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白白白

写文ooc瞩目瞩目瞩目😥
我这个辣鸡为什么还在写文_(:з」∠)_
青黄还能再萌100年!!

【贺红】不做饭?那我吸干你好了(5)

忘了OOC预警赶紧来补上
≡≡≡≡≡≡≡≡≡≡≡≡≡≡≡≡≡
红毛一开始被贺天揪着后领,贺天走得又快,天还下着雨,红毛踉踉跄跄地倒退到了十几米,稍微平衡了一下身体,急吼吼喊停的同时还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红毛感到后领送了力道,狼狈地拉了拉外套,一回头发现贺天肩头耸得厉害。“笑P啊!”红毛愤怒地夺过贺天手里的伞,架到自己的肩上。
“你慢慢笑,我先走了。”红毛自己身上湿嗒嗒的,看着贺天正在被大雨洗礼,总有一种扳回一城的感觉。
“你跟着我干什么!……阿嚏!”红毛一边走着一边嫌弃地瞄着跟在旁边使劲往伞下凑的贺天。
“你就这么抢了我的伞不说一声谢谢也就算了,还不准我蹭着挡挡雨?”红毛见贺天就穿了件T恤,现在已经湿透了黏黏糊糊的贴在身上,勾勒出美好的身体线条,有点不忍心,把伞往贺天头上偏了偏。贺天顺其自然地搂着红毛的另一边肩膀,跟着往红毛家的方向走去。
“喂!你今天是不是不太正常!”红毛抓着雨伞的手紧了紧,气氛太尴尬了啊,贺天这家伙平时跟女生不是聊得挺开心的嘛!
贺天刚打算回答,红毛的手机响了起来。“阿谨?……好,谢了~我明天去……”话还没讲完被贺天一把抢过了手机挂断了,顺便往自己手机上拨了个电话,把自己的号码存到红毛手机里。
红毛抢过手机,把伞摔到一边,从里侧闪身出来,横着小臂把贺天抵到墙上。“贺天你TM干什么!!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一直干涉我的事情!!”
“凭什么?就凭那个姓齐的打算弄死你!!”贺天挥开愤力压着自己脖子的手。
“弄死我?你是在搞笑吗?老子TM从小到大就这么一个朋友你说他要弄死我?贺天你TM做什么梦呢!!”
贺天盯着红毛不含一点信任的双眼,就这么捧着他的脑袋吻了上去,撬开红毛不设防备的牙齿长驱直入,用力的舔吻吸吮。红毛惊呆了,瞪大了双眼,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推着贺天的肩想要抽身而出,贺天放松了手上的力道,红毛没稳住,被自己的反作用力推倒在地上。
一瞬间只剩下雨水哗哗的声音,红毛抬手用力擦了擦嘴唇,贺天弯腰抓起红毛的手就跑。停下来的时候红毛发现正好到自己家门前。
“开门。”
红毛觉得自己可能做了一天的梦,晕晕乎乎地开了门,反应过来的时候门已经“砰”地关上了。接着,红毛感受到脖子刺痛了一下,贺天的头发蹭到脸上,酥酥痒痒的。
“主人!别吸啦!再吸就死人啦啦啦!!!”贺天神智回笼的时候红毛已经苍白着一张脸晕过去了。
“哈……果然是她的血……”
“主人你还想着那个柳璃啊?她杀了小主人!!反正我是不会原谅她的!一副干干净净的样子,没想到下手这么狠!我……”
“闭嘴!”贺天把红毛安置在床上,喝止了阿酥喋喋不休的牢骚。
“哼,如果主人你打算让那个女人复活的话!我……我就再也不帮你洗衣服啦!”说着就气鼓鼓地往窗外飞,结果没留神一下子撞到了玻璃上,啪叽跌到地板上。
贺天好笑地看着小蝙蝠委屈得化了形,坐在地上掉眼泪。
“喂,你一只200多岁的蝙蝠,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哭哭啼啼的。”
“我不管!呜……小主人……”贺天看他实在委屈,把人抱在怀里,“好啦,我会阻止齐谨的,你别哭了。”
“吵死了!谁TM哭哭哭!!”红毛醒过来坐起身,惊讶地看着贺天搂着一个上身光溜溜的小正太,小正太还眼泪汪汪地啜泣着,结合了一下刚刚在街上发生的事情,红毛下床把阿酥抱过去塞进被子,“贺天你TM是禽兽吗!!这么小的孩子也下得去手?”
空气都凝住了,阿酥在被子里面笑翻了天,贺天挂着满头的黑线看着红毛怒气冲冲的脸。
红毛似乎才记起自己昏迷之前的事,抬手摸了摸脖子,冲进浴室,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毫无血色的脸和脖子上两个结了痂的圆形伤口。回过神,贺天站在浴室门口朝他笑,露出上排两颗尖锐的牙齿。
红毛觉得自己应该要醒过来,这个梦真是太TM玄幻了。
“阿嚏!”打了个喷嚏,红毛觉得世界都真实了。
“你……你是……是……卧槽!”红毛觉得“你是吸血鬼”这种话完全问不出口啊,听起来自己就像个神经病。
“是啊。”贺天承认得很坦然,本来没打算让他知道的,一开始发现红毛的血带着玫瑰的味道并没有多想,因为这样的人实在太多了。红毛受伤被贺天扶到医务室又恰好碰到柳絮的那天贺天有些疑惑,柳家人已经很久没有和吸血鬼有所联系了,现在却有一个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还可笑地警告自己,实在很可疑。200年前的柳璃也是突然出现,最后带走了自己弟弟的性命,也被随后赶来的自己一刀毙命。
柳絮和柳璃顶多算是先人和后代的关系,而红毛很有可能拥有柳璃的血液。贺天不知道红毛和柳家是不是一伙儿的,就经常出现在红毛身边,又让阿酥去盯着人,毕竟曾经的柳家可是有消灭吸血鬼的豪情壮志。直到齐谨出现,贺天大概明白了,一个让柳璃复活的计划。虽然疑点还有很多,但他是不会让柳璃复活的,即使曾经他很爱很爱她。时间消磨了情感,好像只有被背叛的恨意根深蒂固,一朝被齐谨刺激,反而都拔了出来。齐谨,也是计划了很久啊……可惜又要和他对着干了。
红毛还一脸“卧槽,这个世界变化太快”的表情,贺天突然问:“明天是你18岁生日?”
“啊……好像是吧。”红毛回忆了许久,还是不敢确定。
“那我们明天去开房吧。”贺天笑得一脸正直。
“卧槽!你有毛病吧!我是男的!”红毛说着说着又想起街上那个混着雨水湿漉漉的吻,“吸血鬼都TM这么不要脸吗!”
“你就当我救了你那么多次,以身相许呗。”
“我是抱着你的腿不让你走吗?坏了我那么多次生意好意思跟我要回报?”红毛想起自己盒子里的钱自从贺天出现之后就增长缓慢的趋势,对眼前这个笑眯眯耍流氓的混蛋更是气得牙痒痒。
“阿嚏!”
“喂,你感冒了。”贺天刚想伸手摸摸红毛的额头,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体温,摸了也白摸,却发现红毛一脸警惕色狼的样子,不禁笑出声。
“让开!”红毛瞪了一眼,推开堵在洗手间门口的贺天,到客厅去找药。
“不去医院吗?”
“没钱。再说了,感冒吃吃药就好了。”红毛粗鲁地翻箱倒柜,好不容易才从抽屉的旮旯里找到了药,一看发现过期了,无奈地把药扔到垃圾桶里,咒骂一句:妈的。
红毛也懒得冒着雨出去买药,打算睡一觉捂捂汗大概就好了,结果一走进房间,发现床上还有一个人。
阿酥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看红毛又看看贺天,肚子发出了咕噜噜的声音。贺天一点头,阿酥就砰地变回了小蝙蝠,扒着贺天的脖子进食。红毛都看傻了,合着这个屋子里只有他一个是人类?
阿酥顶着圆滚滚的肚子有些飞不起来,差点掉到地上,被红毛接过去放到了床头。贺天看着红毛小心翼翼的样子,说不出心里有什么感觉,那个让他悸动不已的女孩子背叛了他,他也怕了这样悸动的心跳了。
“你还杵在这里干嘛!现在我没力气揍你,赶紧滚!”红毛声音沙沙的,听起来有气无力。贺天突然后悔自己吸得这么狠了。

≡≡≡≡≡≡≡≡≡≡≡≡≡≡≡≡
小问题:吸血鬼没有体温,那爱爱的时候不是跟塞了根冰棍在菊花里面一样?
贺天(笑):那你该问红毛什么感觉啊。
红毛(脸红):什么什么感觉!没感觉!
贺天(笑):没、感、觉?那我们现在试试,看看你有没有感觉。
红毛被抗走啦,今天的提问到此结束~

≡≡≡≡≡≡≡≡≡≡≡≡≡≡≡≡
接下来是话唠时间【←谁要看啊!!
昨天下午不知道为什么没发上来。。早上一看发现没有。。还好宝宝机智地在word里有备份√现在上课偷偷发上来💦
昨天写了一下午,自己看看还是逻辑牵强qwq卡文什么的好讨厌ヽ(≧Д≦)ノ没有大纲果然不太行啊💦
写完一看,诶?怎么突然就打起来了?诶?怎么突然又平静了?诶?为什么突然就亲上了啊!!哈?贺天怎么突然又开车了!!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_→
作者只有脑洞没有智商qwq前因后果有点乱七八糟东拼西凑【平躺】
谢谢大家的留言和爱心么么哒(/ω\)

评论(8)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