么晚了……赶紧滚去洗白白

快了……快要在一起了【留下了激动的泪水】

然后……目测应该没有长篇【着重】的肉

喜欢上车但是不会开车,我怕车祸qwq

评论(17)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