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白白白

写文ooc瞩目瞩目瞩目😥
我这个辣鸡为什么还在写文_(:з」∠)_
青黄还能再萌100年!!

【贺红】迟到的愚人节番外

昨天上了一天课,身心俱疲【其实你根本没怎么听课吧!喂】没来的及写……【平躺】番外背景:炸贱已经修成正果,贺红快要修成正果。那个两句话肉汤请不要大意地无视吧qwq【是炸贱的→_→】之前有个小伙伴提到的大腿根的血的梗用了一下【不,你只是提了一下→_→】然后bug多多qwq
刚刚振奋了一下,发现从写文开始就忘了OOC高能警示,在这里标个高亮!OOC时不时出没请注意!OOC时不时出没请注意!OOC时不时出没请注意!
作者是个话唠😂以下才是番外本体~

≡≡≡≡≡≡≡≡≡≡≡≡≡≡≡≡≡≡≡

红毛接到见一电话的时候差点就跪到地上了,那个那么不可一世的该死的混蛋吸血鬼要死了?红毛怎么都不敢相信,他甚至尝试着询问细节,张开嘴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那个曾经说自己活的太久会寂寞死的人……

“在……哪……哪里?”

“现在我和展希希在他家,贺天被一只狂化的狼人伤到了心脏……”见一的声音沙哑,似乎是镇定过许久了才打来的电话。

“见一……如果你敢开玩笑,我保证我过来之后把展正希打个半死。”红毛还抱着一丝希望,换了衣服到门口打的向贺天家赶去。

“展希希……红毛说要打死你→_→。”

“我觉得你比较危险。”展正希一边打着游戏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着,“不准备弄点眼药水什么的吗?你现在看起来完全只有兴奋吧。”

“别小看我的演技好吗!到时候把责任推给贺天就好啦~红毛绝对打不过他~”

展正希瞄一眼地上红色的假血,再瞄一眼旁边棺材里“虚弱”的贺天,他们吸血鬼真会玩。

钥匙开门的声音传来,展正希啪地关掉游戏,把游戏机往沙发缝儿里一塞,捂着脸作出一副沉重的样子。见一迅速移到棺材边颓然坐下,把头靠到沿上,闭着眼睛不说话。

红毛开了门,一下看到地上四处血迹,大脑立刻停止了思考,刚刚在出租上给自己做的心里建设不到半秒就迅速坍塌。走到棺材边上,捉着见一的领子把人甩到一边。见一在一旁疼得龇牙咧嘴,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默默流下了泪水。

接着红毛一拳砸向贺天的脸,“混蛋!你他妈给我起来!别装了听到没有!老子让你起来!!”展正希从指缝里偷看一眼,心里祈祷贺天不要突然从沉睡中醒来就好。而且红毛的智商真是……比见一还低啊……贺天身上明明干干净净,地上那滩血也太假了不是吗!!

“对……对了……不是说契约者的血可以下契者你吗!你的契约者呢!!我把他抓过来放血给你!!是谁!是不是见一!”红毛睁着猩红的双眼看向见一,见一头上唰唰唰地往下流汗。

“那个……”还没等见一说完一句话,红毛沉默地进了厨房,拿出一把刀,径直往见一走去。展正希一看,这下玩儿大了,赶紧起身拦着红毛,顺便给见一使颜色,让他赶紧结束恶作剧。

“红毛你别冲动……吸血鬼的契约者只能是人类啊……”展正希翻了个白眼儿,见一这个白痴,让他解释的不是这个啊!

“所、以、是、谁?”红毛捏紧了刀柄,瞪着见一。

“是……是你。”见一心里急的呀!这傻逼居然不知道自己被贺天结契了!妈的,鬼生差点就走到尽头了。恋爱中的人类好可怕,展希希~~然而展正希侧头避过了见一发出的爱的光波。

红毛怔了一下,拿起刀就往手腕上划。展正希冲上去阻拦,锋利的刀一下子划破了两个人的手。

见一心里暗叫糟糕,展正希的手腕上部契约印已经出现了。贺天这个老流氓一定把契约印弄在红毛背上了,所以红毛才从来没见过。

红毛惊讶地看着展正希,又看向见一,眼神里分明是:贺天和展正希?

见一往棺材一撇,见贺天有被红毛的血叫醒的预兆,赶紧冲到展正希身边拉着他跑路。“红毛,那是我下的契约印,不是贺天,我们先走了!”

就在门关上的一瞬间,贺天睁着发红的双眼,一步一步朝红毛走过来。

“贺……贺天……”红毛一下子明白过来,自己被耍了!贺天这个状态不对啊,獠牙都出来了,红毛也管不上自己被骗了,一心只想着怎么逃出去。见一也没有一见血就发狂啊,贺天这TM一副传染病的样子搞什么啊。

见一上车之后兴奋地看着电脑屏幕:“我一定要好好敲诈贺天,看我帮了他多大一个忙。”

展正希在一边无语,见一到底什么时候在贺天家安上摄像头的!!忽然脑子一转,把电脑合上丢到后座,把副驾驶的座位放下,压了上去,“上次你说知道我房间藏游戏碟的地方的事我好像知道原因了。”

贺天的理智时有时无,红毛试图用拳头阻止对方,没想到反而被禁锢在贺天怀里。贺天把獠牙凑到红毛白皙的脖颈边,轻声说完“有点痛”就把牙埋进了红毛的血管里。贺天理智回笼,清醒过来之后留恋了一会儿红毛的血液,舔了舔留下的伤口,刚准备撤离却被红毛抱住了背。

“那个……你还喝点吗……我不知道你把契下在我身上了,我没见过那个印……”红毛语气软软的,有点恼火又有点愧疚,好几次贺天笑着问他能不能,他都拒绝了。因为曾经见一跟他说过:“吸血鬼啊,滥情又专情,结了契之后太久不摄取对方血的话下契者很容易沉睡的,力量也会被削弱。而且啊,结了契再喝别人的血就跟人类出轨一样。很奇怪吧,吸血鬼居然会和人类恋爱。不知道是哪个祖先发明的~”红毛在贺天的肩胛骨上见过那个印记,一个华丽的黑色图案,在贺天背上,看起来特别性感。这么一回想,展正希手上的和贺天背上的完全不是一个形状。

贺天把额头抵在红毛肩上,贪婪地听着血液流动的声音,嗅着散发出来阵阵玫瑰的香味,觉得自己像被下了催情药一样,想就这样把怀里的人扒光了丢到床上,狠狠地把獠牙扎进他大腿根部……贺天听到红毛越来越快的心跳,心想:还是慢慢来吧……太粗暴了容易适得其反……

“喂!!你喝完了能不能放开我!!”等了一会儿,贺天没有要吸血的意思,自己把刚刚抱上去的手放下来之后贺天还是没有松开的迹象,一边回想着见一的话,脸越来越红。以前是觉得贺天跟别人结契了再给他自己的血自己就变成第三者了,如果贺天把契下在自己身上,卧槽那不是说我和贺天在吸血鬼看来是一对儿啦?一对儿?

贺天没吱声儿,把牙扎进红毛的肩膀,悠闲地把血慢悠悠地抽走,把自己的心情通过血液传递了出去。虽然想好了现在先忍着,但是让红毛了解一下自己的想法循序渐进也挺好的不是吗?契约真是个好东西啊~【契约用途之一:精神猥亵(此为贺总专用)】

“卧槽!!贺天你这个混蛋变态!虚伪的老流氓!!”红毛用力推开对方,也不管肩上的小伤口溢出来的血,一拳往贺天的腹部打去。只是贺天刚醒的时候吸血有些多,红毛暂时还有些虚弱,一拳出去的力道也有点软绵绵的。贺天笑着承受下来,就这样看着红毛发白的嘴唇在嫣红的脸颊下显得更苍白。

“现在你有力气打架?”

“有没有力气躺下来让我揍两拳你就知道了。”红毛刚说完就见贺天乖乖躺到了床上,给了他一个挑衅的眼神。

“你TM……”红毛一屁股坐到贺天腹部,揪着贺天的衣领就准备下拳。却发现有一只手顺着上衣的下摆摸进了裤子里。

“其实你的契在这里,身上一流血就会显出来了。”贺天说着在红毛尾椎上方用拇指轻轻蹭了一下。红毛一个激灵从床上翻下来,捂着刚刚被摸到的地方,大吼:“卧槽你TM是流氓吗!?”

“哦~那你刚刚就是被流氓猥亵了屁股还害羞的小处男?”

“……”红毛比了个中指,愤愤起身,“你没事,那我就先走了。见一……你给我等着。”红毛重重地踏着地板,红色的假血无辜地溅得四处都是。贺天盯着红毛的屁股,舔舔牙。见一这小子,也不是一无是处嘛,不过……

“阿酥,把这些乱七八糟的给收拾了。”阿酥本来在灯上倒吊着看戏,还为没看着现场而惋惜呢就听到这么个晴天大霹雳,诅咒着见一这个管杀不管埋的,化了型,委屈地拿着拖把收拾着现场。

“唔,红毛……红毛出来了……阿希你……啊~”见一拍着上方的人裸着的背。

“……”展正希默默地耕耘着,准备回家把自己的房间搜查一遍,将隐藏在角落的罪恶的摄像头弄出来踩碎。

红毛见展正希的车停在一个偏僻的地方还不停地动来动去,愣了一下,结合刚刚见一给展正希下契的话,他好像才明白过来什么。闹了个大红脸,掩饰地咳了两声就离开了。

晚上,红毛给见一打了个电话,约架什么的都是借口,重点内容是:“你知道契的印怎么换地方吗?”

“哦?不是想抹掉而是想换个地方?”

“就你话多!!抹掉也行!那你告诉我怎么抹掉啊!”

“嘿嘿嘿,那你的契印在什么地方啊?”见一揉揉自己的腰八卦起来。

“……”红毛觉得他找见一问不如直接找贺天。直接挂断了电话,找了贺天的电话刚打算打过去对方就打了过来。

“见一说你想抹掉契印?”

“……”红毛腹诽着见一这个大嘴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啊……当初也是在你不知情的时候下的,你如果想去掉,明天晚上来找我吧。”贺天说完挂了电话。嘴上说着解契,心里想的却是:要是红毛敢真的过来解契他就一不做二不休把人干晕再说。

红毛把手机塞到枕头底下,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觉得还是不要跟贺天说把印记换个地方的事了,虽然在那种地方,反正也没什么感觉,算了算了。【这玩意儿有很多用处的啊!小红帽!】

贺天等到第二天晚上,没见红毛出现,一边可惜着一边笑起来,吓得阿酥把刚洗的衣服都撕了。完了,又没有晚饭吃了,嘤嘤嘤,阿酥好可怜。

评论(10)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