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白白白

写文ooc瞩目瞩目瞩目😥
我这个辣鸡为什么还在写文_(:з」∠)_
青黄还能再萌100年!!

【贺红】不做饭?那我吸干你好了(6)

脑洞瘫痪了……草草完结在这里……剧情傻逼OOC😂这行文尴尬的我哭出来了😂智商不够用。。。。
≡≡≡≡≡≡≡≡≡≡≡≡≡≡≡
“轰”的一声雷响,炸的红毛冷汗直流,咬紧了嘴唇,过了等闪电的余光都散去之后才轻轻松了口气。贺天正对着窗,看着外面瓢泼大雨笑了笑,委委屈屈地说:“现在雨那么大,怎么样都会淋湿吧……”

没等贺天说完,又一阵响雷经久不衰,眼看着红毛眼泪都快下来了,贺天走过去拥住他,在耳边轻声引诱:“我留下来陪你好不好,嗯?”

“好……”红毛颤抖着声线吐出一个字,然后拉开跟贺天的距离,“个屁啊!”

“哦~那我就把你怕打雷的事情告诉全校同学。”

“你无不无聊!”红毛说着就躲进了浴室,一边懊恼自己改不掉的坏毛病被贺天抓住了,一边慢吞吞地洗着澡。

被水蒸气熏得晕乎乎的有点不知道东南西北,红毛踉蹡地走到床边,把自己摔到床上。简直倒霉透了!自从碰到贺天,自己的运气一天比一天差!

“说走就走也不打个招呼……”红毛喃喃,又摇摇头,“你TM 跟怨妇似的念什么啊!被贺天的神经病病毒感染了吗!”

“咔哒”大门开的声音。红毛警觉了一下,四处搜寻着可以打人的器具。然而出现在房门口的却是湿嗒嗒地拎着“XX医药房”包装的贺天。把药放到床头,贺天去厨房倒了杯热水过来。

“喂……贺天……你到底想干嘛……”红毛其实很疑惑,他不知道贺天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关系说不上好坏,却随随便便就把自己给亲了,还不知道轻重地往外抽自己的血,现在又马后炮似的买个药回来。

贺天停下手上的动作。“红毛,你只要记得我不想害你就够了。还有,我跟齐谨认识的时间远比你久多了,你不要傻逼兮兮地自己掺和到他的事里面。”

“你们吸血鬼的事情我一无所知,但是总有理由知道为什么吧。”

“那个疯子想抽干你的血去救自己喜欢的人。”

“抽……抽干?”红毛觉得有点恐怖,第一次认识到了吸血鬼和人类究竟有多大的不同。“你是说齐谨是个吸血鬼?”

“从你小时候就开始计划着抽干你了,你还敢跟他一块儿玩儿?”

红毛觉得世界观都崩塌了,曾经以为是最好的朋友在一开始就不是带着善意接近他的,这个世界对他还剩下多少怜悯啊。

“哈,他对我还挺好的啊,在我被人骂的时候还过来帮我打架……”

“所以你不信我?”贺天皱了皱眉头,低头对上红毛略带哀伤的双眼。

红毛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不是不相信贺天说的,只是懒得再去猜测贺天打算干什么。

“齐谨打算杀了我,那你呢贺天,兜兜转转的到底想干嘛?也想要抽干我的血?还是觉得自己活得太久很无聊耍人很好玩?”

“我……”贺天也不清楚自己想干嘛,保护红毛?人类本来就很脆弱,一不小心就丧命了,死在自己手上的人也不计其数,想要阻止齐谨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现在就把红毛杀了放血,离开灵魂滋养的血液跟没有生命的红色颜料并没有多大区别,也不能用来复活生命。喜欢他吗?……不,不能喜欢他,不能再跟人类扯上感情上的关系了。

红毛等着等着就睡过去了,带着还异常的体温,脸颊绯红。

“大概会爱上你吧……”贺天从柜子里拿了床厚点的被子盖到红毛身上。

午夜的钟声在远方响起,贺天听到了古老的咒语夹杂在钟声和雨声中。闪电开始不断地砸下来,雷声滚滚惊醒了沉睡中的红毛。

身体开始不自觉的抽搐,红毛觉得有点缺氧。“呼——”红毛觉得自己不是感冒了,是中邪了,好像有一根线扎在动脉里,随着心跳,自己的血液缓缓地往外流着。

贺天的双眼染上红色,和阿酥交换了一下眼神,迅速往钟楼赶去。阿酥留在房间,往红毛身上抛了个咒语,暂时让他沉睡,尽量减少血液的流失,然后飞出去找见一。

“你来了?阿璃马上就能复活了,就在今晚。”齐谨横抱着一个人,面色平静,身边围绕着血红色的咒语。贺天仔细一看才发现齐谨怀里的人是柳絮。

“在这个女孩子身体里,封印了阿璃的魂魄,只要把血换回来,阿璃就能复活了……”

“妄想!”贺天从心脏拔出血刀,朝齐谨攻击过去,直指他的双臂。

“当初我就不该把柳璃让给你!!你怎么忍心!!她死得多痛苦啊,血都流干了!!流干了!!”齐谨只是一味地躲避。

贺天不说一句话,只是持续攻击,齐谨也不管身上冒出的细密伤口,依旧紧紧抱着怀里的人,当感受到女孩子微微的战栗时,齐谨心下一喜,“哈哈哈哈,贺天你看,阿璃要被唤醒了。”

“齐景!!!你TM醒醒!!”贺天一刀刺在齐谨肩上。此时柳絮睁开了眼睛,一双不同于柳絮的眼睛,带着丝丝红色。

“见一到位了,红毛暂时安全。”阿酥停到贺天肩头。

“阿璃!阿璃!……”齐谨不住地叫着柳璃的名字,然而怀中的少女只是憎恶地看向了贺天。

“齐谨,你帮我杀了贺天好不好。我好痛啊,心脏被捅穿了,好痛啊……”

“好。”齐谨放下了柳絮的身体,拔出血剑和贺天战到一起。

“喂女人,你究竟有什么目的,为什么杀了小主人。”阿酥飞到柳璃面前。

“目的?”柳璃露出讽刺的笑容,“他吸干了我父母的血你问我有什么目的?”

“不可能,小主人根本不可能外出觅食,他只能呆在城堡里疗养。”

“你以为我会信吗?恶心的獠牙!你们这群怪物!!谁都死不足惜!!把贺羽千刀万剐也宽慰不了我的父母!”

“糟糕……柳璃要妖魔化了……”阿酥后悔自己问出这些蠢问题了。一边贺天和齐谨还打得难舍难分,这可怎么办,闯祸了……

“卧槽!!怎么回事!你谁啊!”柳絮的灵魂顽强地从咒术压制中爬出来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了。

柳璃的妖魔化被戏剧性地中止了,阿酥松了口气。(我也松了口气啊!这段剧情我尴尬得快死了😂)

贺天和齐谨受了不轻的伤,两个人暂时停战。气氛好像有点尴尬,说好的大战呢!!怎么就这么会儿就打不动了啊!体力这么差怎么娶媳妇儿!!

“贺天?你们两个这是在抢我吗?”柳絮开始开两个男人为女人大打出手的脑洞。“我身体里面谁的魂魄啊,快给我弄出去,我动不了了!!”

齐谨傻眼了,这姑娘有点儿厉害啊,直接就冲破禁锢还压制了另一个灵魂。

“阿璃……”

“终于清醒过来了?你还是这么容易被踹掉啊齐景……”贺天使劲儿压着齐景的头。

“贺大哥?阿璃呢?”

“200年前就死了……”

“200年?我睡了这么久?不对啊……按人类的寿命算不应该是200年啊……”

“她杀了我弟弟,我杀了她……”

“小羽?她为什么杀小羽?”

贺天不说话了,柳家人明争暗斗把什么屎盆子都往吸血鬼身上扣,那些弯弯绕绕说出来也没什么意思,照齐景的智商还是算了,齐谨还差不多一点……

“我走了,你俩该回哪里回哪里吧。”贺天觉得伤口愈合了一些就往红毛家赶,留下柳絮和齐景面面相觑。

贺天一回到红毛家就发现见一和红毛抱在一起睡的香甜,忍不住额角抽了抽,把两个人分开。见一一看到贺天就发火:“你搞什么啊,突然让阿酥把我叫过来,人家和展希希的夜晚都毁了!!”

“好了,你可以走了。”

“用完就扔你也太无情了吧,好歹还废了我不少力气才把咒术转移了。”

“吵P啊!”红毛把枕头抽出来丢向了见一,见一对着催促他走的贺天比了个中指,“在我成功以前我是不会让你成功的。”

红毛的感冒因为身体虚弱而加重了。贺天勤勤恳恳地在一边端茶倒水,不断地接受着红毛怀疑的眼神。

“等等贺天你到底要干嘛。”

“追你啊。”

“你有病吧!!”红毛觉得贺天只是喜欢调侃他而已,作为新世纪直男完全没有想过自己哪一天会弯。

“那也只有你能治。”贺天笑眯眯地把药递过去。红毛被撩得满脸通红,只能用恶霸一样的表情掩饰自己内心的心虚。

休完病假去上学的时候,红毛发现大家都看着他窃窃私语,仔细一听:你知道吗,红毛啊他怕打雷诶。是吗是吗,为什么我觉得好反差萌啊。对啊……他在看我们,快走。

就这样两个女生风一样地卷过红毛身边。红毛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地念着“贺天”两个字。刚说着,贺天被一圈女生围着向他走了过来。

红毛气势汹汹地站到贺天跟前,一圈女生红着脸讨论着什么,笑嘻嘻地一步三回头地走开了。

“你为什么把我……的事说出去!!”

“没有啊。”贺天一脸无辜,看着路过的见一朝他挤眉弄眼,突然明白了什么,见一这小子居然给他下绊子。

“你TM……”红毛说着就要动手,被贺天一个拥抱固定在怀里,“敢打我我就在这里咬你,吸干你。”

红毛听着周围一片吸气的声音,脖子都红了,使劲儿挣脱了贺天。“看什么看!!”大步朝教室走去。

放学的时候红毛一出校门就被贺天逮住了。

“去打工?”

“废话,放开我!”

“辞了吧,每天晚上给我做饭,我给你工资怎么样?”

“滚!谁要给你做饭。”

“不做饭?那我吸干你好了。”

红毛捂着脖子退出三步远,“快带路!”

≡≡≡≡≡≡≡≡≡≡≡≡≡
完结了qwq边写着边吐槽啊😂感觉要受不了这搞七捻三的剧情了,简直哭唧唧。
人生总是充满了意外啊,脑洞大开地写了文还完结了(虽然是烂尾的)人生第一次啊qwq
之后有脑洞的话会有小片段出没,作为一个写手的人生大概就走到这里了(根本没开始吧啊喂。。),此致敬礼qwq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