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白白白

写文ooc瞩目瞩目瞩目😥
我这个辣鸡为什么还在写文_(:з」∠)_
青黄还能再萌100年!!

【青黄】疯子和傻子(中)

感觉自己又犯病了……本来以为两篇能结束的……又迷之拖拉……
改了好几次还是感觉没怎么虐到青峰,反而虐了黑子巨巨一把……非常郁闷😔下篇会努力虐他的!!!!
==============

“黄濑……黄濑!!”青峰清醒过来之后第一时间跑到地下室查看。然而无论他怎么叫喊都得不到任何回应。

“你别藏了,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出来好不好,黄濑!!!!”青峰面对着冰冷的墙一下子跪了下去,“你是我的……你不能就这么走了……哲……一定是哲……”

青峰颤抖着双腿,几乎要站不起身,他太害怕了,那种抓不到留不住的感觉,永远见不到的感觉。

意识到这一点的青峰用最快的速度去找黑子,让他做什么都行,只要把黄濑还回来。

“黄濑呢!你把黄濑带去哪里了!!”青峰见黑子皱了皱眉头,觉得可能是自己语气太强硬了,于是强制自己平静下来,“你知道黄濑去哪里了,对不对,带我去找他好不好,我不会再那样对他了……”

黑子看着眼前一脸希冀地抓着自己衣摆,跪在地上的男人,并不心软:“我说过,青峰君你总有一天会后悔的。”

“求你了……哲……我们是搭档啊,求你告诉我,嗯?黄濑在哪里……我求你告诉我……”

“无可奉告。”黑子平静地把衣摆从青峰手中抽出来,也不在乎那个低着头的男人,那个曾经是组织最强猎人的男人,那个从来都桀骜不驯的男人,多么卑微地跪在地上恳求。

三天,青峰三天没有出任务,一个人锁在地下室待了三天。

组织里的其他猎人都说青峰疯了,这个曾经撑起一片天的家伙垮了。

黑子站在地下室门前,门开了,虽然满脸胡茬,形象邋遢,但黑子看出那双青色的眼眸里又盛满了战意,至少站在这里的这一刻,他还是那个让吸血鬼闻风丧胆的最强猎人。

“收拾一下,去出任务。希尔教堂,A级任务。”

青峰点点头,留恋地看了一眼地下室,仿佛有人在那里微笑着等他回来。

一个月来,青峰还是像往常那样战绩赫赫,在他手中化为齑粉的吸血鬼不计其数。

出任务的时间往往是在傍晚太阳开始落山到第二天凌晨太阳升起之前。白天大多数猎人都会选择在房间里疗伤休息,偶尔也有白天的行动。

黑子最近疲于应对时不时出现的渴血症状,也是这一点让他发现了青峰真正的异样之处。

那天,青峰拿了一个空瓶子对他说:“前几天都忘了问黄濑要,看到你不对劲我才想起来。”

“这是什么……”黑子震惊地看着青峰。

“哲你是不是傻了,这是黄濑的血啊。”

黑子盯着空空如也的瓶子半晌,接过来,说:“今天的任务难度不高,我太累了,青峰君今天一个人去行吗。”

青峰挑挑眉答应了。

黑子趁着青峰外出,破坏了地下室的锁,空无一人。

他不知道那三天青峰在里面发生了什么,但他猜测,现在青峰可能自己创造了一个所谓的黄濑出来。

该死!他真的疯了!

黑子把地下室的门封死,在组织大门口等青峰出完任务回来。

“青峰君,你怎么能让黄濑君一直呆在地下室呢?”黑子眼中不乏责怪的意味。

“啊,他不喜欢外面的阳光,晚上我又没办法陪他,就安置在那里了。你去看他了?”青峰看起来没有一点惊讶,反而有些窘迫地抓了抓头发。

“是啊。我带他去你房间等你了,一起过去吧。”

青峰自然地点点头,也没有为黑子自作主张而生气,反而关心着他的身体状况。过了一会儿又自顾自地说起他和黄濑的琐事。

黑子观察着青峰的神色,很自然,没有当初的疯狂和焦躁,完全平静,就像两人再正常不过地讨论另一个朋友。

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打开了门,青峰笑着对空荡荡的床说了一句:“黄濑,我回来了。”

黑子站在门边,安静地看着青峰把枕头到处放,似乎“黄濑”对他放的位置总是不满意。然而也不见青峰生出一丝的不耐烦。

那个被称作“暴君”的青峰,正陷在自己编织的美梦里,就像把亏欠世界的所有温柔都揉在其中。

“青峰君打算让黄濑君一直呆在组织里吗?未免有点太不安全了。”

“黄濑说他不出门,就在这里等我,不会出事的。”青峰回答着,一边把窗户打开,“你不是想看月亮吗,今天天晴,还有不少星星。”

黑子知道后半句是对“黄濑”说的,没有出声,只是看青峰一会儿倒水一会儿搬东西,仿佛真的有个人坐在他身边似的。

黑子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轻声道别后关上了门。

渴血的症状并不是太过难以忍受,但总会消耗不少体力,黑子已经有几次没有出任务了,青峰倒也不在乎,只是叮嘱他可以去陪陪黄濑,怕黄濑一个人在房间里会寂寞。

黑子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这样的青峰,还是就让他这样自欺欺人地过一辈子?那个虚无的黄濑对青峰来说就像一针强心剂,哪天被人抓住了这个把柄,似乎怎么也不会有好后果。

黑子正思考着解决方案,一只憨态可掬的白鸽停在黑子房间的窗框上。

一小瓶的血,和一张字条。

万事安好。血液我会通过这种方式送过来的,一年之后小黑子就不用再这么辛苦忍耐了,可以接触普通人的血。

“黄濑……”黑子放下东西,摸了摸千里迢迢飞过来的小鸽子,提笔回信。

我这里一切都好。谢谢。

想了一会儿,又把青峰的情况简单叙述了一下,卷好纸,塞进鸽子腿上的信筒中。

两个月后黑子收到回信和一瓶血。

杀了“我”。

黄濑不明白青峰为什么要幻想一个自己出来,但他不想再和这个猎人有所瓜葛了。跟黑子联系也不过是尽到长亲的义务而已,不出意外的话,一年以后,黄濑会彻底消失在这代猎人的视线里。

他的喜欢大概在那个阴暗的地下室耗尽了,谈不上恨青峰,只是累得没有感觉了。那个时候还傻傻地为能见到他而开心,甚至竭尽全力地从那些折磨一般的性事中找着他对自己的温柔。

青峰大辉和黄濑凉太不应该有除了敌人以外的关系,他只是个意外……黄濑轻抚着小腹,那里正孕育着一个新生命。

黑子看着几个字许久,在心底叹了口气。

黄濑确实不应该被这么对待,无论是曾经被囚禁在地下室的黄濑还是如今只活在那个房间里的“黄濑”。他不亏欠任何人,反而是他们亏欠黄濑太多。

“对不起了青峰君。”黑子轻喃了一句。

几天后的夜里,黑子将伪造的任务书递给青峰,目标直指“黄濑凉太”。

“不可能!这不可能!黄濑他什么都没做,为什么要杀他?”青峰拼命想找出这份任务书里和“杀黄濑凉太”无关的信息,然而并没有如愿。

“可能组织开始猎杀纯血的行动了吧。”黑子没有直视青峰的眼睛,淡淡地说着。

“哲!黄濑他,他救了你,你忘了吗?不可以,不可以杀他的。”青峰捏着黑子有些单薄的肩膀的手不住地发颤,“他只是呆在我的房间里,等我回来,然后送我出门。他根本……”

“是!”青峰话还没完,被黑子打断,“他是在这里无所事事的。但现在的我还不如死了!每天都惶惶不安自己可能什么时候就失去了人类的意志,变成吸血的怪物!青峰君我们已经不是同一类人了,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辛苦!”

黑子坚定而带着些歇斯底里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走廊里。衬得青峰狼狈的姿态有些可笑。

“黄濑……黄濑不是有给你血吗?哲你不会变成怪物的,黄濑他说了会一直帮你的!你相信我!别杀他,看在我的份上……”

“青峰君你不舍得就由我来动手。别妨碍我!”黑子强硬地夺过任务书,朝青峰的房间走过去。

“不可以,我不允许你这么做!要杀黄濑的话,你先从我尸体上踏过去!”青峰拦住黑子,神色早已不见平时的清明。

“你给我让开!”黑子一改往日的冷静,甚至撤出一抹嘲讽的讥笑,“把你从血泊里救回来,难道现在准备要来杀救命恩人的孩子了?哈,看看你现在这可笑的样子!”

房间的门被风吹开,青峰转过头见“黄濑”茫然地走出来,问他怎么了,甚至走得近了,笑着准备拥抱他。

青峰慌张地喊着:“黄濑别出来!快回去!跑啊!!!”

“自己送上门来了,正好。”黑子趁着青峰扭头的空隙,闪身抓住他背后的“黄濑”,一刀扎进他的胸口。

“黄……黄濑……”青峰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跪倒在地上。他看到眼前的人还在微笑着说着些什么,可是从腿开始逐渐化为了粉末,随着一阵风,连最后一句“再见”也消散了。

“啊——!!!!!”沉痛的呐喊,带着无尽的绝望回荡在每个角落。

青峰揪紧了一头短发,几个月的共同生活仿佛一场梦。

突然想不起来黄濑每天都坐在哪个位置,想喝血的时候咬在自己脖子的哪个地方……

他每天穿着什么颜色的衣服,什么时候醒,什么时候睡,陪着他的时候都做些什么……

黄濑是怎么笑的,怎么哭的,怎么拥抱他的,怎么亲吻他的……

用什么表情说“我爱你”……

仿佛消散的不是虚无的黄濑,而是青峰的灵魂。

“青峰君你不过是个懦夫,假装自己是个为民除害为亲人报仇的善人,把自己最丑陋的欲望发泄在别人身上,你这种烂人一丝都配不上他的喜欢。”

黑子一拳一拳打在青峰身上,毫不见手软的样子,而被打的人也不还手,只是不断地低声重复着“对不起”。

黑子收手的时候,青峰趴在地上,说了一句话:“打够了的话,能不能……把黄濑还给我……”

对黑子来说,青峰除了搭档,更像是照顾他长大的大哥,是亲人。看到他这副样子,黑子除了生气,更多的是不忍。

但他无法给自己找到埋怨黄濑的理由,就在他忍住不去过问黄濑的情况,任由青峰对待的时候,就已经背上了巨大的罪恶感。更何况那还是赋予自己第二次生命的人。

黄濑的求助像是拼命把他的理智从地狱拖出,那个爱上青峰的纯血傻的一无是处,而他和青峰更像伪装成人类的恶魔。

弄到最后,一个假惺惺地赎罪,一个迷失了自我。

“你不配。当然,我也是。”

“至少他曾经爱你……”青峰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诉说着自己的嫉妒。

黑子嗤笑了一声道:“这简直是我听过最狗屁不通的话。青峰大辉!他曾经爱你,胜过一切。”

仅一句,逼得青峰溃不成军。

“甚至,你通过伤害黄濑,来维护你那滑稽的原则。哪怕只有一次,你看着他的眼睛说过你对他的爱慕吗?”

“别说了!!”过去的每一幕都嘲笑着青峰那卑劣的爱,越是锁住,越是把人推得更远。

“是啊,我有什么资格说这些呢?理直气壮地接受着那些血液的我又能高尚到哪里去。”黑子收起匕首,径直离开了。

而青峰那压抑在胸腔的悲鸣跟着泪水一起宣泄出来。

==============
写着写着就有点乱了……能力有限,总是写不出自己想要的感觉。下次要7号之后见了,准备考试_(:з」∠)_

评论(1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