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白白白

写文ooc瞩目瞩目瞩目😥
我这个辣鸡为什么还在写文_(:з」∠)_
青黄还能再萌100年!!

【青黄】疯子和傻子(上)

偶尔想试试自己到底会不会虐,然后就有了这么个东西,逻辑什么的通通都去死吧_(:з」∠)_『豅』是码,不知道会不会被和谐……
血猎青峰x吸血鬼黄濑
有点参考吸血鬼猎人的设定……
是个小短篇,熏疼地虐了小黄濑qwq
写得有点乱七八糟的……
写着写着就有小包子了……注意避雷

===============

血猎的武器,子弹带着主人的愤怒,牢牢卡在黄濑的肩膀里。

他吃痛了一下,并没有放开拥着的人,獠牙狠狠地锁在黑子的颈动脉里。似乎是觉得自己刚才咬痛了他,于是强忍着放松了力道,将血液一点点抽干。

有一颗子弹射进了小腿。

黄濑无暇顾及,只是掂量着该给黑子输血了,咬开手腕,将血递到黑子嘴边,被无意识地咬住……

初拥还在进行。

青峰内伤严重,瞄准着打出两枪之后踉跄到黄濑身后想要把他拖开。

然而黄濑目前只是中了两枪还不是重伤,面对几乎强弩之末的青峰自然不为所动。

初拥完成了。

“欢迎加入我们,小黑子。”确认黑子开始恢复之后,黄濑轻柔地把他抱起,放到柔软的草地上。

“黄濑凉太!!你这个混蛋!!!!”青峰被困在结界里,朝着黄濑远去的背影嘶吼。

黄濑逃到一处废墟,用指甲划开伤口,取出子弹。两处伤口已经被灼烧得有些焦黑了。

“真是一点也不温柔……傻子才会看上你呢。”黄濑像是感觉不到痛似的,将伤口弄得血肉模糊。

要问黄濑怎么喜欢上青峰的,他可能会一口否定这个只有他自己明白的事实。

青峰对吸血鬼无疑是恨之入骨的,父母倒在血泊里的样子,永远都不会被他忘记。黄濑很明白青峰不会爱上一只吸血鬼。

黄濑不愿意看到青峰痛苦,而自己只会给他带来痛苦,所以他救了性命垂危的黑子,用吸血鬼的方式。

那个人是青峰的救赎。


他们在对战中互相伤害,但从不致命。

“我从来没有害死过人,青峰先生为什么不肯放过我呢?”黄濑做出苦恼的样子。

“吸血鬼都该死。”青峰瞄准了黄濑心脏,却迟迟不动手,“……别让我见到你害人!”青峰最终还是放下了枪。

两人似乎都从对战中获得了乐趣,每每碰到都会缠斗到两败俱伤,却约定好了似的从不给予对方最后一击。

黄濑在漫长的生命中找到了意义,他喜欢看青峰被自己挑逗却横眉竖目的样子,也喜欢看他受了重伤依旧挺拔的身躯,还喜欢他打斗时专注的眼神……

黄濑以为他们可以一直这样下去,直到青峰有了搭档。

那个有着水蓝色清澈眼神的猎人,不得不说也会是曾经黄濑喜欢的类型。

看起来瘦弱的样子,却每次都和青峰配合得天衣无缝,黄濑不再能享受到困住青峰的乐趣,而是几乎每次都只能落荒而逃,带着各种各样难以愈合的伤口。

后来黄濑明白了,那是在那场战斗中救回青峰的人的孩子,最近刚到能加入组织的年纪。

纯种不需要用血液来填饱肚子,但吸血对他们来说无疑是充满愉悦的活动。黄濑觉得自己不能盯着青峰一人不放,他应该变回原来那个潇洒不羁的纯血。

失败了……对于陷在床中央昏睡的女孩子,黄濑没有任何吸血或者做些别的事的欲望。

他想见青峰,于是就去了组织外面偷偷蹲守。

“想我一个高贵的纯血,为什么要在这里偷看人类!”黄濑揪着地上的草,眼睛却一动不动地盯着大门看。


黑子终于醒了,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但是喉咙的干渴让他意识到自己可能不再是人类了。

“黄濑君……”黑子低头,笑了。为什么要救我。

“变成……怪物了……”黑子看到镜子里血红的瞳孔和尖锐的犬牙,喃喃着。

浴室外,青峰攥紧了拳头。黄濑凉太,我要你死。

明知道是陷阱还是忍不住往里面跳。其实本来只是想送点自己的血给那个初生的小鬼。纯血的血虽然不能完全消除吸血的欲望,但能把发作的时间拉长很多。

为他的一句“谢谢”而沾沾自喜的自己,像个白痴。黄濑动了动手脚,是封了结界的银铐,上面撒过了圣水又钉了十字架。

“真是高级的待遇啊,小青峰。”即使手腕和脚腕的皮肤都被灼烧得有些焦黑的印记,黄濑也不在意,至少每隔一段时间这个男人就会出现,虽然不过是来发泄怒气外加获得他的血液给黑子送过去。

身上的伤愈合得太慢了,黄濑知道那是因为银器导致的伤口本来就愈合得慢,自己的血又有出没进的。久违的欲望通过血红的瞳孔彰显得淋漓尽致。

脖子被掐住了,整个人贴着冰冷的墙面被提起来。

“他为什么不喝了!”青峰愤怒的样子让黄濑觉得兴奋。

“咳……我、可不、知道。”

鞭子抽打在身体上的痛苦黄濑已经麻木了。再放几次血,他可能连吸血的力气都没有了。

青峰把一个昏睡的人类甩在他面前。

“你把你一个人类放到极度渴血的吸血鬼面前,她可是会死的。”

“如果等一下我回来的时候你的伤没有转好的话……别以为我不敢让你变成灰烬。”

怎么可能呢?要死的话早就死了,不过是担心小黑子的问题吧。

黄濑太需要补充了,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快要把那个无辜的人类弄死了。

“别让我看到你害人!”青峰曾经这么说过,现在却把人类送到自己嘴边。什么啊,为了小黑子,这样做也没关系吗?还冠冕堂皇地来要求别人。黄濑松开了牙,小心翼翼地把溢出的血液舔干净,脖子、下颌、锁骨。

似乎对自己的行为非常满意,黄濑笑了笑,身上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

青峰在门外看到这一幕却忍不住心悸。黄濑在舔别人的脖子。不,他不允许!黄濑是他的,全部,所有!

青峰不愿直视自己的内心。他恨吸血鬼,但他爱上黄濑了。用黑子来掩饰自己的爱慕,对他百般的好,而对黄濑确实极尽折磨,慢慢就会好的。青峰这样欺骗自己。

“她没死,赶紧送去治疗吧。”

青峰没说话,只是把人抱走了,甚至也没有割破他的手腕来取血。

只有那一次,青峰带了别的人类,后来黄濑开始吸青峰的血,然后再放血让青峰喂给黑子。

这地下室,除了黑一点,湿一点,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反正吸血鬼也不需要阳光和温度。黄濑乐观地想着。


门打开了。

伤还没好呢。黄濑动了动腿,伤口摩擦着粗糙的地面让他清醒了一点。

进来的人却不是青峰。

“黄……濑君?”黑子借着微弱的光线,看到被锁在那里的黄濑。

衣不蔽体,脸上、身上,还没有愈合的伤口看起来非常可怕。

“你怎么会在这里……?”黑子匆忙地解开了镣铐。

青峰每次来取完血就在身上制造一些伤口,伪装成打斗过后的样子,然后把血再送去给黑子。

“青峰君不要再去了,太危险了。”

所以黑子不愿意喝那些东西,不仅因为从心底难以接受,更不想青峰冒着性命危险一次次跑到吸血鬼那里。

后来有一天,青峰带着脖子上的伤口回来,说自己和黄濑达成协议了。以血换血,很公平,也不需要战斗。

黑子看着浑身是伤的黄濑,不敢相信这是青峰做的:“他一定是疯了!”

“黄濑君,你听得清我在说什么吗?”

黄濑有点恍惚,银器造成的伤口好的太慢了,最近青峰没有过来,也没有血液补给,实在有些难熬。

下一秒,黄濑看到黑子递过来的手腕。他摇摇头。

“谢谢你救我。”黑子又把手腕往前递了递。

“不是说……变成怪物了吗?”黄濑顿顿地回答着。那是他被锁在这里的第一天,青峰说的。“你把他变成怪物了。”

“是啊,我们是同类了。”黑子靠近黄濑,凑到他耳边,“黄濑君,渴了吧,可以咬,没关系的。”

黄濑摇摇头,笑了:“他会打死我的。”

“但你这样,”黑子抚上冰冷的脸颊,“会死的……跟我走吧,我带你离开这里。”

“哲?你怎么在这里。”

看到黄濑握着黑子的手抚在自己脸上,青峰压抑住自己的怒气,“放手!别碰他!”

青峰只是下意识地喊了出来,但他自己也分不清是对着谁喊的。直到黄濑尴尬地放下手,青峰才反应过来。

把黑子从黄濑身边拉开,仔细地擦净了他手上的血污。

“青峰君……”黑子想说什么,却被强硬地带了出去直到到了房间,才放开手。

“我自有分寸,你别管。”

“你不能这样对他!黄濑君救了我。”

“就算是这样!他也把你变成怪物了!”

“……不,我不在乎了。你放了他吧,我不需要血了。”

“不可能!”青峰态度强硬,一拳砸在墙上,“我绝不会放了他的!”

“青峰君你在偏执。我不再是你关押黄濑君的理由了,我不需要你这么做!”

“事到如今,你也站在吸血鬼那边了吗?!是不是黄濑跟你说了什么,啊?!!你被他的眼睛暗示了吗?!”

“没有。”黑子带着怒气直视着几近疯狂的青峰。

“好,你不说,我去问他。”

“青峰君你冷静点!!唔……”

青峰把被劈晕过去的黑子放到床上,往地下室走。

黄濑差不多已经到门边了,还没握上把手,门就开了。

“嗨……小青峰……”

“你想跑?就凭你半残废的腿吗?”青峰轻而易举地把黄濑抱起来。好轻。他想着。

“……”

“你勾引哲让他放你出去?”青峰状似轻柔地抚摸着黄濑脸上的淤青。

“啊……是啊……可惜失败了……”黄濑这么说着,看到青峰眼里的疯狂正在一点一点变得更加可怖。

“你喜欢他?爱上他了?所以才救他?”青峰重重地捏着黄濑的肩,“我不允许!!不可以!!绝对不行!!!”

青峰的手突然松了力气,往下抚摸,干脆地把破烂的布料从黄濑身上除去。

“你也想这样摸他的身体,然后……”青峰让黄濑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毫不犹豫地将手指深入他的后豅穴,“进入这里吗?”

一瞬间的刺痛让黄濑几乎叫喊出来,然而最后只是在喉咙里打了个转,变成闷哼。

“你别妄想了!”青峰的手指还在后面进出,他似乎痴迷于那个柔软的甬道。身下的物件变得火热而又坚挺。

黄濑笑了,流着眼泪:“这是……我玷豅污他的后果吗?”

青峰进入的时候黄濑还是痛得哭喊出来,但他已经竭力了,只能在青峰耳边吐出一个轻飘飘的痛字。

“咬我,吸血。”青峰把黄濑的脑袋按在自己颈边。

瞳孔的血色愈发浓厚,黄濑的獠牙扎进去的时候,青峰几乎要在他体内豅射豅出来。

随着血液吞咽的声音,黄濑开始感受到一丝愉悦,软趴趴的小家伙抬头了。

“啊……慢……唔——”似乎被刺激到了哪一点,黄濑身体后仰,他的獠牙离开了青峰的脖子,后豅穴豅猛地收缩了一下,随即感受到火热的液体豅射豅在里面,自己也释放出来。

放空了几秒,黄濑看着还在出血的脖子,小心翼翼地用舌头一下一下舔着,他的体力恢复了不少,但是伤口还没有开始愈合。血液不够。

“吸血鬼都这么豅放豅荡豅吗?就算是被粗暴地豅侵豅犯豅也有快感?果然是野兽。”青峰抽出半软的凶器,豅精豅液豅混着血液,从黄濑豅后豅穴豅里流下来。

“真是好风景,你也就配被豅上豅了。”青峰伸进手指去,粗鲁地将东西清理出来,又一次用豅性豅器豅顶住了那里。

黄濑不去理会他的羞辱,只是保持着双腿大开的姿势任由青峰胡作非为。

“你不爱……是……我的!”黄濑高潮的时候听到青峰用颤抖而嘶哑的声音在耳边低声呐喊。

你不能爱他,他是我的。黄濑觉得自己似乎已经麻木了,哪个纯血像自己似的混得这么惨啊。

昏过去的时间不知道有多长,应该不长吧,黄濑慢慢清醒的时候青峰正给他哺血,那惊慌的神色,怕他死了吗?啊……那样小黑子渴血的时候就得辛苦忍耐了……

黄濑动了动舌头,咬破了青峰的唇,用力吸了一口。

青峰把手腕递过去,黄濑泄愤一般狠狠地咬住,吸血,这次毫不客气地吸到伤口开始愈合才放开。

青峰觉得有些晕眩,应该是失血多了点,却没多说什么,给黄濑套上简单的衣裤,重新把他锁起来。

黄濑这才发现伤口似乎被清理过了,包括后面被豅蹂豅躏豅的部位。

“豅干豅得豅爽豅了,心情好了,我的待遇也有所增长吗?”黄濑靠在墙边,并不看青峰,只是研究着衣服的纹理。

“别死了。”青峰留下三个字就离开了。

黄濑放松肩膀,伤口愈合的感觉有些痒痒的,但心里的伤口正在被更用力地撕开。

青峰还是隔几天会来一次,但身体上的折磨鞭打换成了豅做豅爱,各种姿势体位,专挑不让黄濑舒服的来。血液的交换也是一如既往。

当黄濑觉得自己的腿伤快要愈合的时候,意外还是出现了。

那是另一个心跳,很微弱,弱到黄濑差点遗漏。

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很久没有来过的青峰打开了地下室的门。

不能再呆在这里了,他会死的。黄濑开始惊慌了,他没想过会孕育出青峰的孩子。

但是现在靠他的腿根本跑不远。魔力也还没恢复。

“今天……可以不做吗?”黄濑从没提过这个要求,因为觉得无所谓也没有选择,但现在情况特殊。

青峰挑了挑眉,同意了。

黑子不再提黄濑的事,这点让青峰很满意。最近的清扫工作也进行得很顺利。总而言之,最近青峰心情很不错。

“我……想见小黑子一面。”

青峰的神色一下子凌厉起来:“你别给我得寸进尺!”

黄濑放低姿态:“我只是想见他一面,没有别的,远远地看一眼也行。”

“黄濑凉太!我劝你别挑战我的底线!”青峰像是想到了什么,捏着黄濑的下巴左右看看,“怎么,脸上的伤口愈合了,就迫不及待地想勾引人了?”

“你这么怕小黑子喜欢上我吗?然后离开你,抛弃你。”

“很好,你激怒我了。见一面,可以,晚一些再拿你的身体……慢慢还吧。”青峰拿起通讯机呼叫黑子。

黑子的体内有他的血液,距离足够的话,可以通过意念来传达信息。黄濑现在只能拜托他了。

“青峰君,你总有一天会后悔的。”

黑子和黄濑的对视在青峰眼里简直像是讽刺。他听到黑子这么跟他说着,却并没有回答。

黄濑得到了黑子的保证,能做的也只有等待了。

要不是你,我可能就任由自己在这个地方
腐烂了……黄濑等两人走后,轻轻地对着空气说话。

黑子弄晕了青峰,拿到钥匙,雇了个普通人来搬运黄濑,堪堪在青峰醒过来之前把人弄走了。

“爱上吸血鬼的青峰因为感觉自己背叛了死去的父母而变成了疯子,爱上猎人的黄濑为了不让青峰更加痛苦而变成了傻子。但是为什么非得装作都喜欢我?”黑子看着越来越远的马车,无奈地叹了口气。

==========
虽然标题有个『上』,但是并不一定会有『下』……因为不知道怎么虐青峰_(:з」∠)_

评论(14)

热度(41)