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白白白

写文ooc瞩目瞩目瞩目😥
我这个辣鸡为什么还在写文_(:з」∠)_
青黄还能再萌100年!!

疯子和傻子(下)

      我错了qwq,本来打算太圝监了的,因为后续不知道怎么写比较好,改来改去都是个烂尾,就非常怂地一直没上号……前几天上来看,有小天使强烈要求要个结尾,所以又改了改,把这个发上来。真的是非常辣鸡,大家将就将就_(:з」∠)_最后!大家七夕快乐!

================================

       “青峰君,今天还是什么都没想起来吗?”黑子和火神坐到青峰面前放下餐盘。

       “既然父母的仇都报了,我也没什么可铭记在心的,想起来想不起来,没多大差别。倒是哲你和这家伙配合得怎么样?”

       3个月前吸血鬼有一次大规模的行动,几个纯血家族因为权力争夺而大肆活动,无一所顾忌地抓捕人类吸食血液补充力量,猎人协会由此介入,最后几方势力都受损严重,风圝波暂停。

       青峰在行动中辨认出杀害父母的凶手,在单独追击过程中过于冒进而遭到埋伏,拼死杀了那只吸血鬼后被赶来的协会同伴所救,因为头部受到剧烈创伤而导致了暂时性失忆。醒过来的时候一个人也不认识,甚至连自己的名字也忘了,后来逐渐恢复了一部分记忆,但黑子发现,唯独有关黄濑的一切,再也没出现在青峰记忆里。

       “我吃饱了。”黑子也不知道自己在生什么气,看到青峰这个毫不在意的样子,他恨不得把他的脑袋掰开,把那段记忆塞回去,但对于受到幻觉折磨的青峰来说,这样的结果也许更好。

       “他……怎么了?”火神和青峰看着黑子离开的背影面面相觑。

       青峰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匆匆地扒了几口饭,追着黑子的背影赶过去。

       “这两个人怎么回事……?”

火神本来还想让青峰等等自己,结果一晃神,人已经不见了。

       “哲!”青峰加快几步,追上前面的青年,“你上次跟我说的那个吸血鬼……”

       黑子停住脚步:“是黄濑凉太。既然你想不起来起来,我也没别的意思。”

       “我……是不是做了什么过分的事?”青峰抓了抓短发,因为完全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所以就算有歉意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黑子盯着青峰许久,才轻轻吐出一个“是”字。

       “那你还能联系到他吗,我想……至少道个歉。”

       黑子摇摇头,离开了,青峰没有追上去,只是在原地想着摇头到底是“联系不到”还是“不用道歉”的意思。

       也许维持现状才是最好的,黄濑也不想再和青峰有所牵扯,青峰又忘了那些事而免受反复出现的幻觉折磨……黑子叹了口气,自己难道就是瞎操心的命吗?提起笔又不知道写些什么东西,索性熄了灯睡觉。

       另一边青峰一反常态地被“黄濑凉太”四个字折磨得睡不着,越是想着,心里越是躁动不安,本能地觉得他曾经对这个毫无记忆的吸血鬼做了很多过分的事。究竟是什么?该死的!

       青峰闭了眼睛,就在要陷入睡梦的时候,听到谁在他耳边唤了一句“小青峰”,紧接着脑海里一下子涌圝入了无数杂乱的画面和声音,却完全抓不住任何有效的信息,最后青峰不得不强迫自己从翻滚的信息中抽身。头疼让他出了一身的汗。

       一拳捶在浴圝室的墙上,那些东西似乎很重要,但是……青峰一旦闭上眼睛打算挖掘那些被埋在深处的记忆,头就剧烈地疼痛。

       “啊!!该死的!到底是什么记忆!”

       之后风平浪静了一个月,又有消息传来,吸血鬼那边又有了动作,这次似乎牵扯到了整个贵圝族阶级,甚至纯血们也开始行动了。

       “我从那边抄近路,你们继续在这里追!”青峰和后面的火神打了个招呼,就换了个方向行动。

       “青峰!!这个傻*忘了自己的头是怎么坏的了吗。”火神没把人喊回来,只能和黑子一起跟另一个小组继续追击。

       孩子的哭声吸引了青峰的注意力,辨认了一下方向,青峰决定先去那边看看。抱着孩子的似乎是个高等级吸血鬼,行动非常干脆利落,一路上顺利避过了三队人马。

       青峰追到一座废弃的教堂中。里面聚集了至少20名吸血鬼和几具干瘪了的人类尸体,最前面的似乎是领头者,那个吸血鬼把孩子交到他手上又恭敬地退下。

       那个送孩子过来的应该是个A圝级吸血鬼,那么他尊敬的对象至少是个A圝级,不妙的话可能是个纯血。

       青峰权衡了一下,刚准备出去多找些人过来,却见一个人影从教堂破败的穹顶中闯进来。

       “把孩子还给我!!!”来人毫不客气地释放着纯血的威压,其他吸血鬼或多或少受了影响,而领头人却依旧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不顾孩子的哭喊,露出獠牙就要往孩子身上咬。

       黄濑迅速上前抢夺,但并没有得逞,对方落在另一处,露出一个嘲讽的微笑:“不过是个废物孩子,还值得费尽力气地抢?”

       突然所有的声音都从青峰耳边消失了,只有“黄濑凉太”四个字萦绕在耳边。心跳的声音在身体里回响,青峰惊疑不定地看着那个带着斗篷的男子,某些画面变得清晰起来,那个黑暗潮圝湿的地下室里,这张美丽的面孔带着悲哀,看着他的样子……

       “我……我都做了些什么……黄濑……”

       但现在的情况并没有时间让青峰懊悔,努力把烦躁压抑的情绪控制住,青峰往外面发射了信号弹,自然引起了在场所有的目光。

       “谁!”领头人一个火球砸在青峰藏身处。

       青峰利落地闪开,站到黄濑身边,“以后再解释,先把孩子抢回来。你先拖着他,我把剩下的废了。”

       黄濑现在根本无暇思考青峰的事,他只想把前面这个威胁他孩子生命的渣滓打个粉碎。

       那人一边笑着一边和黄濑交手,时而还拿手里的孩子做挡箭牌,黄濑怕伤到孩子,没办法全力迎战,对方出手却不留余地,恢复力跟不上,黄濑的血一点点浸染了衣衫。

       青峰解决了最后一只吸血鬼后也受了些伤,但托黄濑纯血的威压的福,战斗并没有持续很久。见黄濑明显力不从心的样子,和那破碎的被染红的衣袍,脑海里有个声音叫嚣着杀了那个伤害他的人。

       黄濑只见青峰从身边略过,毫不客气地将武器往前送,他来不及阻止,只能上前挨下这一刀,猎人的武器灼烧了黄濑的伤口,黄濑提醒青峰:“别伤了孩子……”

       青峰颤抖着松开了刀,黄濑毫不犹豫地将它从肩上拔下扔在一边。

       “我又……”青峰怔在原地,整个人都打着颤,听到黄濑痛苦的闷圝哼,才回过神来,拾起了武器和二人战在一起。

       青峰心绪不稳,怕自己又伤了孩子或者黄濑,只是一味地帮黄濑挡住一些攻击。

       不多时,救援赶过来,看到三个人打成一团有点懵。

       黑子皱了皱眉,说:“攻击那个手上有孩子的!尽量不要伤到孩子!”

       领头人见形势不妙,大喊:“谁敢动!我就马上杀了这孩子!!”

       黄濑紧张地停下,青峰见状也止住了动作,半挡在重伤的黄濑面前,戒备地看着。所有人的动作都停止了。

       “本来我也没有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意思,黄濑,你只要废了你的魔力,无法再参与这次的争夺,我就把你的废物儿子还给你,当然也不会再为难……”话未尽,只觉手上一松,一阵劲风迎面袭来。

       “你这个给家族丢脸的渣滓,去死吧……”黄濑手中的是青峰的刀,握刀的手心冒着白烟,武器排斥着身为吸血鬼的黄濑,但灼烧的疼痛并没有让他松开一丝一毫。刀穿透了对方的心脏,伤口被武器灼烧得几乎外翻。

       “怎么……”那人看向四周没有发现孩子是怎么被带走的,只能耗尽所有力量制造爆炸,想让这些人给他陪葬。

       “跑!!”黄濑见他聚力,自己却已经无力再逃脱,只能提醒在场的人赶紧离开。

       黑子抱着孩子早已退开,众人也在意识到气流波动后往外退,只有青峰在黄濑将刀插进那人心口的时候,大吼着冲了过去。因为黄濑抽走他的刀时低声说了一句:“拜托小黑子照顾他……”

       为什么不是拜托给他,他明明……青峰抱住黄濑的时候还在嫉妒黑子。他看到黄濑惊慌的眼眸里全是他狼狈可笑的样子,将人紧紧锁在怀里,青峰那迟了两年的话终于脱口而出:“我爱你……”

       黄濑抓着青峰的衣服攥成了拳头,一口咬在青峰的颈侧,用力地吮圝吸着血液,恢复了一些,尽力撑起一层足够坚固的防护罩……爆炸声响起,伴随着防护罩碎裂的声音,黄濑在青峰怀里泪流满面。

 


 

       青峰醒的时候,黄濑窝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窗帘拉得很死,房间里黑漆漆静悄悄的,只有壁灯发着昏暗的光。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没等缓过神,一股陌生的欲圝望直击大脑,喉咙发干的饥渴感突如其来。

       青峰怕把黄濑吵醒,尽量不发出声音,伸手去够床头柜上放着的水,然而刚从昏睡中醒过来的青峰手上根本握不住东西,水杯砸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黄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先是惊喜,而后发现青峰渴血的症状正愈演愈烈,急忙咬破了手腕递到青峰面前。

       这时候青峰才明白自己的症状究竟是什么。然而他只是压抑着把牙齿埋进眼前的手腕里的欲圝望,仔细地把血舔shì干净,不一会儿血就止住了。干净的手腕上分布着交错的伤痕,失去了血的掩护,赤圝裸裸地暴露在青峰眼前。

       青峰懊悔地移开了目光,那是他之前拿给黄濑放血的时候割的。普通的武器在吸血鬼身上留不下痕迹,只有猎人的武器才会在伤口愈合之后留下伤疤。

       黄濑刚想再咬开,却被青峰制止了。

       “我没事,已经好多了。”

      “让你喝你就喝!到底你懂还是我懂!”黄濑见青峰直直的盯着自己,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了举到嘴边的手。

       突然陷入安静的房间只听得到青峰压抑的有些粗重的喘息,过了一会儿又趋于平静。

       “黄濑,我爱你。”

       “就算你救了我我也不会原谅你的。”

       “我爱你。”

       “是我把你变成吸血鬼的。”

       “我爱你。”

       “青峰大辉你……”

       “我爱你。”抢断黄濑的话,青峰握住了黄濑垂在床边的手,“对不起,你要我怎样都行,求你别离开我……黄濑我求你……只要能看到你就好……”

黄濑避开了青峰乞求的目光,只是轻轻地回握了青峰的手。


评论(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