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白白白

写文ooc瞩目瞩目瞩目😥
我这个辣鸡为什么还在写文_(:з」∠)_
青黄还能再萌100年!!

请不要在警察局谈恋爱(贺红,HE)2

红毛睡得不算太好,梦里初中记忆的碎片朦朦胧胧,导致红毛第二天有点头昏脑涨。到办公室的时候难得不是最后一个,红毛给自己冲了杯咖啡,配着路上买的早点吃。


跟往常没什么不同的上午,红毛整理着前几天未写完的报告,分明是一样的工作,今天却格外提不起精神。是期待发生点什么不同的事吗?毕竟贺天回来了啊……艹!那个混蛋回来跟我有什么关系!报告!写报告!


红毛刚调整了下心态,没写几个字就被进门的队长分散了注意力。


“大家先停一下,我刚参加完特案组的案件分析会。这次呢,特案组希望我们扫黄组多多配合。我给大家介绍一下最近的几起案件。”黄队长坐下翻着笔记,“第一起发生在一周前,地点是‘天堂’的B338房间,死者是那里的一个公主。第二起发生在三天前,地点是青山路和三明路的交叉路口,死者是一个牛郎。第三起发生在昨天晚上,地点是三齐路边的工地,死者身份是站街女。所以最近行动的时候多多注意一下进出娱乐场所的人,有看起来可疑的人马上上报。”


“去那里的人看起来可疑的多了,这多可疑算可疑啊……”


“我们也就帮忙看看,真枪实弹还是人家上,稍微留意一下就行。好了,大家干活吧,该上街的上街,该写报告的写报告。”


红毛有点写不下去。当警察之前觉得治安挺好的,进了特案组三天两头能碰上几具尸体,运气好的几天破案,要是碰上重大杀人案就别想合眼。


下班的时候红毛给柳玥嵋打了个电话,果然今天不能准时下班了,大概在忙着整理案件材料。连死了三个,还分明是对准人群下手,也算是个大案子了,上面估计催得也紧。


“对了,红毛,你对那个卖黄色刊物的大叔了解多少,听说他进来挺多次了。第二个死者尸体边发现的碟片和刊物是在他那里买的。”


“那个大叔啊……”红毛想起来昨天贺天大概是在询问类似的东西,“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屡教不改。听说他手上的片子书刊都比较新,咳,种类花样比较多,生意不错。反正人还在拘留所,你们拉出来问问。”


“什么都问不出来,但是他肯定瞒了什么东西。不说了,我得去鉴证科看看DNA对比结果。顺便帮我买份炒面过来,饿死我了……”柳玥嵋挂了电话。


刚到小吃街,红毛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是很久没联系的特案组组长刘范。“咳,红毛啊,听小柳说你去买炒面了,能不能给大家伙都带点吃的……”红毛听着背景起哄的声音,没有贺天。


结果就是红毛拎着一堆外卖,在老板热情的笑容中往局里赶。为什么自己离开了这个组还要负责他们的伙食??


“先吃点东西再忙。”刘范招呼着大家。


“刘队……我刚从法医室出来你告诉我开饭……太过分了!”李思宇拿着报告靠在座位上,脸色有点泛白。


红毛看着大家吵吵闹闹地忙,有点怀念。不经意地四下看了看,没发现贺天的身影,却被柳玥嵋抓个正着:“找贺天呢?他去昨晚那个受害人的发现地了还没回来。”


“哦……他一个人啊。”


“嗯,走得挺匆忙的,午饭也没吃。诶红毛你要不给他带个饭去吧,看他样子也不像会自己找地方吃饭的人,工作起来挺疯狂的啊……”


正说着,贺天推开了门,看到红毛愣了一下才笑起来:“怎么,来看我吗?”


红毛顿时不知道怎么接话,粗暴地把桌边的晚饭塞到贺天怀里,觉得自己很潇洒地走了出去。


淡定淡定,不就是讲个话吗,心跳那么快干什么!就跟平时一样走到车站,然后回家。怎么过了一晚看到人反而更平静不下来了!!


红毛蒙头往前走,突然被后面的人握住了手腕。红毛回头一看,贺天微笑着,一手抱着还温热的晚饭。“干嘛笑得跟个傻逼似的。”


“送你回家。”


“又不是女孩子,我自己坐公交就可以了,不麻烦你了大忙人。”红毛觉得再这样僵持下去没什么好处。初中的时候朦朦胧胧的把爱情当成兄弟情,整天打打闹闹倒也没什么感觉,现在……真是非常不妙啊……


“本来还以为你会直接一拳打过来骂我把你当女人。”贺天握着红毛手腕的手收紧了一下又松开,“红毛你为什么这么不愿意看到我,起码作为初中要好的兄弟也不请我吃个饭什么的?嗯?”贺天觉得自己松松圈着的手腕冰凉,在夏天燥热的空气中身心都舒畅起来。


“你抱着的不是我请的吗?行了,你们还有案子要忙,我先回去了。磨磨唧唧跟个娘儿们似的,不打你你还找打啊……”红毛拨开贺天的手,转了转手腕,背过身挥了挥手走远。


“所以你为什么要申请调职呢?红毛。”贺天靠着自己强大的交际手段,从队长或队友那里把红毛这几年在警局的事情了解了个七七八八,而红毛调职的原因,无论是队长还是柳玥嵋都答应了红毛帮他保守秘密。


红毛一路反省回家,贺天也不知道自己曾经暗恋过他吧,虽然现在好像还恋着的样子,但是自己就不能表现得像多年没见的兄弟一样吗?红毛就觉得现在一看到贺天自己浑身上下都别扭。生日的时候大胆送出了戒指现在想想还真是冲动啊……期待又害怕地过着之后的几天,结果却等来了贺天转学的消息。也不知道那几天在期待什么,自己没有告白,难道还期待贺天看到戒指一瞬间就明白了自己什么意思吗……真是……太蠢了!!


红毛想想自己初中干的事情,带着一颗羞耻中二的心慢慢迷失在困意里。


红毛承受着贺天粗暴的动作,炽热的吻落在身体上,留下红色的印记。没有声音,只有无尽的喘息,自己的和贺天的……在贺天提枪上阵就要进入的一刹那,红毛醒了,继而恨铁不成钢地拧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做什么梦不好……偏偏还是自己被压……”


闹钟指向5点,还远不到起床时间,红毛认命地看着自己朝气蓬勃的小兄弟摸进了浴室。


虽然到岗时间比昨天还早,但是今天却意外的热闹,同事们一个个脸色凝重。红毛看见李思宇从拘留室走出来,忙截住人询问。


“那个卖黄碟的大叔昨晚死了。提审之后给他弄了个单人间,没想到反而……诶你给我个包子,早饭还没吃呢。”说着就从红毛手上抢了个包子边走边吃,“我先走啦,给我忙的……”


虽然是个猥琐的中年大叔,但是人也挺不错的,牵扯进案子里是红毛怎么也没想到的。进了警局才发现,人生有那么多意外,也不知哪一天就降临到自己身上。


红毛反复告诫自己现在已经不是特案组的成员了,却还是拉不住往拘留处走的脚步。


现场尸体未动,法医和鉴证科的人员还在现场取证。队长不在,不知道是不是被局长叫走谈话了。


红毛一眼就注意到了贺天,他正看着墙上遗留的字迹。侧影挺拔,皱着眉头表情不太好。红毛在门外站了一会儿就走了,有些留恋却不敢留恋,对人也好对案件也好。杀人现场总是能激起一些不好的回忆,无论是喷溅的血液还者是抵在太阳穴上的枪。


===============

我明明不喜欢慢热型的啊_(:з」∠)_

为什么感觉什么进展都没有【滚】

我在干什么啊啊啊啊【瘫】

默默舔干净这一丢丢肉汤……

评论(8)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