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白白白

写文ooc瞩目瞩目瞩目😥
我这个辣鸡为什么还在写文_(:з」∠)_
青黄还能再萌100年!!

请不要在警察局谈恋爱(贺红,HE)4

贺天把水放到红毛面前,顺势在沙发上坐下。一时没人讲话,红毛喝着水心里却有点发毛:男神把我打伤带到他家是什么意思?急在线等。


“好了,现在能好好坐下来跟我讲讲为什么一看到我就一副我欠你八百万的表情了吧。”


所以男神只是为了让我坐下来吗……红毛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咕咚咕咚几下喝完水。“我一直都这副表情你又不是不知道……”


“咕~”红毛的肚子非常解尴尬地响起来。贺天抓了抓打架打得凌乱不堪的头发,看看红毛包的严严实实的脚踝,问“你想吃什么,我叫外卖。”


“都行,你决定吧,先给爷再来杯水。”红毛拿着空杯子在贺天面前晃晃,看贺天一脸不情愿地起身。过了一会儿出现在面前的是一个电水壶:“想喝多少自己倒,等你真残废了再来使唤我也来得及。”


红毛其实并不那么着急喝水,只是看到贺天不一样的表情都觉得自己难得赢了一次。贺天拿着手机走到落地窗前叫外卖,红毛就这样盯着他的背影轻轻笑开来,不小心扯到了脸上的伤就用手捂一下,以至于贺天回过头来的时候以为红毛半边身体人格分裂了。


“行了,你要不要先洗个澡。”


是啊,打得很畅快,汗都快流干了,衣服裤子在地上、墙上各种蹭各种刮,红毛这才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自己和贺天,自己的衣服裤子破了不少口子,贺天的衣服虽然也脏得要死但是好像还很完整……这就是十几块的地摊货和高贵的名牌之间的距离……吗??大概跟自己被打得比较惨也有关系吧……


贺天看红毛纠结地看着架在一边的脚,从厨房翻出了全新的保鲜膜,刷刷几下把伤脚包严实,带着红毛去浴室。


“嘿,包的还挺有艺术感。”红毛转着脑袋看更加严实的脚踝。


“虽然包了东西,你还是小心点别碰水,你先洗,我去拿浴巾和衣服。”


贺天拿了衣服直接把浴室门一开,只见红毛高抬着一条腿,一只手扶着墙,正抹沐浴露呢。


“卧槽你TM不会先敲门啊!!”红毛听到开门的声音回头一秒脸红。


贺天把东西放下,对着红毛的背影吹了个口哨:“身材不错,pose摆得也不错,腿再抬高点就更好了。”


“滚你大爷!”回答红毛的是贺天哼着歌关门的背影。


贺天喜欢撩骚红毛的习惯还真是从初中就没改过,还撩得红毛小朋友一直暗恋到现在。


红毛穿上衣服裤子,把保鲜膜撕了丢掉,又用水冲洗了一下裸露的脚背。收拾完,看着镜子,红毛抬起胳膊闻了闻身上的味道,沐浴露混着衣服上的香味,贺天身上的味道是这样的啊……红毛硬是抑制住上扬的嘴角,皱个脸出了浴室。


“一会儿外卖来了,你拿一下。”贺天说着就进了浴室,红毛拿着新毛巾擦头发,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玩手机。


“叮咚——叮叮叮叮叮咚——”门铃发出了被连续狂按的娇喘。红毛掂着受伤的脚一瘸一拐地开门。


“草泥马的贺天,把老子当……红毛??!!”见一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带伤的脸。


“哦,好久不见,见一。”红毛挠挠头,让开门口让人进来。


也不记得初中时怎么跟见一和展正希熟起来的了,只记得见一和贺天关系很好,好到自己都嫉妒起来,现在再看到见一还稍微觉得有些尴尬,见一倒还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看到红毛有些惊喜。


“哈哈哈,我还听展希希说你去了警校呢。对了,之前好像报道哪个案件还看到你了,警服帅气啊!!诶你脸和脚怎么了。”见一放下手里的饭菜突然记起来之前自己的愤怒,“被你一打岔我都忘了,妈的狗日贺天还真把我当送外卖的了??好好地不呆在国外回国还折磨我。”


“我还以为你整天闲着没事干。”贺天擦着头发出来,光套了裤子也没穿上衣。红毛的眼神飘忽了一下:妈的身材真好。


“老子很忙的好吗!!不跟你废话了,我还得回去赶稿。我再给你送吃的我就是智障!!红毛我先走啦~”红毛呆滞地看着见一迅速在贺天身上揍了一拳然后飞奔到玄关,开门,出去,“砰——”甩上门。


“别以为你把头转过去我就不知道你在笑了。”


“哦,呵哼……不好意思,哎哟卧槽……”红毛笑的一抽一抽的,腹部的瘀伤也跟着一抽一抽地疼,愣是憋出了眼泪。


“挺开心啊~”贺天黑着脸逼近,重重地按在红毛的腹部。


“卧槽……贺天……你……大爷……”红毛感受着腹部翻上来的酸痛感,蜷躺在沙发上,一手捂着肚子,一手在贺天面前比了个中指。


贺天和红毛都饿得厉害了,见一带来的饭菜很快就被横扫一空。


“饱了?”贺天难得换上一副一本正经的表情,害得红毛以为自己抢了他太多吃的,自己饱了他还没饱。


“挺饱的。”


“准备什么时候回队里。”


红毛先是愣了一秒,继而笑了一声,低头:“那不关你的事,如果你就想跟我说这件事的话,贺天我们聊不下去。”红毛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叹了口气,站起身,“我回去了。”说着就一拐一拐地往门口走。


“你难道还要找个没人看见的地方自己哭吗。”


红毛脚步一顿,不理会贺天字里行间讽刺的意味,想继续往前走,却从后背被贺天一手拦住。贺天的温度隔着红毛身上一层薄薄的T恤传过来,一个不算太亲近的拥抱。“我只是……想了解你……”贺天略一低头,在红毛耳边轻声说着,红毛甚至怀疑自己听出了一点温柔的感觉。


红毛执拗地不愿意把当时发生的事说出来,他怕自己再清晰地回忆起那个孩子脸上的绝望和凶手疯狂的笑脸。即使不说出来,情景仍然时常出现在脑海。他害怕承认自己是个间接的杀人犯,也害怕在特案组再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他害怕自己举起了枪却保护不了想保护的人。


贺天从回国见到红毛开始就梳理着自己的情感,却总有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感觉,有时候想着红毛,脑子里却还是一片空白。喜欢他?喜欢他哪里?贺天连说服自己的理由都没有,但是就是遏制不住自己想要亲近红毛。初中时候红毛对自己隐约的情感,大概被时间一磨也已经消失殆尽了。


红毛的疏远让贺天恐慌。


“一个月前破获的重大杀人案件,一共4名死者,都是是10岁左右的孩子。警方锁定犯罪嫌疑人后实施抓捕过程中,凶手逃脱……”


“贺天!!你TM闭嘴!!”红毛狠狠地抓着从背后拥过来的手臂,咬紧了牙关, 喘着粗气。


“第一个追踪到达的警官红毛……”


“我TM让你闭嘴你听到没有!!”红毛抡着贺天的胳膊一个背摔,由于腹部受力疼痛,单脚站立又不稳,红毛摔到贺天身上,往他左脸打了一拳。


贺天嘴里溢出血的味道,转过头看到红毛涨的通红的脸和怒睁的双眼,胸口泛酸。


“啊!!!!”红毛把头埋在贺天肩上,哭得像个找不到妈妈的孩子,拳头一下一下砸在地板上。贺天抬手扣在红毛脑后,不久前洗的头发已经干得差不多了,看起来刺棱棱的短发手感意外的还不错。


==============

_(:з」∠)_哎呀好多天没写惹……

完了我不会写感情戏啊……怎么让他们谈起恋爱啊……无解啊……

这剧情怎么发展啊qwq(就不能做着做着就爱了吗??)

顺便这几天看奥运会看的火气上涨,妈的里约太黑了。

体育频道的解说员特别棒,高级黑我喜欢【doge】

最后希望所有运动员都能顺利完赛,希望裁判们公平公正地打分和判定。


评论(8)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