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白白白

写文ooc瞩目瞩目瞩目😥
我这个辣鸡为什么还在写文_(:з」∠)_
青黄还能再萌100年!!

请不要在警察局谈恋爱(贺红,HE)3

“队长,嫌疑人身份确定了,是一名名叫贾渠的32岁男性,虽然结婚了,可是私生活很不检点。听邻居说最近一周没有回家,妻子也很久没有出现了。思宇查到了他半个月前的就诊记录,是艾滋。那些死者也是患有艾滋。”柳玥嵋报告着案件的最新进展,下一步差不多就要实行抓捕行动了。


“好,我们要尽快行动。还有他的妻子很可能也已经遇险,你让青山和力行再去他们家附近问问。接触过尸体的尽快去做一下艾滋潜伏检测。”


“队长!!有人报案说在小区的花坛里发现了一具女尸!就在贾渠那个小区。有人说是贾渠的妻子!”


……


红毛3天没看见贺天了,听说在这次的案件里发现了很多关键线索,刘队很喜欢这个年轻人……主要还是柳玥嵋跟他讲的。柳玥嵋看最近红毛情绪不高,只有讲到案子的时候才会稍微有点神采,尤其是听到贺天如何如何的时候假装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眉眼却透露出情绪。


“红毛……你玥嵋姐我呢好歹在特案组干了好几年了,虽然看死人脸色还不那么精通,看活人脸色也是练得炉火纯青了。你……是不是对贺天有什么想法?”柳玥嵋心里也不太有谱,这两个人实在有点奇怪。


“啊?什么什么想法,我能有什么想法……他很优秀挺好的啊,特案组能有这样的人才不是挺好的嘛……”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我……还没打算……”


“当时只有你一个人在现场,你也没有谈判的经验……”


“是我不够快开枪,那个混蛋才会把小静……!”红毛攥紧了手里的汤匙,瞪红了双眼。


“已经一个月了,你还没想通吗……”


贺天差不多算是这几天第一次来食堂吃饭了,前几天忙得觉都没得睡,好不容易才稍微放松点。看见柳玥嵋一脸担心地看着对面的红毛,贺天端着餐盘到红毛身边的位置坐下。


“我让你坐下了吗?滚!”红毛想到那件事情绪就失控,看着最近这个让自己觉都睡不好的人,黑着脸就赶。


柳玥嵋在对面一脸尴尬,正想着自己是当个和事佬还是直接走人,电话响了。“喂,思宇啊,有什么事?我晚上没安排,好啊。贺天?”柳玥嵋抬头看了眼对面,贺天似乎是知道李思宇找他什么事,摇摇头。“他说他有事,不去了。他在我对面坐着呢,你小子什么污浊的思想,好,晚上见,挂了。”


“诶我……”柳玥嵋刚打算打个招呼走人。只见红毛刷的起身,一句话也没说,黑着脸就走了。柳玥嵋几天前被贺天横着竖着套出不少红毛的事情,也不是一点察觉也没有,两个白痴互相关心却不知道为什么不能坐下来好好聊聊呢?男人之间的友情这么奇怪?


“贺天,这样吧,我把红毛之前参与的案件报告给你一份。但是你得把红毛给我劝回来。本来晚上大家还打算作为欢迎你进组的聚餐,现在只能当做庆功了,就当我派给你一个任务。”


贺天冲着柳玥嵋笑了笑,道了谢,答应下来。


“笑的这么好看,要不是姐姐大你几岁就下手了……”柳玥嵋端着餐盘边走边想着,打算今天早点下班回家收拾收拾去聚餐。


红毛下班去公交车站的路上一般会抄近路走小路,一来凉快二来省时间。没想到今天碰到了意外。红毛被人从后面袭击,被踹得差点栽倒。反应迅速地回头却发现是贺天。


“贺天你TM干什么!!老子惹你了?!”红毛说着就握起拳头攻了上去,目标直指贺天帅气的脸。贺天侧身躲过,手击打在红毛露出的肋间。


“草,贺天你TM吃错药了!”红毛只觉得肋骨生疼,但也不停手,上拳下脚地认真起来。


偶尔有下班的人路过巷口,无论是贺天或者红毛看到都只趁着空隙甩出一个字:滚!


最后以贺天一个提膝击上红毛的腹部为句点。红毛躺在地上,蜷曲着身体,捂住腹部,抖了半天,憋出一句:“贺天你TM给我付医药费。”


“走吧,上医院。”贺天也是一脸伤,虽然比起红毛稍微好点,可以明显看出两个人打得多尽力。


“你TM不能等会儿,让我缓缓!!诶卧槽疼死老子了!”贺天不管倒在地上的人大骂,把人扶起来,红毛的手绕过贺天的肩,把重量压在他身上。


“爽了没有。”


红毛一边龇牙咧嘴地疼一边又想笑,这样就好像还在初中。当初以为贺天是个弱鸡没想到总是自己被打趴下,一来二去成了不像朋友的朋友,后来居然还发展成了自己暗恋他,难道自己是个抖M吗?


“你下手怎么还是这么狠啊……”红毛小声回答。


“那我给你揉揉?刚刚你是摔到屁股了吧。”贺天说着就把扶在腰上的手往下移了移。


红毛满是瘀伤的脸上难得还能看出脸红:“我草你流氓吗!!”


“嗯,手感挺好的。”贺天心安理得地摸了一把挺翘的屁股,又把手挪回腰上,嗯,腰这里的肌肉也很好摸。


红毛暂时也动弹不能,抬起右脚,尽量凶狠地踩在贺天脚上,没想到贺天正好低头看路,避过了一击,红毛正好踩在一颗小石头上,把脚崴了。


“怎么自己给自己找伤。”贺天笑眯眯地看着红毛疼得发出“嘶嘶”声。


到了车边上,贺天把车启动,打开空调让车子里凉快点。扶着红毛在路边的长椅上坐下,借着还有点亮的天撩起红毛的裤腿看了一下脚,肿得有点厉害。


“看什么!都TM是你害的!”贺天看看红毛纠结的脸部肌肉,愣是读出了一点无理取闹的意味。“嗯……我会负责的。”


红毛一愣,脑内剧场开启:自己抱着被子在床脚啜泣,贺天一脸霸气地抽着烟说我会负责的。瞬间被自己恶心到的红毛一脸看神经病地看了看检查车内温度的贺天。


“这都谁打的啊,哎哟,这肚子都青了。这脚得好好养养。”给红毛上药的是个年纪比较大的护士大姐,一边上药一边念叨。


红毛看着对面和年轻的护士小姐聊得贼开心的贺天满腔愤慨。妈的,老子都快死了,罪魁祸首还在一边笑。怨气归怨气,打了一架,对着贺天好像也就不那么别扭了……所以说之前自己到底在作什么啊!!暗恋就暗恋,明面上还是朋友不就好了!!红毛在心里给了自己一巴掌,反正贺天也不会来喜欢自己。然而人总是矛盾的,一边告诉自己不可能,一边又冒着“说不定、也不一定”的私心。


在红毛低头进行疯狂的心里活动的时候,护士大姐宣布搞定了。贺天上完药在一边等着,亲眼见证了红毛的脚从一只变成一坨的全过程。红毛反应过来看着自己的脚欲哭无泪,这TM自己怎么洗澡??


“脚伤到筋骨了,这样好得快些,三天后自己拆掉上药就不用包了,可以了。”护士大姐利落地收拾了东西,服务别的患者去了。


“你是回自己家还是去我家?”贺天不着急发动车子,问是这么问了,他也没准备把人送回家。


“去你家干嘛,我回家。”红毛稍微出了个神,给出了意料之中的答案。


“你一个人脚还受伤了洗澡什么的也不方便,我都说了我会负责的,去我家吧。”说着就发动了汽车,往家里开。


红毛现在这个样子也不想跟他犟,去就去吧,反正也不是没去过,但是之前那个问题不就成摆设了吗?


贺天家还是那么简单以及空旷,红毛一拐一拐地到沙发上坐下,心安理得地等着贺天给他倒水。


================

暂时先写到这里

今天思路还挺顺的,但总觉得自己讲不清楚事情【瘫】

红毛的事情快要出来了,呀呼!

还有那个案子……我实在不会写破案,虽然看过好多刑侦片【推荐一下《特殊案件专案组ten》和《失踪的黑色M》】

大概的案件是这样的(如果有人想知道的话……):

凶手:贾渠     

他和妻子在外面都比较乱,妻子和那个死掉的牛郎有一腿,牛郎有艾滋,然后妻子就有艾滋了,回家和贾渠【不可描述】之后贾渠也有艾滋了。身体检查发现之后贾渠觉得是之前跟自己【不可描述】的那个娱乐场所的公主害的,就把人杀了。后来在家里发现妻子的病历才明白杀错人了,质问妻子知道了那个牛郎之后,把人给杀了。然后对于艾滋病的仇恨把在路上听说得了艾滋的站街女给杀了。差不多已经上瘾了,心理从“他们害我得了艾滋”到“反正得艾滋早晚得死,我这么做是帮他们解脱”。然后为了寻求更刺激的体验,偷摸进拘留所把那个得艾滋的卖黄片的给杀了(关于怎么进去的……我真没想过_(:з」∠)_之前说那个大叔隐瞒的就是他是艾滋患者这件事)。最后把妻子给杀了。

就是这样一个充满bug的案件……细节太繁琐了还没来得及想(也不准备想了【瘫】脑力不足)


评论(9)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