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白白白

写文ooc瞩目瞩目瞩目😥
我这个辣鸡为什么还在写文_(:з」∠)_
青黄还能再萌100年!!

【贺红】不做饭?那我吸干你好了(3)

我也有点不清楚这是什么奇怪的走向……总之目前还是想到一茬是一茬……写得很零散而且还一段一段的完全不连续😂除了高中写作文,上大学就没再动笔写过什么了啊……不知道多写一点之后能不能好好找到感觉和节奏……流水账什么的看起来好羞耻qwq掌握不来描写的方式和表达的感觉果然是我文看的不够多吗!!!【不。。。大概只是真的不会写而已→_→

≡≡≡≡≡≡≡≡≡≡≡≡≡≡≡≡
柳絮还小心翼翼地准备给红毛擦破的手臂包层绷带,结果红毛一看天色,也顾不上乱七八糟的伤了,强忍着不适,从柳絮手上夺过绷带,快步跑了出去。医务室的气氛有点凝固,柳絮笑了笑,靠在办公桌上,对上贺天开始阴郁的双眼。

“柳家准备进军演艺圈吗?”柳絮听了,撑着身子坐到桌上,晃晃腿,“什么柳家?”

“不打算摸摸你的肌肉再说话?”

“喂!有你这样说女生的吗!”柳絮捏了捏肩膀,大概对“弱不禁风”的女性角色有点适应无能,“我可是来监视你的,不打算说两句?”

贺天出手抓住柳絮的手腕,一用力,把人压在墙上,从嘴边挤出一句话:“你,还不够我放在眼里,好好上你的课就是了。”

“说话就说话,靠那么近干嘛。”柳絮挣脱了禁锢,揉揉手腕,“好歹我也是个花季少女,你这样我很容易误会的好吧。总之只要你不杀人,我就是条咸鱼。”

“那就好好腌着。”贺天转身出门,“我最讨厌柳家人身上的血。”

≡≡≡≡≡≡≡≡≡≡≡≡≡≡≡≡
红毛在路上把手臂处理了一下,急急忙忙赶到工地,开始干活。身上的伤隐隐作痛,尤其是腹部,总是有些用不上力,结果今天的报酬就拿得少了些。红毛也不计较,拿了钱赶到下一个兼职处。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啃了便利店买的面包,红毛把书包里皱皱巴巴的钱拿出来,一部分是让他去揍人的雇主给的,一部分是晚上打工挣得。难得红毛的眉头松懈下来,将钱整齐地叠好放到储蓄盒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每天回家总带着点伤,红毛也想过为什么自己要这样活着,那个毁了一切的男人在监狱里蹲着,留下一身债务压在这个家里。没有亲戚愿意帮助他这个杀人犯的儿子。他应该感谢那个该死的父亲还留了间房子给他吗?

躺倒在床上的时候,红毛脑子只有一个想法:干死那个男高的孙子。这身伤又得养一阵子才能接别的活了。不过今天没有那个贺天估计自己又得躺在医院了吧。哈,在人前演着好好学生的校草,打架也挺不含糊,怪不得一群女生整天叫来叫去的。

红毛总是游离在停课上课停课的循环中,运气好的话能连着几个礼拜去上课。这个校长的心也够大的,居然还没有劝退他……

≡≡≡≡≡≡≡≡≡≡≡≡≡≡≡≡≡≡≡
回校几天,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能见着贺天出现在旁边。想着大概是对方帮过自己忙所以才会比较留意之类的?但是上厕所的时候对你露出这种诡异的笑容真的不是故意的吗?红毛拉上裤子,还是觉得下面凉凉的。

直到伤好得七七八八了,红毛打算重出江湖赚点钱而被贺天坏了生意好几次之后,决定跟这个乐于助人的神经病交流交流。妈的,不是我打的人打个折扣是什么理论,你们穿的一身名牌缺TM这点钱吗!!有钱人就是毛病多!

“怎么每次遇到你都在打架~”贺天捡起书包拍拍灰,调侃到。

“我说了你TM别插手听不懂吗?!”红毛揪着贺天的领口,由于身高的原因稍微有点力不从心。贺天抓住红毛的手腕,收紧力道,探头到红毛颈边吸了口气:“别用这种语气跟我讲话。”贺天舔了舔牙齿,松开手,“先养好你的伤再说吧。”

“你TM……”红毛被贺天的语气呛得不爽,一拳往贺天脸上呼过去。脑子里却回想着刚刚贺天说的话。养伤?不会死就行了吧。

贺天也没躲,拳头到眼前就停了下来。红毛泄气般地靠到墙上,一边用余光瞄着一副怡然姿态的贺天。“怎么?对我这张帅气的脸下不了手?”贺天凑到红毛耳边吹了口气,好笑地看着红色一点点从耳尖蔓延到脸上,轻笑一声,迅速转身离开了小巷。

“混蛋!!!!你是变态吗!!!”红毛对于自己居然下意识抬膝攻其下三路的反应感到万分羞耻,虽然是最有效的方法但是这TM不是女生防狼术里的吗??!!

贺天听着巷子里传出暴怒的喊声,心情指数直线上升。

打开房门,空荡的大厅,孤零零的一张床,贺天上扬的嘴角僵硬了一下。随后流畅地把T恤脱了丢到洗衣筐里,掏出一颗烟点燃了咬在嘴里,走到玻璃幕墙边,俯瞰着夕阳照耀下的城市,灯火渐渐地亮起来。

“主人!!!”一个稚嫩的童声响起来,随即一只小小的黑色蝙蝠停在贺天的肩上,张口就往他的脖子上咬去,心满意足了,才把尖锐的牙齿拔出来。“嘤嘤嘤,主人,见一让我干这干那的欺负我,还不给我吃饱肚子。”

贺天毫不在意对方可怜兮兮的声音,把蝙蝠从自己肩上捏下来。“既然吃饱了就去干活吧,先把那边的衣服给我洗了,然后帮我去盯着一个人。”贺天觉得自己可能是太无聊了才真的对红毛感兴趣起来,的确是个好猎物倒不假,不知道玫瑰开放的时候是什么味道呢?

小蝙蝠扇扇翅膀,尽力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结果并没有得到一丝怜悯,只能气呼呼地化了形,吭哧吭哧地去洗衣服。

≡≡≡≡≡≡≡≡≡≡≡≡≡≡≡≡≡≡
红毛觉得最近很奇怪,好像总有什么东西跟着他,一回头又只能看到一群放学了欢天喜地聊天的同学。安慰自己大概是神经过敏,低头往前走着就被人拦住了路。一脸不爽地抬起头,看到贺天笑眯眯的脸,红毛觉得自己的耳朵好像突然就热了起来,背后冒汗。

“会做饭吗?”

红毛送出竖起的中指:“滚开。信不信我把你揍成泥。”

“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贺天把手搭到红毛肩上拉了红毛一个趔趄,瞪着红毛恶狠狠的脸,放低了声音问道。

“走吧,去给我做顿饭。”贺天改拉领子把人拖了走。

“卧槽你算哪根葱啊!放开我!!”红毛心里还惦记着自己的兼职,又不愿意往外讲。用力把衣领从贺天的手里攥出来,“你TM有病吗……”还没等红毛骂痛快,贺天似乎想到了什么,留下一句“今天先算了。”就快步往回跑去。

“阿酥,见一怎么样了?”肩上的蝙蝠逐渐显出颜色。

“情况不太好,好像是被银器伤到了内脏。”

“该死!谁动的他!”贺天加快了速度,红毛有些愣愣地看着跳动的黑发远去。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受。也许在第一次贺天帮了自己之后就自私地把人归到朋友那一栏了吧,虽然面对那张自以为是的脸心情并不太好,也从来没有和他心平气和地讲过一次话……“白痴!就算是朋友你也不是唯一一个啊!”红毛捏紧了书包带,“何况只是个虚伪又阴险的变态。”

评论(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